:::
「苦難」負有一種特殊神聖的任務,它的來臨並非要趕我們與 耶穌疏遠,倒是要把我們帶回到 主面前,讓我們享受到真正倚靠 主 耶穌的滋味。       ........呂春長牧師 

為 神有忌邪的心

【舊約】民數記廿五章 1~13節告訴我們,有一個叫非尼哈的人為  神有忌邪的心。

從愛心和人情方面看來,非尼哈行動未免過於殘酷,如果徵詢民意,恐怕得不到民眾的贊同。可是由於他這一行動,卻使耶和華怒氣消除,瘟疫止息。不但救了成千成萬的以色列人免於瘟疫,且得  神的稱讚,賜以平安的約,為自己和子孫贏得永遠當祭司的職份。

以色列人蒙  神施恩,才免受摩押王 巴勒利誘貪財的先知巴蘭加以咒詛,可是一項更大的咒詛,藉着巴蘭假先知的計謀民數記卅一章16節),竟接踵而至。就是以色列人被引誘在什亭摩押女子行起姦淫來,並一同給他們的   神獻祭,吃他們的祭物,跪拜他們的神巴力毘珥

他們還未過約但河踏進應許之地,便已開始犯了可憎的罪 ------- 與異族通婚並敬偶像。這兩種大罪終必導致以色列淪亡而被擄到異地去!尤其嚴重的是連他們的領袖族長們也同樣犯罪!以致   神的怒氣,要等到這些犯罪的族長被懸掛起來(被處死)才能消除。

不料正當摩西以色列百姓悔罪認錯,還在會幕門前哭泣時,族長中竟有人帶着一個米甸異邦女子,明目張膽地直入以色列營地去了。

這個罪行如果予以容忍而不加懲罰的話,那麼百姓一定要遭受更大的災禍。由於耶和華大發怒氣,降下瘟疫之災,因此而死的人已多至二萬四千人,可見這罪何等嚴重!怎可再予容忍而不痛加懲罰呢?

在這緊要關頭,祭司亞倫的孫子非尼哈義憤填膺,「為神有忌邪的心」,為  神大發熱心。他看見這犯罪行為,不像別人視若無睹,佯為不知,漠不關心,緘口不言或敢怒不敢言,他卻「從會中起來,手拿着槍,跟隨那以色列人進亭子裡去,便將以色列人和那女人由腹中刺透。」


很多人必會抗議,太聲喊著:「太殘忍!太殘忍了!」即使不大聲抗議,最低限度也必心懷不平,或在背後竊竊議論。我這樣想像是有理由的,十字園事件即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且不說我在購買十字園的捐獻上有份,並以牧師身份在講台上大聲疾呼鼓勵人奉獻,即使以一平信徒的立場,明知其事實(事實就是真理,因為真理者,事實也),也有義務為這事實件見證。

何況我是  神的僕人,不止一次在講壇上勸勉人為十字園奉獻時,曾加上許多說明,說將來有如何的好處(榮  神義人惠已),想必有不少人因聽信我的話而慷慨解囊,然而如今卻一切落了空。十字園被不法的教會侵吞為私產了,而且一切作法倒行逆施,只顧他們發財。面對此一情勢,我能緘口不言嗎?我當緘口不言嗎?

我勸偷盜都交還贜物是殘忍嗎?(恐有不少人作如是想)這眼巴巴地看那些為該園熱心奉獻的人死無葬身之地,而任憑那些未獻分文甚至不知該園設立目的為何的人壟斷操縱、猖狂跋扈,就是仁慈嗎?對不起!我可以不作長老教會的牧師或忠孝路教會的牧師,但  神不容許我墮落到此種地步。

今日世界各處  神的子民正遭受一項更嚴重的瘟疫,就是靈界淫亂所引起的大災。巴蘭本身雖然不在我們當中,可是他的靈正不斷地運行。撒但假裝光明的天使,很詭詐地引誘  神的子民離棄永生的真神,不信復活的救主。藉着合一的美名,而與世界妥協;藉口關心社會,而與社會同化。教會如同鹽失了味,還有什麼作用呢?

今日正如昔時非尼哈時代一樣,很多人對這日漸蔓延的靈界溫疫漠不關心、視若無睹。有的認為是時代自然的趨勢;有的認為情形並不嚴重,無須杞人憂天;有的主張順受以漸求適應是最好辦法;有的則徒喚奈何,搖頭嘆息道:「要不是真的沒有  神,就是末日將至了吧!」

背道邪行日增,靈界瘟疫日漸蔓延,基督精兵豈可袖手旁觀?像非尼哈的人在  神的子民中應該不少,正當以  神忌邪為心,為祂大發熱心,起而作時代的勇士。

不是手執長槍,而是拿着聖靈寶劍,就是  神的道【新約】以弗所書六章17節),穿起全副屬靈盔甲,像非尼哈一樣,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以保持信仰與教會在主面前聖潔堅貞。昔日非尼哈大受耶和華賜福,今日忠貞勇敢如非尼哈者也必同樣蒙恩。

我們當記住,當主耶穌基督再臨的時候,我們都要在權能的寶座前交賬,陳明我們如何過此一生。讓我們現在便興起,以行動為我們的  神大發熱心,愛祂所愛,恨祂所恨。絕不姑息以兩面討好,惹  神發怒。
  
 
 
  
..............  公義的信息  作者:呂春長牧師 .............. 

原文著作時間: 1984年 左右  ---- 打字、整理、編輯 ----- 2014年 元月 Cairu、Ph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