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人必須忠於他現在的任務,上帝才會為他安排一個美好的將來。       ........ 

談空間(一)

近聽說省主席李登輝先生極力提倡綠化運動,勸導民眾多留下一些空,把它綠化,以利人體的健康、景觀的美化、生活品質提高,也可吸引外人前來觀光,為國家爭取更多外匯。

可惜的是台灣也狹人稠,寸土寸金,要留下空間委實十分困難,從那些永遠拆不完違建便可證明。再看那無數的汽車都是「有路無庴(車庫)」的,怪不得偷車改裝成為熱門的新行業。

事實上,人口近於爆炸的台灣所有空間已經少得可憐了。不過,如果能善用僅有的空間栽種花木而綠化之,還可算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不幸的是連那些針孔大小的空間也都被缺德的人倒滿了垃圾,造成無比的髒亂與公害,真是無救藥了。

近來有一位當神學教授的牧師在本會以「得救的空間」為題講道,語多含沙射影,指責本會牧師、長執心胸狹窄,沒有雅量,缺乏愛心。也就是說我們心中充滿面子、成見與固執,而沒有空間以寬容、赦免人。他卻不提誰犯什麼罪、有無悔改、應該不應該赦免。

我們得承認我們是為面子,但我們不是為虛浮、輸贏、世俗意氣面子,而是為神的聖名、主的聖會、聖徒的品德和見證的面子。
基督徒或主的聖會倘若為利而不顧面子,為選民的面子,自請上陣與歌利亞交戰(參看【舊約】撒母耳記上十七章31~40節)

聖詩三三三首第一節 也有一句「不准祂名受辱!」未知這位「仁慈」的牧師對此作何解釋?總之,為面子並不全錯,也有當然的一面。「仁慈」的牧師苛責我們,恐怕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也。

「成見」乃客觀之反,往往不符事實。然而我們在什麼事上心存成見呢?人證、物證俱在的罪行還能說控告的人有成見嗎?其實這應稱為「灼見」,因為我們能洞察不法者之奸計而揭穿之。還請「仁慈」的大教授在詞義上推敲一二。

至於「固執」更未必盡壞,難道連擇善固執也是不對嗎?先知聖賢為真理至死忠心不是擇善固執是什麼?我倒覺得許多背教者莫不是缺乏擇善固執的精神使然。所以基督徒應視擇善固執與從善如流同等重要。

按照這位「仁慈」牧師的見解,放棄上述的「面子」、「成見」與「固執」,而騰出空,讓魔鬼把貪心、羈佔、剛硬心、不悔改等等放在裡面安享太平、得其所哉,就可稱為寬宏、愛心,可不叫人跌倒,能使更多人得救。有良知的基督徒能相信嗎?但願這似是而非的謬論只代表個人而非代表今天的神學教育,幸甚幸甚!

基督徒或屬 神的教會留下「空間」得非常小心,因為聖經有這樣的話:「污鬼離了人身,就在無水之地過來過去,尋求安歇之處,卻尋不著。於是說,我要回到我所出來的屋裡去;到了,就看見裡面空閒,打掃乾淨,修飾好了。便去帶了七個比自己更惡的鬼來,都進去住在那裡;那人末後的景況比先前更不好了。這邪惡的世代也是如此。」(【新約】馬太福音十二章43~45節)

這三節經文最主要教訓如下:

一、魔鬼不願意與人永別,它離了人身還想回。所以悔改信耶穌後的基督徒還得小心(儆醒)

二、魔鬼離人身(被耶穌趕出去),但並非死亡,信徒切不可大意。

三、魔鬼很念舊,對原住之地特別情有所鍾,所以悔改信耶穌者務要加倍防備。

四、魔鬼會窺看屋裡(人心中)有否住著比它更強的,它最懼怕的是屋裡有耶穌又被聖靈充滿。

五、魔鬼最喜歡屋內(心中)有空閒(空間),又修飾乾淨。

六、魔鬼既知屋內(心中)耶穌,便去另帶七個比自己更惡的鬼來轄制你,使你更要乖乖順服它。

七、魔鬼會使再度被它侵入的人(教會)比以前更慘、更可憐。

八、耶穌說:「這邪惡的世代也是如此。」所以信徒、教會都不可為魔鬼留空間,如【新約】以弗所書四章 27節 保羅:「也不可給魔鬼留地步。」

忠孝路教會為十字園事件背負十字架而不為名、不圖利的立場幾打無人置信。因為既不求名,又不圖利,又不為面子、成見、固執......那為什麼不肯赦免人,與人和睦相處,卻偏要自找麻煩、自討若吃、自討沒趣呢?一言以蔽之曰:「我們不肯為魔鬼留空間」,所以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我們知道必有許多人大惑不解地,十字園之事既如呂某人說的這樣清楚,為什麼不能迅速明朗解決,而竟拖延日久,長期困擾教界呢?

造成這種情勢的主要原因有如下列:

一、沒人會想到竟有教會敢貪心做出這事。(然而在這末世卻真有「通世無,獨我敢」的教會)

二、沒人想得到教界當局竟不敢明斷是非,勸犯錯者悔改;

三、沒人會相信(也許作夢也想不到)教會做了這種事,還敢在教界大搖大擺,而且還擔任起牧師中的牧師、長老中的長老來。

四、誰能料得到傳悔改道理的教會自己卻死也不肯悔改呢?

五、誰也不料不到教會在這惡事上竟能同心一「得」、團結無間。

六、萬萬讓人料不到,教會當局會將此事等閒視之。(當作無關痛癢的小事?)

七、不法之人(教會)必心存僥倖,相信再過幾十年後人們必不會相信他們真的做過這事(真的,非親眼目睹者。誰敢相信  神的教會連埋葬死人土地也要吞佔呢?)

所以他們必以為歷史會為他們翻案,使他們反黑為白,說不定宣判呂某人為譭謗 XXX 教會的罪人,並且把其所著「公義的信息」與「澎湖伯講道集」(書中有涉及此案之言論)通通焚燬。(所以他們拚命把此案拖延下去)

然而我並不為此擔憂懼怕,因為歷史也許可能冤枉義人,  神卻絕不會冤枉義人。我深信到那日  神必安慰我,眾多為購買十字園墓地奉獻的聖徒也必安慰我。遺憾只是教會膽大包天,敢作令人不敢相信的惡事,而造成虛假不實的歷史,在  神面前如何交代呢?
 


----------------------------------

  P.S.˙編按
十字園事件風波早已事過境遷(1987年以前的事)。十字園大部分土地最後成為重劃的道路。當時編者僅是高中生,尚年輕,瞭解及認知有限。僅大略知道是某教會利用機會及合法程序,侵佔各教會共有的墓園,而呂牧師大膽挺身指出不是,並試圖導正.....但過程不順遂,牧師及教會長執備受壓力及紛爭 ....。

隨著年齡增長以及自己的人生經歷,編者漸漸體會呂牧師經歷的壓力、紛爭、掙扎(To Be or Not To Be)、攻擊.....,經歷種種痛苦,以及過程的無助,編者感念早年呂牧師在忠孝路教會曾經努力的「模範教會」之精神。

遂將呂牧師早期的講道集張貼到網路,一方面宣揚福音,一方面也警示教會及傳道人應在金錢利益上潔淨。教會不是營利機構或事業體,教會是代表耶穌彰顯基督的一群人.....。呂春長牧師現在(2009年)將近百歲,其家族在1990年左右已移居美國舊金山附近。 .............. 2009年5月 信傑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8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09年9月 Cairu、Ph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