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燈火不會說話,但會發光;燈塔並沒有打鑼擊鼓,但它的光輝四射海洋,使航海的人看得見。所以要讓你的行為射出你所信的,讓你日常生命的講臺,藉著你的品行表明出來。       ........司布真 

生為主,死歸主

溫仁和長老是我忠孝路教會的終身長老。他小王秀英長老一歲,王秀英長老也是忠孝路教會的終身長老。

他們都是備受信徒尊敬、德高望重的長者,也都曾前後在幾個教會任職數十年,是  神所重用又勤又忠的僕婢,所以我教會於前年一致通過推舉他們為終身長老。

所謂終身長老與一般掛名的名譽長老不同,它具有現任長老一切的實質,且被認為有更受尊重的地位與分量。我教會這樣禮遇信仰的先輩是理所當然,也是 神所喜悅的事。

王秀英長老和溫仁和長老同為我忠孝路教會創設者之一,他們在教會(包括在柳原、民族路教會)如忠心事主、愛惜信徒是有目共睹的。他們不但在教會裡受敬重,在社會上、外邦人中有美好的名聲。

所以他們充分配受終身長老的榮銜。我教會也更以有這樣的終身長老為無上光榮。不過所謂「終身」,也是區區數年罷了。因為人的一生本來就極短暫,如【舊約】詩篇九十篇 10節摩西說的:「我們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

而配受終身名義聖職者(牧師或長老)的年齡必在七十歲以上。七十歲的老人在世的日子還能有多久呢?所以教會大可不必擔憂終身長、終身牧師太多了,使教會不勝負荷。

其實這種擔憂也是多餘的,因為 ....
一,終身名義的禮遇不一定非以金錢物質不可;
二,受禮遇的終身牧長對人(教會)必不會有任何要求。如果教會推舉為終身職者竟是貪愛名利之輩,那麼應該算是教會的錯(看錯人)
三,終身牧長如果徒具虛名,還不如真正的終身信徒,所以沒有什麼可誇耀或令人羨慕之處;
四,蒙 神喜悅,強於從人所獲任何的厚待優遇;
五,就算終身牧長造成教會半干負擔,其時日也不會太久,何況終身長老(不同於終身牧師)並不從教會領取任何報酬呢。

王秀英長老於去年(一九八二)十二月十七日安息,溫仁和長老於今年(一九八三)十一月十七日蒙召。同為十七日只是一種巧合,不過有一件事實卻是相同的,就是證明人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非強壯逾於常人,要活到八十殊屬不易。

因此我心裡有數:忠孝路教會兩位終身長老相繼而去,再來該輪到我這終身牧師了。我雖然不迷信「無三不成禮(數)「有二必有三」的話,可是我幸而有曉得數算自己日子的智慧(參看【新約】詩篇九十篇12節),所以理該早作準備,候主恩召了。

保羅說:「我正在兩難之間,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然而我在肉身活著,為你們更是要緊的……」【新約】腓立比書一章23~24節)

這是 神的工人保羅對生命(肉體有限的生命)意義和來世永恆福樂之認識與確信。聖詩三O五首第1.節詞曰:「我活是為基督,死得利益有福,我的心目向主的,做你盡忠奴僕。」這都是根據這信心唱出來的。(參看腓立比書一章21節)

保羅說他「正在兩難之間」,是指離世與基同在與仍在肉身活著這两種困難的選擇。前者是為自己的好處(好得無比),後者則為人(信徒)的需要。最後保羅情願順服 神的旨意,所以他說:「我既然這樣深信,就知道仍要住在世間,且與你們眾人同。使你們所信的道上,又長進又喜樂。」腓立比書一章25節)

基督徒不怕死,只怕活著沒有意義。溫長老是至死都活得非常有意義的(他是在學校學英文時昏倒不起的,他也經常在教會領導查經班。他一生不是在教,就是在學,據他女兒淑琴告訴我,溫長老到最近還在研究代數呢)

神賜給他的健康、知識、才能、恩賜他都了以善用發揮, 神賦與他的任務使命他都殷勤、忠心、盡責任去完成。在學校他是好教師 ---- 不僅為經師,更是為人師,他是以身作則教導學生的。

他曾在司法界擔任書記官、通譯官(他的閩南語、客家語、日語都非常流利),但因看不慣日本官僚作威作福、欺侮台灣同胞,乃毅然棄官不幹,重返杏壇,再執教鞭。

他在手提琴的造訊頗深,但從不做低俗的賣藝者。他的書法也頗有造詣,但他寧願免費為人揮毫,尤其為教會書寫服務。他也有音樂的天份,擔任過學校、教會樂團、聖歌班等指揮。

但除教會聖樂、愛國歌曲及有教育性的詩歌之外,他是絕對不教也不唱的,他真是個有原則的教育家。他的數學也相當不錯,曾任教高農數學科,可是他卻不懂為自己積財於地的數學。

溫長老視 神的教會如同自己的家庭。為方便服務教會,特意購屋住在教會隔鄰。他曾任教會主日學教員、主日學校長、聖歌班指揮和長執會小會書記。他擔任教會長執數十年如一日,是傳道人(牧師)最得力的幫手。

他曾安慰我、鼓勵我、稱讚我、為我代禱、為我申辯。在我外出時也常代種我主持禮拜和講道。他是扶助牧師、可敬的長老,不是打倒牧師、可怕的長老;他是與旺教會的長老,不是禍害教會的長老。

他一生如何為教會竭盡心力,是人所共見、有口皆碑的。所以生前大家敬愛他,死後大家懷念他。有一位曾受溫長老照顧的姐妹說:「溫長老夫婦愛惜我們母子強於親生的父母,所以我非為他披蔴戴孝不可!」

言時聲淚俱下,令人感動!可見溫長老如何敬神愛人,得神與人喜愛。最近我教會曾分別在溫長老四公子宏光君及三公子宏俊君處做家庭禮拜。

我的講題分別是「亞伯拉罕的子孫」「接續父親」,內容都是藉著溫長老夫婦宗教教育的成功以勉勵主內的弟兄姐妹。溫長老有一女四男、一婿四媳,個個都敬畏上主、孝敬父母 ,友愛同胞,真堪為基督教家庭之楷模。

保羅在【新約】提摩太後書四章7.~8.節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晚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祂顯現的人。」

我認為溫長老有足夠的資格引用保羅這些話來總結他的一生,我相信大家也必同意我的看法。但我曾見過不少牧師為一些生前俗化不堪的掛名信徒或長執主持葬禮時,居然也套用這兩節經文來褒揚死者,實在不倫不類,有辱聖道。

那死者生前不但沒有打過美好的仗,跑過當跑的路,守住應守的道。事實上恐怕連什麼叫美好的仗、當跑的路、應守的道都毫無所知。像這種人那有什麼公義的冠冕為他存留呢?這種名副實的八股講章與世俗的誦經超度(只要費用出得起,不管死者配不配)有何分別呢?真令人啼笑皆非也!

溫長老確確實實、不折不扣地打過美好的仗,跑盡了當跑的路,守住了所信的道。所以我們依據主的應許相信他必得公義的冠冕無疑。
聽說溫長老在離世前不久的家書中曾透露他已獲得 神的默示,可能離世的時候快到了(參看提摩太後書四章 6.節末句)

當時他的身體毫無異狀,所以大家都不以為意。如今他果真回去了,更令我們覺得他是 屬神的人,也是生為主、死歸主的人。願溫長老那佳美的信心和愛教會、為主作工不辭勞苦的精神,永遠活在他後裔(子孫)的家和我們忠孝路教會並求主安慰溫長老娘與遺族。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卅日溫長老教會葬時講稿)

 

............................................................
△溫柔是在不影響重要原則的情形下讓步。 ............ 

△包容是當別人犯錯時留有餘地,使自己易於饒恕人。 ...........
............................................................
  
   
..............  澎湖伯講道集   第十一冊   作者:呂春長牧師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0年左右  ---- 打字、整理、編輯 ----- 2012年10月 Cairu、Ph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