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由是心靈上一種內在的狀況,並不單是外表上束縛的解除。       ........白悟德 

良藥

曜恆兄令尊 陳柑木先生是一位名醫。曜恆兄雖未讀醫,可是他有廣博的醫學知識和臨床治療技術,這些對他開設藥房幫助很大,也叫許多病患從他得到實際的好處。

我常說,生活上的需要有七項,也就是民生七要素:衣、食、住、行、育、樂、醫。其中以一項最令人傷腦筋,因為其他如,可以舊衣、破衣將就穿用,或乾脆不穿;

,若只求飽,只要身體健康、肯勞動作工,在我們的社會,決不愁挨餓;
,自己無屋,可以租別人的為棲身之所;
,無車無妨,安步當車遊遍台灣也無問題;
,有九年義務教育也過得去了;
,可以學顏回安貧樂道,如孔子稱讚他說:「賢哉也,一簞食,一飄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也不改其樂,賢哉也!」

只有最後一項「醫」的問題最大。三、五十萬元的醫藥費在台灣已不算稀罕了。許多人告訴我,生活(餬口)其實沒有什麼問題,擔憂的倒是一旦生病時的醫療費用。在台灣使用成藥之普遍有其不得已的原因,為顧及一般人的收入有限,也可說是一種利多於弊的事了。

今晚我特以「良藥」為題,來加以探討。醫藥與文化以及科學知識有很深的關係。華人世界的藥物最多元最廣,可證明我們漢字文化的傳承力,在未接觸西方文明之前,國人早已有許多與藥有關的名詞,如藥師、藥材、藥齊、藥餌、藥石、藥方等,且有什麼藥石之言、無可救藥等語,及甘言疾也、苦言藥也等比方的話了。

舊約聖經 中有六處提到「良藥」一詞,現在讓我們一一來查考研究其教訓。

一、【舊約】箴言四章22節「因為得著他的,就是得了生命,又得了醫全體的良藥。」

本節說明留心智慧言語的原因乃:「因為得著他,就得了生命。」生命是無價之寶,如  主  耶穌說的:「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

不料今日竟有為省三塊錢而喪失生命的青年,與多索三塊錢而甘心坐監十數年的司機,真是愚蠢到出人意外了(曾發生於台中市的慘案)

智慧的言語予以人格化,就是  主 耶穌。主在【新約】約翰福音六章 63節說:「我對你們說的話,就是生命。」智慧的言語,不但是生命,還是養活人的生命呢。

「又得了醫治全體的良藥」,就是說,身、心、靈如有軟弱(毛病),都能因智慧的話語得著醫治。「良藥」也譯作「健康」,所以劣藥、偽藥就是疾病了。

最近報載,警總偵破十三家地下工廠製售假酒、偽藥事件,據說是三十年來規模最大的一次,真令人談藥色變。這事不由使我聯想到邪教與邪說之為害,偽劣藥品涉及肉體的健康(死活)的問題,邪教異端則悠關思想的健康(靈魂的死活)問題,更應戒慎,不可大意。


二、箴言十二章18節:「說話浮躁的,如刀刺人;智慧人的舌頭,卻為醫人的良藥。」

前面四章22節是說智慧本身為醫治全體的良藥,本節則說到智慧人的舌頭(話語)是醫人的良藥。可見有良藥,還要有用良藥的人(藥師)箴言十六章24節又說:「智慧人的言語,如同蜂房的滴蜜,使心覺甘甜,使骨得醫治。」

諺語也說:「生死都在舌頭的權下,一言興邦,一言喪邦,一言活人,一言亡人,寧不慎乎!」

三、箴言十三章17節:「奸惡的使者,必陷在禍患裡;忠信的使臣,乃醫人的良藥。」

「忠信的使臣」,是指那些盡忠於所羞派的職務的人。他不辜負受託的使命,必達成他的任務,作成榮神益人的事工,這樣的人如同醫人的良藥。「良藥」原文為安全或健康之意,文言聖經則譯為「納福」。

四、箴言十七章22節「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

物質文明與享受並沒有給人類帶來喜樂與平安,自殺者與精神病人越來越多可為明證 。「喜樂的心,乃是良藥」,而且是免費的,又無需隻重進口(免用外匯買進,也免經口腹之勞)。這種無形的良藥對五臟六腑任何部份都好,且沒有半點副作用。

喜樂乃從內心發出的,能克服一切的環境。服用此良藥的人,也就是完全信靠主、交託主、順服主的人。所以聖經說:「你們要靠主常常喜樂。」【新約】腓利比書四章4.節)又說:「你要以耶和華為樂。」(【舊約】以賽亞書五十八章14節)喜樂的心是四季通用、男女通用、老幼通用、貧窮通用的良藥、補藥。

五、【舊約】耶利米書卅章13節:「無人為你分訴,使你的傷痕得以纏裏,你沒有醫治的良藥。」

癌症使世人恐慌的原因就是還沒有醫治的良藥之故。為要發明醫治癌症的良藥,世界各國一年所耗費的錢不知凡幾。疾病不可怕,怕的是無藥可治。大痲瘋、結核病人們已不怕了,因為已有治好它們的良藥。今日的罪人也不怕罪惡的審判和死亡,該怕的倒是不肯悔改接受救恩呢?

六、耶利米書四十六章11節:埃及的民哪,可以上基列取乳香去。你雖多服良藥,總是徒然不得治好。」

埃及是代表世界。它不肯按受基督,雖多服良藥,總是徒然不得治好。所謂「爛頭藥方多」,是指難治之疾藥方雖多,有效者卻少得很。有一個美國牧師告訴我:「華人每一個人都是醫生和藥劑師。每件東西(包括蟑螂、鼠糞)都是藥物。華人的「藥物研究所」設在肚子裡。」他的話雖諷刺,卻是事實。

古今人類為消弭戰爭,可謂用盡良藥,近代有所謂國際聯盟與聯合國之組織,可惜效果甚微,因為人們既不接受真正和平之君的基督,那能有真正的和平呢?

所以我的結論認為,耶穌基督才是救人救世唯一的良藥,正如使徒  彼得說的:「除祂以外別無拯救(救藥),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使徒行傳四章12節)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0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10年10月 Cairu、Ph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