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祖父做牧師、父親當長老,都不如自己信仰(或信用)好。       ........呂春長牧師 

就職典禮講詞

就職典禮講辭    一九六四年一月十二日下午七時

感謝  神奇妙無比的美意安排與無限的慈愛,拯救我脫離人人難逃的審判與刑罰,並使我得享祂的聖子耶穌基督的救恩。又以這恩召我這微不足道,且無論在遺傳、家世、教育、經驗、修養、信仰上都一無足取的人來担任聖職。一想及此,我不禁感激涕零。唯有以戰戰兢兢之心情,緊隨主之腳步克盡愚誠,庶不至有嚴重錯失,辜負主恩也。

蒙恩主憐愛,自從神學院畢業以來,在本中會大社教會傳道二年,在大肚教會七年餘。嗣後不再牧會,而從事山地開拓傳道、平地教會培靈佈道等工作凡十三年之久。

在此期間,雖然經歷不少挫折、困難、試探,幸賴神大能聖手帶領與保守,迄今仍然能在祂恩典之中,令我益增感激之忱,不禁如昔日之詩人一樣歡呼說:「  神啊,祢的意念向我何等寶貴,其數何等眾多。」

過去十三年來,在全島各地巡迥工作,頗感興趣。但近年來,因年事漸高,久動思靜,心內常想,  神若願意,我要重返牧會工作。恰好這次本市忠孝路教會牧師出缺,蒙  神安排,又蒙教會內長執和眾弟兄姊妹們不棄,加上中會諸位先輩鼎力玉成,得以順利在今日就職。我對  神的恩典、對人的厚愛,一定永銘不忘。

不過自感惴惴不安,因本身先天不足、後天失調、學無專攻、技無專長、經驗淺薄、反應魯鈍,而且年逾半百,作為現代尤其是都市的傳道人所應具備的條件可謂百中無一,如何是好呢?

誰都知道,教會不但要趕上時代,而且要領導時代。既然如此,要作教會一個無愧於時代的領袖,在靈性方面,必須言能匡時、行能服眾;在學識方面,必須博古通今、學貫中西;在處事方面,必須面面俱到、應付裕如;在體力方面,必須年青力壯、能奔善跑。如此才適合,才能勝任。

正如某信徒告訴我道:「牧師猶如牛,好壞差別很大。」我問他此話怎講?他答道:「好牛是這樣的:吃的省草(不貪吃)、耕田善跑、辛苦不吼、用久(久用)不老。(註:台語每字末字均幺韻)壞牛則不然:青草能吃(呷也)作工不扭拉(不帶頸)、辛苦就赤役(埋怨)、宰殺又無額(少肉也)(此四句末均一丫韻)。」

聽了此言,令人不寒而慄。難怪許多人不敢當牧師,雖然有的已讀了神學,也知難而退;連傳道人都有半途而廢的呢。

我自認是一頭又軟弱又愚笨、漸入暮年的老牛。此時此地,重返牧會工作,任重道遠,不勝憂慮。深恐辜負  神的交託、人的期望。

不過我既有如上述之缺點,仍然奮勇應聘,也是有幾點理由的:

一、相信過去恩待我帶領我的  神,今後也必照祂的應許以祂的恩慈待我。

二、因方本教會已由過去的傳道人奠定了良好的基礎。本教會首任廖懷義牧師及第二任吳夢麟牧師等都是公認的台灣教界後起之秀。以他們老到的經驗與優秀的才能所苦心培養起來的教會,一定相當不錯。我只要謙卑,小心謹慎跟着他們的腳蹤,應該不致有大礙。

三、想起孟子的話說:「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孔子曰:「和為貴。」耶穌亦指出和平者有福。而我早聽說本教會是一個和平的教會,所謂「長執信徒有主張而無成見,有抱負而無野心。彼此都能和睦相處、坦誠合作。」這是多麼美好的見證!我這個既無調解紛爭的才能,又不會捲袖子、拍胸脯,神經也相當脆弱的人也只敢來到這樣的教會了。

四、在本市所有同工都是傑出之英才,而且不論先輩與後生俊彥都能體諒及扶助一般能力較差之工人。絕沒有那種面前稱同工,背後挖掘窿(扯後腿也)之人;也不會口頭說代禱,心裡要打倒。我相信這些同工,必能以善意指導我、提醒我,匡我之不逮。所以我才壯胆來承担這重任。

五、我雖是碌碌庸才,沒有什麼學識、技能,也沒有什麼手腕、魄力。可是我願一如過去,常在  神面前祈禱,求祂保守我,使我能以無虧的良心來事主與牧會。不求名、不求利,只求耶穌在一起。使我能夠根據聖經來傳道、照顧祂的羊群、按時分祂的糧,而不計自己的得失。願各位兄姊多多為我祈禱,求主憐憫我這個小僕人。

今後拜託諸位同工不吝指導小弟。也則本會的長執兄姊因主與祂的教會的緣故而支持我。  神若留我於世,盼望在此三年之中使我能好好盡我的本份。今日除感謝  神之臨在以外,也感謝中委特會委員諸公以及諸位同工同道的光臨並唱祝詩。小弟實在愧不敢當,在此唯願慈愛的主賜福與大家。

附帶向諸位表示萬分歉意。這次小弟之就職典禮,本教會未向各教會及有關各方面的同道們發出請帖,這是循我的要求。因為我做事不喜歡舖張浪費,為人不喜虛榮炫耀。深恐像咯咯叫的母雞,驚動了大眾,而到時候卻讓人撿不到蛋(沒有成績表現),豈不是貽笑大方、汗顏無地了嗎?為此謹致歉意,尚望大家海涵原諒。

  

  

.....................

 

打字整理  Norman Cairu 2018-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