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人必須忠於他現在的任務,上帝才會為他安排一個美好的將來。       ........ 

至死忠心

華人對「忠」非常重視,日本人亦然。忠之反即奸,奸便為人所不齒了。人們不但恨惡真正的奸人,即連常在戲裡扮演奸人(奸臣、奸雄、奸商等)角色者也會惹人討厭、遭人白眼。這一類演員買東西人家不賣、問路人家不理睬,甚至當眾吐他唾沫的事屢見不鮮。

在我國凡有「忠」字的詞句幾乎都是好的,如「忠良」、「忠勇」、「忠厚」、「忠義」、「忠實」、「忠烈」、「忠貞」、「忠信」……等等。連勸戒人的「忠告」或逆耳的「忠言」也算可貴,甚至公認「愚忠」的人還「奸巧」的人好得多。

忠的特質表現於至死不變節、不跳槽、不易主,也就是不為自己的利害著想而投機、而見風轉舵。關雲長不貪曹操的上馬金、下馬銀、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就是因為他對義兄之忠。六出祁山的諸葛孔明為什麼願意鞠躬盡瘁,死而後己呢?也是因為他受先帝知遇之恩,為報答而盡忠也。

我們在聖經可看出 神也是喜歡人忠心的,如【舊約】撒母耳記上二章35節首句 神說:「我要為自己立一個忠心的祭司,他必照我的心意而行……」

【新約】馬太福音廿四章 45節主 耶穌說:誰是忠心有見識的僕人,為主人所派,管理家裡的人,按時分糧給他們呢?

【新約】哥林多前書四章 2節 保羅也說:「所求於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

而忠心的表現應自小事上做起,如【新約】路加福音十六章 10 節 主 耶穌說:「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義,在大事上也不義。」

使徒彼得和保羅都頗欣賞忠心的人,下面經文可資證明:【新約】彼得前書五章 12節:「我略略的寫了這信,託我所看為忠心的兄弟西拉轉交你們……」

【新約】以弗所書六章 21節:「今有所親愛忠心事奉主的兄弟推基古,他要把我的事情並我的景況如何全告訴你們,叫你們知道。」

【新約】提摩太後書二章 2.節:「你提摩太在許多見證人面前聽見我所教訓的,也要託那忠心能教導別人的人」。

辦事忠心、受託忠心、事主忠心固然可貴,但更重要是能持久。許多人無論對事、對人、對主都無法忠心到底,實在很可惜,如【新約】提摩太後書四章 10節 記載:「因為底馬貪愛現今的世界,就離棄我往帖撒羅尼迦去了。」就是一個失敗例子。

提摩太後書四章 6.~7.節 保羅說:「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保羅這話足以見證他對主至死忠心,我們從【新約】使徒行傳廿一章13節的話也可知保羅早已抱定至死忠心的決心,他說:「你們為什麼這樣痛哭,使我心碎呢?我為主耶穌的名,不但被人捆綁,就是死在耶路撒冷也是願意的。」

至死忠心不僅被許多人視為美德,且是神(主)所欣賞、所要求於人的本分,可惜現在時代不同,已經很少人注重它了。試看工商企業界往往有人不斷跳槽,而其身價卻節節上漲。所謂「人才有權」、「見利思遷」、「擇主而事」便是現代功利社會的特徵。

在從前,員工與僱主是倫理關係,別人出再高的薪水他也不去,而一旦員工老衰不能工作了,僱主依然會留著他、照顧其生活。現在雙方已成為供求關係了,員工如馬兒吃草,那裡地肥草茂,就往那裡去;僱主則像養馬,那一匹跑不動,就攆它走,以免白費草料。

有人說:「美國是兒童的天堂、成年人的戰場、老年人的墳墓。」這一情勢在我們這裡也已逐漸出現了。在這樣的社會裡,沒有經濟能力的老人受家庭厭棄,一般老闆都排斥白頭戀棧的職工,連教會也不願聘請上了年紀的傳道人。

因此有能力的青壯年人便未雨綢繆,如蜜蜂般趁著能飛之時多採好花以成蜜(備老來之用)。如此一來僱主與員工的關係便不能穩定了。

能幹的員工另謀高就,老闆固然不高興;萬一員工發誓一輩子都要追隨到底,老闆也同樣會嚇一跳:「這人將來(老衰了)不是成為我的包袱嗎?太可怕了!」教會聘請牧師的心態大概也差不多。

所以現代社會,人不願意對人至死忠心,人也不歡迎人對他至死忠心。彼此都只注重目前,最好走一步算一步,價碼也隨時議訂,才不至有所吃虧。不但商場如此,連家庭、教會也漸漸有這個趨勢。所以忠孝路教會聘我為終身牧師,難怪有人要問:「今日還有教會這麼做嗎?」

現代人對忠的觀念實在太淡薄了,為什麼離婚事件越來越多呢?恐怕是太太對丈大(或丈夫對太太)不像昔日一樣忠貞之故。「烈女不嫁二夫、忠臣不事二主」的觀念已經不流行了。人際關係的忠既是如此,信仰關係──人對神的忠也不能例外。

所以至處都有一種「背教徒」----既非信徒也非外邦人,他們的祖先父母是熱心的的基督徒,他們卻遠離 神,不上教會,甚至不少轉而膜拜偶像去了。

有人說,這也難怪,因為受名的神僕(牧師)都有不少背棄召命、不忠於主的,怎能叫信徒如何忠心事主呢?上樑不正下樑歪,不知有多少信徒對神不忠是受了他們的牧長的影響,所以要求為主至死忠心應由獻身與主的神職人員做起。

忠在質的方面是一心不二,百分之一百,不是三七五與六二五或一半一半 ..... 一半傳福音,一半搞政治。忠在時間方面是至死不移不變。儘管工商業社會的人不願意至死忠心於人,更不欣賞對他至死忠心的人,可是神還是喜悅人對祂至死忠心,如【新約】啟示錄二章 10節末句說:「你(士每拿教會)務要至死忠心,我就賜給你生命的冠冕。」

啟示錄十七章14節說:「他們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名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0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09年3月 Cairu、Ph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