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信的人只能看見困難,信的人卻看見在他們和困難之中有 神       ........戴德生 

有能力跳

古今不知有多少人無法跳過患難、困苦、逼迫、飢餓、赤身露體、危險、刀劍的牆垣(關隘)......  而向撒旦舉手投降!可是  保羅卻克服這些事,易跳過它們。他的力量從何而來,他的秘訣何在呢?

【新約】羅馬書八章37節他公開他的秘密說:「然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

又在【新約】腓立比書四章12~13節他也說:「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或飽足、或飢餓、或有餘、或缺乏,隨事隨在,我都得了秘訣。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

信仰的道路不是永遠康莊平坦,卻是有波有折、還有分岔,甚至牆垣阻隔。所以走天路不僅要能走會跑,還要能躲閃、善跳躍。我們都看過低、中、高欄的賽跑,選手們不僅要跳得過,還要跳得姿勢美、速度快。

跳高的也是如此,要跳得越高越好、越美妙,令人叫絕。我們的信仰生活不僅需要走和跑的力量,更需要衝刺和跳越的力量。這種力量從何來呢?就是從  神而來。

我們讀【舊約】撒母耳記下廿二章,不能不注意到其中「我的」一語一連用了十次,說:「  耶和華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  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祂是我的盾牌,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高台、避難所。……」撒母耳記下廿二章2.~3.節)

大衛之所以為 大衛,即在於他與  神的關係。在他看,  神不是一種理想,一種知識,更不是一種討論的問題。在他看,  神是他的岩石、山寨、救主、神、磐石、投靠、盾牌、拯救的角、高台和避難所。總而言之,  神是他的一切,也可以說是完全的倚靠。

譬如飲食,有的人把飲食當作問題在研究。他們著書立說、開會討論,卻沒有實際開口吃喝,身體仍然飢渴軟弱,討論再多,有何益處呢?另有些人則肯吃肯喝,得飲食的滋養,身體健康,有力量作事,生活有快樂。

對於  神也是這樣,有人常討論這問題 ....... 有神?或無神?神是如何?但他們從來沒有到  神跟前,沒有與  神和好,沒有與  神交通連絡。神與他,他與  神不過是一種知識研究。他不是  神的,  神也不是他的。他與  神是沒有發生關係的!

大衛就不然,他看  神是他自己的,他說:「 耶和華是我的磐石,我山寨,我的能力。」注意,「我的」兩字是難能可貴的。「神是磐石」「神是我的磐石」意義大有分別;「神是救主」與「神是我的救主」感受何等不同!

「神是父」與「神是我的父」親疏之關係相差多麼遠!神是我的,因為我與  神有交通親密,  神一切豐富都是屬我的。神是泉源,我是水管,可以連接祂的豐富,並且可將祂的豐富分享於人。

神是我的,因為我是  神的。正如【新約】哥林多後書六章17、18節  神吩咐並應許說:「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的物,我就收納他們。我要作你們的父,你們要作我的兒女。」

既然作  神的兒女,還有什麼可怕的呢?如【新約】羅馬書八章31節說的:「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

不過,  神的幫助並不是叫我們在世上平安無事,沒有生老病死之苦,乃是叫我們勝過萬事,勝過生老病死。 主 耶穌【新約】約翰福音十六章33節說:「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

勝了世界就是勝了世上一切的苦難,哥林多後書四章8.~9節也有類似的話:「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

基督徒走天路,有時遇見高山峻嶺,有時遇見大而可畏的曠野或沙漠,有時更會碰到一道圍牆橫阻在前面,就是所謂「碰壁」、「絕路」的情景。既不能進,又不能退,正如以色列人到了紅海之濱。

類似此情形我們要怎樣應付呢?我們可以參考  大衛的宗教經驗去做,他在【舊約】撒母耳記下廿二章30節說:「我藉著你(神)衝入敵軍,藉著我的  神跳過牆垣。」

牆垣代表難處、攔阻。人生難免遇見困難和攔阻,所謂不如意事當八九。「一帆風順」的確是人生的願望和樂事,但是究竟有幾人能如願呢?

其實,基督徒如果在世上沒有困難、攔阻,焉能體會出:「神是我的岩石、山寨、救主、神、磐石、投靠、盾牌、拯救的角、高台和避難所」的境界呢?

當我們遭遇困難、攔阻時,最要緊的是不可坐下來嘆息,或面對難處而灰心喪志,向後觀望打算後退。前進固然無路,徬徨亦非善策,這時最好、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跳過去。把一切痛苦艱難放在腳下,縱身一躍,從困難上面飛騰而過,困難(牆垣)就攔不住你了。

我曾親眼看過不少跳過牆垣(困難)的事實,不由使我想到【舊約】約伯記,它不一定僅為文學作品而己,在歷史上也應真有其人其事,因為有相當多的人所遭遇的與約伯極相類似呢。

那些難處和苦境若加在我的身上,而我還能活得下去,已經很不簡單了,還要讚美  神,那更是不易了。可是他們居然勝過所遭遇的一切橫逆而有餘(仍能大大讚美感謝神),這不是「跳過」是什麼呢?

也許有人在未曾碰壁之時,心想如果有朝一日我也遇見阻路的高牆,我也會跳躍過去。但是時候一到,不是灰心喪志,就是欲跳乏力,結果只有望牆興嘆,徒自傷心而己。

大衛在這裡給我們一個秘訣,就是「藉著  神(助)。 神的大能大力能夠扶助我們(參看【舊約】申命記卅三章27節),提升我們,使我們身輕如燕,疾飛如箭,什麼都纏絆不住。

我們躍起困難之上,落身於困難之前,使困難成為過去,即可快樂吟詩,繼續前進了。

 
.........................
 
 
小故事:先後之分

韓戰初期,一位派駐在韓國美軍排長在路上看見有一個韓國男子,騎著驢輕鬆的在路上慢走,驢的後面跟著幾個挑擔頗重貨物的婦女。排長覺得這是不尊重婦女的行為,就上前問那韓國男子,為什麼這樣做。韓國的男子說:「這是我國的習慣。」

過了幾年,排長仍駐,一天在一個近戰區的地方,又看見以前那韓國男子,也是騎著驢在慢走,不過面孔一點不輕鬆,最奇怪的是,幾個挑擔的婦女現在行在驢駒的前面。排長又上前問他,為什麼一反前態?韓國男子說:「路上有地雷。」 
......... 欣士

△成功並非以人生中所達到的位之高低來衡量,而是以奮鬥所克服困難之多寡來評定。 
........ 
 
......................................


----------------- 澎湖伯講道集   第七冊   作者:呂春長牧師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0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11年11月 Cairu、Ph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