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人因無知而痛苦,現代人則因一知半解而痛苦       ........ 

在安息日治病

馬可福音三章1.~6.節馬太福音十二章9.~14節路加福音六章6.~11節 均有記載一個枯乾了一人隻手的人得癒的奇蹟。因為 耶穌是在安息日醫治那枯乾了一人隻手的,所以才與法利賽人文士爭執關於在安息日治病的問題。現在我們從這段聖經思想幾項教訓。

(一)一個可憐的人

「  耶穌又進了會堂,在那裡有一個人,枯乾了一隻手。」【新約】馬可福音三章1.節)

手足俱全,五官端正是人生的一大幸事,因為這是人體外觀美的起碼條件。做父母的人生孩子,是男是女,或賢或愚,還是次要的問題,最重要的是盼望能夠生下眼鼻分明,四肢無缺的。

雖然如此,有人卻不幸地生了五官不端,手足有瑕疵的,這是做父母的人最大的痛苦;為了殘廢的兒女背負著這樣十字架的例子世上甚多。

身體殘廢的原因很多,有的是由於先天的遺傳,有的是來自生病,車禍等後天的事故。總而言之,無論是成人或小孩,身體有缺陷是一件值得可憐的事。

對這樣不幸的人我們應該以同情和體貼的心去安慰他們,又想辦法替他們解決困難,使他們雖殘不廢,能夠週著快樂的生活。歷史上有些人是眼瞎、口啞、身聾,或是足跛等殘廢的,但因得到社會或教會的同情幫助及他們自己的努力而成為偉大的人物。

海倫凱特女士(Helen Keller)是一位又盲又聾又啞,被稱為三重苦的人,但她竟然得到博士學位,是一位有名的作家,又是能幹的社會福利事業家,對社會貢獻甚大。她有這麼大的成就是由父母的愛,老師的同情與不辭辛苦循循善誘的教育所作成的。

由此可見,在   神的愛所支配的社會裡,不幸者的存在也足以顯明  神的榮耀。但在沒有  神的愛所支配的社會,生為殘廢者是夠可憐的;他們是社會的遺棄者,不僅被社會零落,且不時受到人們的白眼輕視及冷無情的批評。

【新約】約翰福音九章記載一個生來是瞎眼的,門徒問  耶穌說,這人生來是瞎眼的,是誰犯了罪,是這人呢?是他父母呢?我們可以想像當那個瞎眼的人聽見這話心裡一定很痛苦,瞎眼已經夠慘了,還說是犯罪的報應。

他的父母聽見這話心裡一定更難過,生了瞎眼的孩子已無話可言,還說是父母的罪,如果父母犯罪會殃及兒子,那麼那些大罪犯為什麼不生瞎眼的孩子呢?

無論精神上或身體上殘廢的人都是需要人的同情,不願意人無情的批評。主 耶穌是弱者的親友,祂未曾用言語或行動使那些精神上或身體上有缺陷的人難堪,祂心裡滿有仁慈,態度溫柔體貼,使那些不幸的人獲得無限的溫暖和安慰。

那個枯乾了一隻手的人,照原文意思,他的手並不是生來就枯乾,而是由於生病或過失所致的。但無論如何,人枯乾了一隻手,行動不自由(依照【新約】路加福音六章記載是右手枯乾,這樣更不自由),這是一件頂不幸的事。

當時在會堂裡有一個人枯乾了一隻手,今日在教會也同樣有許多在靈性上枯乾了一隻手,跛了一隻足,瞎了一隻眼,弄壞了一個耳,舌頭結了一半的人。

他們只會作自己的事而不會作   神的事;只會走世上的路而不會走天國的路;只會看世上事而不會看天上的事;只會聽人的聲而聽不到  神的聲;只會與人說話而不會與  神說話(祈禱)。他們是比那個枯乾了一隻手的人更可憐。

那個枯乾了一隻手的人怎能得到醫治呢:

1. 進了會堂敬拜  神。那個人是在會堂裡得到耶穌的醫治,因為會堂是蒙恩的地方。我們進入教會也是為要見到 主而蒙祂的恩福;因為我們進入教會並不是為要看人,也不是為要聽音樂,而是盼望聽到 神的聲音,心靈上得到祂的醫治。
2. 不怕人的輕看取笑。
3. 喜愛聽耶穌的話。
4. 相信  耶穌的能力。

那個枯乾了一隻手的人知道自己的缺陷而就近 主的醫治。知道自己的缺陷虧欠是蒙恩的先決條件。  保羅承認自己是一個罪魁。提摩太前書一章15節)
那個法利賽人同進入聖殿的稅吏不敢舉頭望天,只捶著胸說,神阿,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
耶穌告訴我們說:「這人回家去,比那人(法利賽人)倒算為義了。」路加福音十八章14節)
聖經告訴我們,謙卑知罪的人得救,自稱為的法利賽人,因為他們自高,所以他們的禱告得不到  神的悅納,他們才是真正可憐的人。

(二)更可憐的人

誰是更可憐的人呢?就是那些心剛硬的法利賽人。今天我們聽到法利賽人立即會聯想他們是一班敵對  耶穌假冒為善的人。原來法利賽人是熱愛祖國敬虔的人,但後來在馬加比時代(主前一六五~六三)因為大祭司西門為了自己的利益而與馬加比黨分離,所以就被敵人稱為法利賽(分開之意)。

他們保守律法及傳統,叫自己高過一般的人,所以法利賽這個名詞又成為他們的宗旨。因為他們拘守,就漸漸趨重外表而忽略精神。他們站在街上禱告,衣裳的繸子放寬,走路仰天免得看見婦女。

他們嚴格待人,外表死守規矩,裡心卻因自高惡毒卑鄙而腐敗了,所以法利賽人這名詞後來的人竟把它用為「假冒為善」的代名詞。

我們只看本段的聖經便可知道法利賽人的思想及生活是何等的可憐。「窺探  耶穌在安息日醫治不醫治,」馬可福音三章2.節)意思是為尋找把柄控告祂。「他們都不作聲」馬可福音三章4.節)

法利賽人出去,同希律一黨的人商議,怎樣可以除滅  耶穌。」馬可福音三章6.節)從這些經文可以看見他們是比那枯乾了一隻手的人更可憐,因為他們的整個良心都枯乾了。

那個枯乾了一隻手的人承認自己是個病人,願意接受主醫治,但那些法利賽人卻自以義,自高自大,自己有病居然不知,非但不求主醫治,反倒計謀想要除滅祂。現在我們來看們是何等的可憐。

(1)他們毫不自省,憑血氣作事,小人氣概十足,至死不承認自己的「錯」,無論如何不願承認他人的「對」。

(2)他們不作積極的挑戰辯論,又不作消極的分離,而採取卑鄙的行動「窺探」。

(3)他們的心硬,對那枯乾了一隻手的病人的病苦一點也無動於衷。他們非但請耶穌來醫治,反而利用他陷害  耶穌耶穌說:「憐憫人的人有福了,」(馬太福音五章 7.節)他們是最不幸的人。

(4)他們存心不良。他們並不是真正願人遵守安息日,而是希望人犯安息日。這樣他們一方面可以高舉自己,另一方面可以控告別人。他們若不是存心不良,他們可以善意與 耶穌商量,請祂等到日落後才醫治病人。但他們故意引人入罪,所以才作「窺探」,與敵人商議等鬼祟行動。

(5)他們的心太剛硬。當  耶穌問眾人說:「在安息日行善行惡,救命害命,那樣是可以的呢?」的時候。他們的良心已經硬化了,連在安息日行善救生命也不可以。離開了道德,宗教就變成無用的廢物了。他們藉著不作聲以堅持心裡的剛硬。

(6)他們明知是非,但因嫉妒而犯了自欺的罪。在安息日行善行惡,救命害命,那樣是可以的呢?這個問題極容易答覆,但他們卻不願意答覆。他們不願意承認他們的觀念錯誤,這是自欺。

(7)他們缺少同情心。他們沒有設身處地,將心比心同情那個病人。假若那個枯乾了一隻手的人是他們的兒女或親人,他們一定不會這樣硬心。耶穌【新約】馬太福音十二章11節對那些控告祂的人說:

「你們中間誰有一隻羊,當安息日掉在坑裡,不把他抓住拉上來呢?」耶穌說這一句話是為要喚起他們的同情心,又使他們承認在安息日行善是可以的。人類共同的缺點是對他人的要求嚴厲,對自己卻從寬姑息。

(8)他們失了天真的人性,不會「與喜樂的人同樂,與哀哭的人同哭。」(【新約】羅馬書十二章15節)他們對奇蹟也無動於衷。

(9)他們心裡卑鄙,手段惡辣,法利賽人出去 ,同希律一黨的人商議,怎樣可以除滅  耶穌。」馬可福音三章6.節)法利賽人希律黨原來互相為敵,但為要滅  耶穌,他們就合夥同謀,這是極卑鄙的行為。

當時的法利賽是教黨,希律黨是政黨。法利賽人的手段惡辣,想藉政治力量除滅  耶穌。在今日教界這種例子也時有所聞,實在太不應該了。

(10)他們的存心惡毒。他們說在安息日不可醫治,但他們卻在安息日計謀害人。只求達到目的,不管手段如何。主 耶穌問他們:「在安息日行善行惡,救命害命,那樣是可以的呢?」行善就是助人,行惡就是尋找人家的缺點害人。救命就是治人的病,害命就是想要除滅  耶穌的行為。

從以上十點可以看出怨恨使人喪盡天良,使人不計手段作出許多惡毒事,是何等的可怕。心裡充滿了怨恨的是最可憐的人。病使人手枯乾,恨使人心枯乾,一隻手枯乾,  耶穌可以醫治,心裡充滿怨恨而不願悔改,雖  神亦無法可施。

那個枯乾了一隻手的人還不算可憐,因為他就近主而得治癒,那些法利賽人的剛硬才是真正可憐(也可以說是可惡),因為他們永遠得不到醫治。

(三)可憐人的人

可憐人的人就是  耶穌,因為  耶穌是善於憐恤人的主。(參看馬太福音十五章22~28節,廿章30~34節,馬可福音三章1.~2.節)我們從以上所列舉經節可以看出  耶穌是憐恤人的主。敵人認識  耶穌的作人,所以料想祂會作出什麼事來。主  耶穌果然不出他們所料,醫治那枯乾了一隻手的人。

有些人的作事是不出我們的所料,比喻說,某某人聽見了這話一定會生氣,後來他果然生氣。某某人沒有當選長老一定冷心,後來他不出所料果然變成消極不再關心教會的事。某某人作了官一定俗化,後來他果然俗化。善人作善事不出我們所料,惡人作惡事也不出我們所料。

耶穌被人窺探,料想祂一定會醫治那枯乾了一隻手的人,這可以證明眾人承認祂是善憐憫人的人。耶穌是個善憐憫人的人,連敵人也承認。他們就根據  耶穌的本性去推想祂將要作的事。現在我們來考察  耶穌怎樣醫治對付那兩種人。第一種是那個枯乾了一隻手的人。

(1)祂看見那個人。這表示祂對病苦的人的關心,對這樣的人,有的人連看都不看。
(2)動了慈心。
(3)不怕敵人的陷害,勇敢行善。
(4)醫好了他的病。

耶穌不僅憐恤那個枯乾一隻手的人,也可憐那些良心麻木的法利賽人

(1)祂叫那枯一隻手的人來站在當中。這是為要喚起他們的良心。
(2)用簡單的話問他們,使他們容易答覆。
(3)怒目周圍看他們;顯明祂的公義。
(4)憂愁他們的心剛硬;更顯明祂的慈愛,可憐他們的心剛硬。

但那些心剛硬的法利賽人對  耶穌慈愛憐恤的提醒及警戒絲毫無動於衷。他們已經壞到無藥可救的地步了。我們偶也在教會中看見比未信者更可憐的人;他們的生活比未信者更俗化,家庭比會外的人更不和睦,有些人恨惡,貪利,不明理等惡行比不信的人更甚。這樣的基督徒是最可憐的。

全能公義慈愛的  主耶穌憐恤我們的敗壞及軟弱,祂肯醫治我們一切靈性上的病。不過我們當傚法那個枯乾一隻手的人,知道自己的敗壞,進到  主耶穌跟前,求祂可憐,斷不可傚尤那些心剛硬的法利賽人,因頑固拒絕  主耶穌的醫治而成為永無可救藥的可憐人。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0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10年10月 Cairu、Ph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