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你最需要而又接近的任務,你的下一次任務就清楚地顯現在目前。       ........卡來爾 

最後的一關

人生最後的一關「死」,任憑世人遠走高飛都逃不了。古人說:「人生百歲終須死。」又說:「世上難見百歲人。」由於醫藥進步、路營養足夠、保健有方,人壽普遍提高,人人可望活到百歲,如日本 高野 山普賢院 住持近籐本昇師 提倡的長壽自強心聲有云:

「人生六十方開始,七十來接,說『不在』;八十來接,說『未免太過早』;九十來迎,說『不必如此緊急』;百歲來時,對它(死)『時候到了,我會自動前往報到,不用再來催促!

儘管人可以憑著自信自強說要活到百歲,超過百歲,甚至突破瑪土撒拉九百六十九歲(參看【舊約】創世記五章27節)的記錄,終歸無法跳出「人人都有一死」的命定(【新約】希伯來書九章27節)

許多人現在的確身體健壯,全身檢查一切正常。然而現在如此,今天如此,並非將來、明日的保障。我們每天不斷聽見死的消息、看見死的事實、經驗死的悲痛。

不但天災人禍交相煎迫的危險地區人命不值錢,死亡枕藉,屍橫遍野,就是安全的樂土(毫無火藥味)、世外的桃源(不受文明之污染),仍然逃不掉死的陰影。

古人的詩描寫的很真切,令人感觸良多,如 ....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又「今之少年若常在,古之少年安在哉?」均屬佳作。

人的身體在一生過程中,常有傷風、咳嗽、發燒、受涼、頭昏、腰酸、骨疼、筋麻、眼花、腳軟、四肢無力、五臟失常..... 等諸多毛病。它們無一不是與死有關的信號,所以說,誰也逃不了最後的死亡關。

正如【舊約】傳道書七章2.節 說:「死是眾人的結局。」人人都應有「死終必來臨」的心理準備,所差者唯日子的遠近而已(其實也差不了多少),絕不可意圖僥倖。

人類對這最後一關採取什麼態度呢?最普遍的一種是接受事實。自認沒有辦法違抗,只好聽其自然。抱著「我不解決問題,問題屆時自然會解決」(船到橋頭自然直)的心理,照自己所愛的方式生活,所謂「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當。」就是描述此種生活方式。

然而 神造人時賦與人類「追求永生」的觀念,所以人總會千方百計地想超越死亡關,最著名者如秦始皇漢武帝之求取不死藥.... 等。我們也不必譏笑他們為貪生怕死之徒,事實上這都是人性的自然表露:

一者,他人既是人,不是牲畜草木,當然懂得追求永生;再者,他們還是人上之人 ..... 皇帝,更難怪其想長享榮華富貴。他們雖然沒有達到所期則的結果,但都已盡了力,也可以顯示他們不是醉生夢死的行屍走肉型人物了。

古人如此,今人何獨不然?今之醫學、衛生、生理、心理 …… 各部門之研究 .....,或多或少、或大或小與逃脫(或拖延)最後那一關有所牽連。

基督徒不反對追求長生,更不譏笑朝此目標努力之人。因為對人生(尤其生命)的問題持認真、嚴肅的態度,總比置之不理,每日只知為口腹之慾而忙、勾心鬥角、貪得無厭,不顧死活的好得多。

不過我們切盼他們(追求長生者)不要迷失方向,應該認清目標、調整路線,找到那賜永生之  神的跟前,才能到根本的解決。到那時,人生最後一關不但不足怕,倒成為最喜樂的凱旋門了。

因為基督徒相信,此關一過,別有洞天。關外(這一邊)只是充滿悲哀、哭號、疼痛、憂悶的數十星霜世界生活 ......,而關內(那一邊)卻是充滿喜樂、榮耀、平安、幸福永無窮盡的天家歲月。

世人懼怕人生最後的一關,理由不外這些:
一、因為它的名字「死」太可怕了,叫人一聽便毛骨悚然;
二、以為關內(那邊)是一片黑暗陰間;
三、從沒有看見進關者再出來過;
四、獨自一人過關更加害怕;
五、擔憂過關之後還有問題。

基督徒與他們剛好相反。我們之所以不怕人生最後一關的理由,就是因為那些使得世人懼怕的問題我們都已解決(解除)了,如【新約】哥林多前書十五章 55~57節 保羅說:

「死阿,你得勝的權勢在那裡?死啊,你的毒鉤(厲害)在那裡?死的毒鉤就是罪,罪權勢就是律法。感謝  神,使我們藉著我們的 主耶穌基督得勝。」

在基督徒看來,「死」好比已被解除武裝的降將,根本沒有什麼可怕。經過了肉體死亡關,新天地(新世界)更出現在眼前了(參看【新約】啟示錄廿一章1.節)。進關的人雖然不再回來作見證,然而由天而降、從死裡復活的基督(耶穌)所作的見證,總比死人復活所作的見證更為可靠(參看路加福音十六章31節)

再者, 神的兒女過關時也不會孤單無助,正如【舊約】詩篇廿三篇4.章 所描寫:「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神)與我同在……」

至於基督徒過了關的好處更不用說了。我們不但不是去受審判,倒是要去領獎賞。因為 約翰福音五章24節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那聽我的話,又信差我來者的就有永生,不至於定罪,是已經出死入生了。」(參看【新約】約翰福音三章18節)

【新約】提麼太後書四章 8.節 保羅則說:「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受慕祂顯現的人。」

最後【新約】啟示錄廿一章 4.~5.節 更給我們非常肯定的應許,也是給心存疑懼者的無上安慰,說:

「  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坐寶座的說,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了。又說,你要寫上;因為這些是可信的,是真實的。」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8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09年10月 Cairu、Ph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