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祖父做牧師、父親當長老,都不如自己信仰(或信用)好。       ........呂春長牧師 

愛心與公義

【新約】馬太福音廿四章12節:「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

這是 主  耶穌預言末世的社會光景。當然社會鄉發生的事也會會影響教會。愛心的冷淡是由於不法的事增多。為什麼呢?
一、需要愛的人太多,愛不了。好比一批批湧來的難民,使當他政府不勝負荷;
二、利用愛心欺騙人的太多,人們恐怕因愛人而上當;
三、有愛心的人並不一定得到好報;
四、現代社會到處有不法之事,連教會中也有不法之事,例如十字園,明明是公有的,卻被 民xx教會竊佔。這就是本市長老會破天荒的大不法。

起初募捐購買該地時,明明對信徒說,以後凡屬本市長老會的信徒可以以免費埋葬。現在卻收費遠比大肚山示範公墓更高。甚至連合葬在同一墓穴也要再繳費用。也許他們會說,築堤防要錢、美化環境要錢、修造道路也要錢,不得不收費。但到底用了多少錢呢?

堤坊是政府建造的,十字園為此所花費的為數無多;而墓地一片荒蕪,所謂美化環境的錢到底在那裡?花了多少?而道路不過是稍微修理,而且有人為此而奉獻(例如教會朱國材先生奉獻數千元),能費掉多少錢呢?

至於收入方面呢?每門墓地收費多少?軍部亦曾租用為打靶場地租金收入,個人或團體奉獻之收入多少?其他方收入多少?有無公佈?一切收支帳目教會中有誰知道?X原教會中有誰知道?

我聽見一些奉獻過金錢卻「死無葬身之地」的老信徒哀怨之聲,心裡就如火焚之難過,良心就刺痛不安。我並非不知明哲保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是我個人受騙幾百元事小,我欺騙別人事大(因我當時以X原教會信徒代表身份,上台勸勉眾人為此而奉獻。)所以我必須起來說公道話、正義話、良心話。

雖然沒有共鳴或回應,倒會招來無端毀謗,明知說也無用,吃虧的是自己,但是不能不說。我誠不忍主的教會一錯再錯。以前之錯是不知道,現在之錯則是明知故犯。以前長老是一時不察,但他絕無私心。所以現在民族路教會此種作法,實在傷了先聖在天之心,在地之名也。

當日已有人告訴我,把公產登記為私人產業,以後恐有問題。可是我都說不會,因為相信朱長老父子的人格,不過我也主張要儘早變更登記為總會(大會)財團法人,才有永久性,因為總會(大會)是以公保私,對我們是有益無損的。

但很不幸,人們擔心的事卻成為事實,使我一時啞口無言。這真是教界一件可悲又可恥的事。不法的事在教會中發生,基督徒還有什麼見證可言呢?難怪我們同情日本 內村鑑三先生提倡的無教會主義。

不法的事能使人失去愛心,  耶穌才不得不以繩當鞭,趕出那些在聖殿裡做買賣的人,甚至推倒他們的錢桌。看起來好像耶穌不講愛心,太蠻橫,儘管目的多好,手段(方法)似乎有點不妥。

可是 主  耶穌並不以愛心掩護不法。祂向不法者挑戰,我認為這正是一種愛心。正如國父  孫中山先生推翻滿清是一種愛心一樣,因為滿清太腐敗(不法)了。更像大夫把內人的乳房割掉也是一種愛心,因為那裡面有不法(不正常)增長的癌細胞。

社會不清明,教沒有好見證,多由於人有一種毛病,即為私敢作不法,為公卻講愛心。對十字園民族路教會擅自變更登記為該會財團法人一事,使我更痛感此一病態。所以我們推行愛心,同時更要主張公義、消除不法。否則,愛心適足以助長不法也。

此時我們就來看  保羅怎樣使愛心與公義適當地配合。他在【新約】哥林多後書二章 8節勸人,要向那些不法受了責罰悔改的人顯出堅定不移的愛心。他還說:「這樣的人,受了眾人的責罰,也就夠了。倒不如赦免他,免得他憂愁太過,甚至沈淪了。」

我之所以尊敬  保羅過於尊敬彼得,就是在於他的正義感與愛心能並行不悖,兼籌並顧。他不因愛心虧損公義,也不因公義而不顧愛心。

最近從十字園事件使我看出公義與愛心的配合是何等的不易。許多同工明知民XX教會的作法不對,可是不敢仗義執言,連會議都不敢出席。有的推說,牧師(主持該教會者)是我的朋友;有的說,民族路教會是我們的母會;有的說,雨我的親戚在該教會當執事;有的說,我太太的衣服都是在銀王裁制的。總而言之,不好意思也。

人情、恩情、友情、親情並無不對。可是為了這些而不顧真理那就不行了。保羅並非不講人情、恩情、友情、親情的人,但是在維護真理與公義時,他就不管那麼多了。

【新約】加拉太書二章11節:「後來磯法彼得)到了安提阿,因他有可責之處,我就當面抵擋他。」同章14節:「但我一看見他們行的不正,與福音的真理不合,就在眾人面前對磯法說......」可見彼得雖是保羅的先輩,是 主  耶穌的首徒,是使徒的台柱,保羅仍敢不客氣地說他的不是。

誰敢因此認為保羅是沒有教養的、沒有常識的、沒有禮貌的,或者說他驕傲、好管閒事呢?這些都不是,保羅這樣做是為主為真理熱心又忠心的。

保羅是能笑又能氣的人。世上有一種頗受歡迎的好人,就是時時滿面堆笑,絕不會生氣的。妻子受人輕薄他也笑笑;父母受人欺負他也笑笑;看見強凌弱、富欺貧當然更是笑笑而己。

保羅就不然。當他聽見哥林多教會有人毀謗他的使徒權及純正信仰時,他非常氣憤難過,對那些存心不良者絕不寬容放任。觀以上經文可知:「並且我已經預備好了,等你們十分順服的時候,要責罰那一切不順服的人。」哥林多後書十章 6節)

「我從前說過,如今不在你們那裡又說,正如我第二次見你們的時候所說的一樣,就是對那犯了罪的,和其餘的人說,我若再來必不寬容。」(同十章 2節)

「但如今我寫信給你們說,若有稱為弟兄是行淫亂的、或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罵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這樣的人不可與他相交,就是與他吃飯都不可。」哥林多前書五章11節)

正因為保羅不因愛心而放縱不義、邪惡,所以哥林多教會中不但那些好的信徒心裡難過,連那些敵擋保羅的人也都自怨自艾,表示歉疚(悔改)

保羅一聽見這消息,即寫信給他們說:「這樣的人,受了眾人的責罰,也就夠了,倒不如赦免他,安慰他,免得他憂愁太過,甚至沈淪了。所以我勸你們 要向顯出堅定不移的愛心來。」哥林多前書二章 6.~8.節)說實在話,公義與愛心誠難適度配合。

可是保羅告訴我們一個原則:「對犯罪、不法要用公義;但對曉得自表悔改的人要用愛心」。【新約】帖撒羅尼迦後書三章14節說:「若有人不聽從我們這信上的話,要記下他,不和他交往,叫他自覺羞愧。」接著15節說:「但不要以他為仇人要勸他如兄弟。」

我們教會某長執的弟兄是真耶穌教會的信徒。這位兄弟除了好酒以外尚沒有什麼大惡,可是真耶穌教會就把他開除了。甚至在他病中也不肯去為他禱告,理由是,他已跌倒了。並且引用哥林多前書五章5.節說:「要把這樣的人交給撒但 ,敗壞他的肉體,使他的靈魂在主耶穌的日子可以得救。」

他們的做法似乎有些極端,但也許有其苦衷(恐怕別人效尤也)。所以我和其兄弟不敢隨便論斷真耶穌教會沒有愛心。其實他們也是愛他的靈魂。到最後他們也來主持他的喪葬儀式。

所以,愛心不但不可失去公義,愛心也不可變成溺愛,溺愛之適足以害之。像今日多少傳道人不敢得罪教會,不敢得罪長執信徒,這就是害了教會,害了信徒。

最後有關愛心與公義還有必須注意之點,就是不要以慷他人之慨當作愛,也不要把為自己爭利當作義。愛應該犧牲自己,例如有人說,十字園只有四甲土地,不必跟他們計較了。

我為息事寧人,願獻出大肚山土地五甲給大家使用。我萬二分贊成,也萬二分欽佩他的愛心,願他真正實現這諾言, 主  耶穌就是以祂在十字架的犧牲來彰顯   神的愛心和公義的。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哥林多前書十三章4.節)可是「」也「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同章 6.節)


這篇「愛心與公義」信息,係於一九七六年二月十五日 ----- 主日晚上講於忠孝路教會
  
 
 ............................
    
  
..............  公義的信息  作者:呂春長牧師 .............. 

原文著作時間: 1976年 2月 15日  ---- 打字、整理、編輯 ----- 2013年 11月 Cairu、Ph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