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是一種啞子也能夠講,聾子也能夠聽懂的言語。       ........ 

保羅的喜樂

近來在各種教會刋物上常看到傳道人的聚會(同工會),請一些牧師和師母發表牧會時的苦與樂。依我看,受召為   神的僕人、為主的門徒,吃苦是免不了的,如【新約】馬太福音十章24~25節 主  耶穌說:

「學生不能高過先生,僕人不能高過主人;學生和先生一樣、僕人和主人一樣也就罷了;人既罵家主耶穌別西卜(魔王),何況他的家人(門徒)呢?」

我們既是 主  耶穌的學生、做 主  耶穌的僕人,而且人格、修養、處世智慧都遠不如祂,因此在傳道與牧會(對外與對內)的工作上遭遇困難和大苦頭有什麼奇怪?

儘管許多讀醫的人志在致富,讓父母滿足心願,但應召投身傳道工者則必須先有吃苦、背負十架的心理準備,因為主   耶穌說得很明白:「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配我的門徒。」馬太福音十章38節)

台灣基督教會有一個現象,就是有名氣的大牧師其辛苦、勞苦、吃苦都比一般牧師少。這和 保羅的情況正好相反,如他親口說過:「我比眾使徒格外勞苦。」【新約】哥林多前書十五章10節)

哥林多後書十一章23~29節所列舉的事也都是有力的證明。他不僅在肉身上為主受苦,在精神上所受的苦且更甚於肉身,如哥林多前書四章13節他說:「被人毀謗(傳道人最難堪和難受的事),我們就善勸;直到如今,人還把我們看作世界上的污穢,萬物上的渣滓。」

我想,不愛主愛人者不用說了,凡愛人者都必為主受苦,甚為主失去自由和生命(參看約翰福音廿一章18節)。然而傳道人仍然有其喜樂,而且這喜樂是世上任何事物不能與之比擬的。茲以哥林多後書七章2.~4.節經文來分析 保羅的喜樂。

哥林多後書七章 2.節:「你們要心地寬大的接納我們;我們未曾虧負誰,未曾敗壞誰,未曾佔誰的便宜。」本節中的四句話正可說明 保羅喜樂的因由:

一、「你們要心地寬大的接納我們。」(現代讀本為「請你們以寬大的心接納我們。」

傳道人最難過的事就是得不到人們的接納,例如應聘的監選通不過、留任投票通不過,尤其只差一二票更令人傷心丟臉。故此造成傳道人只求討人喜悅而不敢得罪人,變得像「藝人」一樣,無論化粧、打扮、穿的、唱的、說的、演的 ...... ,樣樣都要迎合觀眾(聽眾)的要求,因而便無法克盡先知(牧師)的職責了。

保羅和他的同工曾指出哥林多教會的罪,就是他們曾毀謗保羅許多莫須有的事,說他不是真(正牌)使徒,又氣貌不揚、言語粗俗,且有貪財之嫌等等。但經 保羅辯白責備後,他們明白自己的不是而悔改了,並以事實來證明他們現在接納保羅和他的同工,就如叛徒悔悟歸訓恩師一樣。

所以保羅格外喜樂,不僅因為哥林多教會接納他們 ...... 「人」,更因為哥林多教會接納他們所傳無謬的福音,並且相信他們的人格(曉得以前受人煽動毀謗 保羅那些是非都不是真的)保羅說,他和同工對哥林多教會未曾有過三樣劣行,就是本節的第二、三、四句話如下:

二、「我們未曾虧負誰。」(日本譯本為「未曾向誰行過不義。」)

三、「未曾敗壞誰。」這一條包括教訓與行為兩方面。曾聽說過不少人大發怨言,說他們的兒女生活浪漫、俗化墮落是受了某傳道人的言論和生活行為的影響所致,這就是那道人敗壞了他們;

四、「未曾佔誰的便宜。」這一點更應非常小心,因為佔人便宜而不讓人佔便宜本是人性的軟弱。傳道人身為   神的僕人,受人們的尊敬、尊重,很容易會佔了他人的便宜而不自覺,所以有些人為了避免這種無心之錯,只好自己定下幾個原則,嚴格遵行。

反之,若存心佔人便宜,則對其人格之損害,必至慘不忍睹的地步(例如某牧師據說每年至少有五次的喪喜事,藉以向會友揩油,他在人們的觀感中會是怎樣的人呢?)

保羅說他們未曾佔誰的便宜,這是很值得今日傳道人效法的地方。保羅愛教會(信徒)並不下於任何傳道人,可是當他看到教會犯錯(犯罪)時,不會像一些傳道人因佔便宜(或想得便宜)而諂媚人,不敢責備、勸戒人悔改,結局便造成「我雖不殺伯仁伯仁卻為我而死」的悲劇。

保羅則不然,他在【新約】使徒行傳廿章26~27節可以斬釘截鐵也宣佈:「所以我今日向你們證明,你們中間無論何人死亡,罪不在我身上。因為   神的旨意我並沒有一樣避諱不傳給你們的。」

至於今日的傳道人何以對貪心侵佔共有墓地的教會都不敢勸其悔改呢?除了【新約】猶大書16節未句:「為得便宜諂媚人,」以外,再沒有更恰當的解答了。

保羅能得喜樂,外在因素乃獲得哥林多教會的接納,內在因素則在他問心無愧。如果他和同工曾經虧負人、敗壞人、佔人便宜,則雖然得人接納,自己內心也難有平安。再者,保羅前此雖曾說了一些叫哥林多教會難堪的話,那只是為主和愛他們的緣故,並非意氣用事、罵人洩憤。事實上保羅確實是生活嚴謹、心懷坦蕩的人。

哥林多後書七章 3.~4.節:「我說這話,不是要定你們的罪,我已經說過,你們常在我心裡,情願與你們同生同死。我大大的放膽,向你們說話,我因你們多多誇口,滿得安慰,我們在一切患難中分止的快樂。」

這兩節經文在我們眼前呈絸出一幅「良牧馴羊打成一片」美麗無比的圖畫,特別值得欣賞的有七點:
1. 保羅坦率的表白,他不是要給哥林多教會信徒定罪;
2. 哥林多教會信徒常在 保羅的心裡;
3. 保羅情願與哥林多教會信徒同生同死;
4. 哥林多教會信徒給 保羅大大放膽說話的環境與機會;
5. 保羅哥林多教會信徒得到多多誇口的憑藉;
6. 也得滿滿安慰方因由;
7. 且在患難中有分外的喜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