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由是心靈上一種內在的狀況,並不單是外表上束縛的解除。       ........白悟德 

大意與自省

經文:【舊約】撒母耳記下六章 3.節;七章 2.節。

這是大衛大意犯錯與小心自省的故事。大衛已經在耶路撒冷作王,富貴名利,都已全備,然而他卻總覺得缺少一件更要緊的,而心有不安,那就是沒有約櫃。

約櫃象徵「神與同在」。所以他決定要將 神的約櫃運來安置。他要使耶路撒於不僅作政治的中樞,而且作宗教的中樞,使全國的人心都集中於郇山。

今天多少基督徒蒙主恩待賜福,由無成為有。往日捉襟見肘,常告缺乏;現在則豐豐富富,應有盡有。他們便驕傲起來,如同老底嘉教會自滿自足。殊不知他們還缺少一件,而且是不可缺的一件,就是約櫃 .....神與同在。這不僅是美中不足而己,簡直是致命傷。

相信必有許多人跟我一樣,最尊敬大衛的地方不在他的勇敢和智慧(取歌利亞之首級為勇敢,作許多詩歌是智慧),而是他對 神愛慕和記念。

約櫃是在以利當祭司時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打仗失敗被擄去的,迄今已有多年。撒母耳繼任祭司沒有提到它,掃羅為王也沒有提到它,它已漸漸被人遺忘了。只有大衛一心繫念它,非把它安置在耶路撒於不可。

可惜大衛在搬運約櫃時,大意忽略了一件要緊的事,因此違背神親自規定的律法所載「約櫃只許利未人用肩抬」的話。【舊約】民數記七章 9.節說:「但車與牛都沒有交給哥轄子孫,因為他們辦的是聖所的事,在肩頭上抬聖物。」就是這個意思。

大衛決定把神的約櫃運來首都耶路撒冷本是一件美事,他多麼渴望在約櫃前求問神啊(【舊約】歷代誌上十三章3.節)。因此動員了三萬人,帶著各種樂器,空前熱鬧,備極隆重地要把約櫃從巴拉猶大(基列耶琳)搬到大衛城。

不過其搬運之法未經深思熟慮,竟粗心大意倣傚當年非利士人,用新造的牛車載運而不用利未人抬。頭一步既錯,以後就不能不錯。先一個大意罪,引出一個不得已的罪(手扶約櫃)

就是當牛車到了拿艮的禾場,因牛驚跳又失蹄,烏撒恐怕約櫃倒下去,即伸手扶住約櫃,神向烏撒發怒,因他的錯誤擊殺他,他就死在  神的約櫃旁。

可見神不喜歡人以外邦人(非利士)的方法事奉祂,更不喜歡只知熱鬧而不順服。敬拜 神或辦 神的事必須僅慎,遵守 神律法和原則。用世俗(魔鬼)的方法幫助 神的工作,反倒破壞了聖工,這是神最憎惡的。

今天教會多少人也像大衛搬約櫃一樣。他們想復興教會、熱心傳福音、希望更多人信主,這原都是好事。可惜他們不肯用神的方法,不遵照聖經的吩咐去行。他們傚法世界、模仿社會,結果死了許多烏撒(許多青少年跌倒了)

大衛錯在大意,所以神祇是給他一點教訓,讓他以後在事奉神的事上小心。初代教會主的靈藉著彼得,使欺哄聖靈的亞拿尼亞撒非喇相繼死亡,也是要警告後來的信徒愛主要真心、說話要誠實。

撒母耳記下六章 10節:「於是大衛不肯將耶和華的約櫃運進大衛城,卻運到迦特人俄別以東的家中。」

這是因為大衛不明白神為何如此待他,所以不敢一下子就運回去。後來他終於想通了,就遵照新的法度,把神的約櫃抬進大衛城。由此可見大衛是個勇於認錯、謙於受教、誠於改進的人。

以下的記載很生動地道出大衛的可愛、可取之處:「抬耶和華約櫃的人走了六步,大就獻牛與肥羊為祭。大衛穿著細麻布的以弗得,在耶和面前極力跳舞。」(撒母耳記下六章13~14節)

以上說的就是大衛大意犯錯的故事。孔子說;「過則勿憚改。」【新約】啟示錄二章 5.節也說:「所以應當回想你是從那裡墮落的,並要悔改……」下面我們就來看大衛如何的小心自省和改過。

大衛的可敬、可愛、可取之處就是他富有感情並有良心。這感情與良心不僅是對人,對神尤其如此。別人忘記了 神的約櫃,連撒母耳都未曾提起過,大衛卻沒有忘記。他知道約櫃與約民 .....以色列的關係,所以他非使約櫃重回大衛城耶路撒冷不可。

雖然起初一時大意犯錯,受神責罰,發生烏撒的不幸事件。可是後來他細心檢討,明白了神的發怒並非無因,因此再度遵禮將約櫃抬進大衛城。他不愧是個事奉神不後悔又不灰心的人。

既將約櫃安置妥當之後,大衛卻又想到自己住在香柏木的宮,而神的約櫃反在幔子裡,因此心有不安。我說他是有感情有良心的人確實不錯。多少人在成功之後享受富貴之時,過去的什麼難友、結拜兄弟全都忘記了。

即使有人好意提醒他,他也是顧左右而言他。有的人甚至連恩師、恩親、救命恩人、同胞骨肉也都忘得一乾二淨呢!尊榮貴顯、高高在上之時能想起恩人、恩主而心中不安的人畢竟少之又少。

對眼睛看得見的人尚且如此,何況無影無蹤、看不見、摸不著神呢?神的兒女們如果常常將自己與神比一比,就能夠看出我們是何等的虧負神。在神面前,我們所得太多,而報答的未免太少。

【舊約】哈該書一章 4.節感嘆說猶大人自己住在天花板的房屋,卻讓神的殿荒涼。如果他們肯省察自己的行為,一定會看出自己的虧欠,一定要悔改,上山取木料,為神建殿。

【舊約】瑪拉基書第一章記載,以色列家為自己積儹錢財,不肯獻上十分之一,以致神的家缺糧。他們把肥壯的、沒有殘疾的牲畜為自己留下,卻把那瘸腿的、有病的,拿來獻上為祭。如果他們肯好好省察自己,一定會看出自己的詭詐、自私,他們需要悔改。

可是古今多少神的兒女從不自省,不將待自己的與待神的比一比。甚至有人向他建議,提醒他說,你的洋房修得那麼漂亮,而破舊的禮拜堂至今無錢修理;府上有兩架鋼琴,教會也應有一架小風琴吧;府上的沙發椅一套數萬元,禮拜堂仍舊用硬板凳.....。

聽了這話,他卻仍無動於衷。他們終日所想的都是與人相比;比錢財、比洋房、比汽車、比珠寶、比女兒的嫁粧等等。

唯有大衛能對先知拿單說,看哪,我住在香柏木宮中,神的約櫃反在幔子裡。他的意思是,我心中難安,我礐得很慚愧,很不好意思,很該死,我應該為神先盡力設法,我現在要為神盡本分。

今日台灣教會什麼都不缺,只缺少像大衛這樣的人。


------------------

人與神

墮落罪中的是人,以罪自誇的是魔鬼,為罪憂傷的是基督徒,赦免罪的乃是神,棄絕神之真理的,就是棄絕真理的神,心中滿有神的人,倒空了自己;心中滿有自己的人,倒空了神。             ....... 史布真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0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08年11月 Cairu、Ph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