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信的人只能看見困難,信的人卻看見在他們和困難之中有 神       ........戴德生 

第一個參墓者

今天是今年度的復活節。復活、永生是全人類的盼望,所以基督的復活不僅是基督徒,也該是全人類最興奮的事件。

我們有理由相信,基督若不復活,恐怕不會有救主聖誕這個節日。即使有的話,也不過是像一般教主的的誕辰罷。可見基督的復活在信仰、神學和生活上所佔的地位是何等重要。難怪保羅一再提到「基督若沒有復活」的各種可怕後果。

今天我們要從【新約】約翰福音廿章1.節來看第一個參墓者(朝墓者、探墓者)抹大拉馬利亞對我們有什麼教訓。

凡讀福音書的人都有一個同樣印象,就是彼得在  主耶穌的心目中是個得意的門徒。雖然彼得也曾受過   主耶穌責備,但這種責備對彼得而言就如長孫被疼他的祖父責備一樣,不但不難過,倒覺得痛快。

所以彼得理當比誰都更愛主。第一個去探看主的墳墓者應該是彼得,理由有二:
一、主  耶穌平日最器重他;
二、他剛於三天前三次不認主,雖然已經痛哭悔改了,此時更應該守在主的墳墓附近,等主復活時向祂認罪。

可是第一個去探看主墳的人並非彼得。既非彼得,該是約翰了,這是誰都會猜想得到的,因為約翰自認為  主耶穌最愛的門徒就是他。(參看【新約】約翰福音十三章23節,十九章26節)然而我們仍然失望了,第一個探主墓的他不是約翰。

彼得約翰就如   耶穌的左右手(一文一武,相得益彰),既都不是最貼近   耶穌的人,其他的人便更不必談了。那第一個探主墓的會是誰呢?據經上所載如下:「七日的第一日清早,天還黑的時候,抹大拉馬利亞到來墳墓那裡,看見石頭從墳墓挪開了。」

馬利亞無疑是第一個探主墓的人了。她的行為表現了什麼呢?

一、愛心。若無愛主之心,她是不會去探墓的。死了就算了,探墓有何用?有的人連對恩人探病都嫌麻煩,何況探墓呢!

二、信心。主曾預言祂死後三天要復活,但若非有信心的人絕不會去觀察其究竟的。

三、勇敢耶穌是被當權者處死的。祂的仇敵都是有財有勢的人,且墳墓又有兵丁把守著,天又未亮,叫一個大男人去都未必有此膽量,何況一個弱女子,竟敢走到墳墓前,真是談何容易呢!她的勇敢真是勝過男人百倍了。

這就是證實了【新約】約翰壹書四章 18節的話:「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因為懼怕裡含著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裡未得完全。」

為什麼抹大拉馬利亞這樣愛  耶穌呢?因為   主耶穌對她的恩赦甚大,使她有莫大的感激,如主對西門(長大痲瘋得治癒的富戶)說的:所以我告訴你,她許多的罪都赦免了,因為她的愛多。但那赦免少的,他的愛就少。路加福音七章47節)

又據路加福音八章2.節所記:「……內中有稱為抹大拉馬利亞,曾有七個鬼從她身上趕出來。」

七個鬼有兩種解釋:
一、七是完全數,七鬼附身的人必是無惡不作了,也就是說她是極壞的女人;
二、七也是淫亂的暗號,七鬼附身就是淫婦之別名。也許抹大拉馬利亞真的是這樣的一個女人呢。

她怎樣悔改求赦並蒙   主耶穌接納的經過就記在 路加福音七章裡。其中37~39節說:

「那城裡有一個女人,是個罪人,知道 耶穌在法利賽人家裡坐,就拿著盛香膏的玉瓶,站在  耶穌背後,挨著祂的腳哭,眼淚濕了耶穌的腳,就用自己的頭髮擦乾,又用嘴連連親祂的腳,把香膏抹上,請 耶穌的法利賽人看見這事,心裡說,這人若是先知,必知道摸他的是誰,是個怎樣的女人,乃是個罪人。」

「是個罪人」正符合蒙恩赦的條件,如【新約】提摩太前書一章15節首句說:「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更何況這個罪人  ── 壞女人已經真誠認罪悔改了。

豈不更蒙  神的憐愛麼?抹大拉馬利亞必牢牢記住  主耶穌此時所說的恩言:「你的罪赦免了!」「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回去罷!」所以她比十二使徒更愛主。

誰最能瞭解抹大拉馬利亞愛主的心情呢?就是保羅。因為他和馬利亞有同樣蒙恩赦的體驗,他曾說:「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然而我蒙了憐憫……」(參看【新約】提摩太前書一章15~16節)

又說:「我原是使徒中最小的,不配稱為使徒,因為我從前逼迫  神的教會。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  神的恩才成的。並且祂所賜我的恩,不是徒然的。我比眾使徒格外勞苦,這原不是我,乃是  神的恩典與我同在。」(【新約】哥林多前書十五章9.~10節)

我原本也是微不足道之輩,今天能成為  神的僕人,故時時刻刻感激  神對我的恩待,同時自責對聖工諸多虧欠,愧對  神的鴻恩,未能報答於萬一。

因為  神是把我從迷信鬼神、敬拜偶像、極貧窮、極困苦中的世俗家庭中救拔出來,所以我就是像保比眾使徒格外勞苦也是理所當然的。何況我沒有任何強於別人的表現,實在辜負主恩太多了。

【舊約】
詩篇一一六篇8.節說:「主阿,你救我的命,免了死亡;救我的眼,免了流淚;救我的腳,免了跌倒。」
這些話好像是詩人為我而寫的。所以我就以這節經文作為我每日的感恩禱告詞。

抹大拉馬利亞保羅比別人更愛主是有其理由的。正如我愛國(雖然不敢說勝於別人)也是有理由的:
一、我是道地的台灣人;
二、曾被外族統治,親自嘗過亡國痛苦滋味;
三、我曾遭受日本政府的宗教逼迫(被強迫膜拜日本偶像),而現正享受信教和傳教的自由;
四、我現在正享受著「民主法治」的好處(無論從那一個角度看,愛國都是理所當然的)

所以我愛國於情、於理、於法、於天(良心)都無不合,猶如抹大拉馬利亞之愛主是一樣的自然。願我們愛主更當如此。

抹大拉馬利亞愛主並非徒然,她不僅為第一個探墓者,更是第一個看見 主 耶穌從死裡復活並受命報告喜訊的人約翰福音廿章16~18節)誠為愛主者,主恆愛之。


...........................


順治皇「出家詩」

順治的「出家詩」與所羅門王的「傳道書」意味通似。人所見者僅為「日光之下」的一切,就難免生消極出世之念。

未曾生我誰是我   生我之時我是誰
長大成人方知我   合眼朦朧又是誰
來時糊塗去時迷   來去昏迷總不知
不如不來亦不去   亦無歡喜也無悲
免走鳥飛東復西   為人切莫用心機
世事如同三更夢   萬里乾坤一局棋
禹開九州湯伐夏   秦吞六國漢登基
古來多少英雄輩   南北山頭臥土泥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1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10年4月 Cairu、Ph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