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祖父做牧師、父親當長老,都不如自己信仰(或信用)好。       ........呂春長牧師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

我們說「耶穌是我的牧者」,是由於相信(承認)主耶穌自己的話說:我是好的牧人(約翰福音第十章11節)可是舊約時代大衛以其人生經歷即能感受到「耶利華是我的牧者」。可見其靈命之成熟真正值得我們欽仰。以下我們把詩篇廿二篇一節一節來分析其中的教訓。

第一節: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大衛沒有說:「亞伯拉罕是我的牧者。」或「摩西是我的牧者。」如果這樣的話,他必常遇缺乏。但是他以耶和華為牧者,便能永不缺乏。為什麼呢?因為祂是「我的  神」、「我的主」,又是「我的父」。 神有能力,主有權柄,父有慈愛,所以「我」不至缺乏是必然的。

和華是我的牧者(好像牧者),那麼我們就是羊了,我們的特性和處境正和羊一樣:一、羊軟弱,需要照顧;二、羊在野地,需要保護;三、羊會飢渴,需要供給。總之,我們不能沒有牧者。

第二節: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

草原和水泉是羊最大的需要,好牧者耶和華(耶穌)知道,也預備,且帶領祂的羊到青草地上和可安歇的水邊。這兩者都像徵美好的處境,也表示安全可靠。

第三節:祂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對軟弱無知的羊,無論順境逆境都有危險性,人類(信徒)何獨不然呢?因為前者(順境)能使人驕傲離棄 神,後者(逆境)則使人鋌而走險,做出不法之事。(參看箴言三十章 8至 9節)

躺臥、安歇固然很好,但必須隨時能甦醒,否則在危急時必遭禍害(如火警、竊盜等)。甦醒方可走路,昏昏欲睡者無論走路、開車都非常危險。天路客 ....基督徒的靈性若非甦醒(清醒)便無法走義路 ....生命的道路。

基督徒走義路不僅為自己生命,更為  神之聖名。我們都知道,好的兒女會顧惜父母的名,好的學生會顧惜師長的名。好的信徒會顧惜教會的名,好的百姓會顧惜國家的名。我們應像大衛,祈求  神自己的名引導教會、信徒走義路。

第四節: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禰與我同在。禰的杖,禰的竿,都安慰我。

環境是會隨時間而變化的,所謂「時過境遷」也。由青草地上、可安歇的水邊,一變而為死蔭的幽谷,何等強烈的對比!所以人(尤其基督徒)必須有居安思危的心理準備和迎戰苦難的覺悟。然而也不必對艱難險阻大驚小怪,理由有二:一、我們只是路過而已,並不永遠停留在那裡;二、有主同在,還有什麼克服不了的困境呢?

基督徒的人生中有兩種死蔭的幽谷:一、惡劣的環境,有時接二連三如走山線、宜蘭線、或花蓮線的火車過隧道一般;二、肉體死亡關。

這兩種我們都不必怕,因為前者是人生常有的過程,後者是人生必至的終站;前者可培養我們的信心和膽量,後者則送我們抵達所期望的永生。明乎,還有什麼可懼怕的呢?

消除懼怕的秘訣就是信靠與交託。「遭害」正是喪失信心與離棄 神的後果。「禰的杖,禰的竿」是指 神的照顧(現在)與應許(將來),這都是我們的安慰(力量)

在經過死蔭幽谷時,羊雖然看不見牧者同在的實感。我們在試煉逆境中, 神應許也如同牧者的杖竿,可以聽得到,也可感觸得到。

第五節:在我敵人面前,禰為我擺設筵席。禰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

這是描寫蒙 神帶領的人 ----- 基督徒的福份與勝利。神的兒女 ----- 基督徒在人世的野地不是無主的山羊,而是蒙聖靈印證、如同得牧者(主人)膏油作記號的綿羊。

雖然我們軟弱如同羊在豺狼群中,卻仍能誇勝。我們的處境儘管不佳 ----- 在敵人面前,可是我們並不恐怖戰慄,反而泰然自若,享受 神擺設的盛筵。

三十多年來台灣的處境正是如此,真該感謝  神的大恩。可是我們千萬不可糟蹋這滿溢的福杯(救恩),辜負主的恩待。記住主曾說的:「你們白白的得來,也要白白的捨去。」(馬太福音第十章 8節)

第六節: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世上任何東西 ----- 金銀財寶、地位權勢、健康美麗、親人朋友等都不能隨著我們到一生一世,往往是萍聚一時,轉眼成空,叫人徒增感嘆!在世上人所喜愛、所得意的人、事、物都一樣,總在人生過程中不知不覺地消逝而去,一刻都不停留。

敬畏 神的人所期望的乃是  神的恩惠慈愛隨著我們到老、到死、到天家(神的殿中)。至於青草地上、可安歇的水邊以及死蔭的幽谷都無非人生中短暫出現的過程,唯有耶和華的殿(  神的家)才是我們永遠的歸宿。

忠孝路教會陳長老曾在一次家庭禮拜後交誼談話中說到他作過的一個夢,並請大家推想  神使用什麼辦法來營救他。他說他夢見自己站在一座山上,周圍草木忽然起火燃燒,火勢甚為猛烈。情急之下沿著一條小徑狂奔而下,希望逃出大火之包圍。

不料小徑盡頭卻是一道滾燙的溪流,熱氣騰騰,萬難渡過,如何是好呢?在此危急萬分之時他唯有大聲呼求 神的拯救,神也果然救了他,而且其救法迅速、奇妙又完全。他要大家猜想,  神用什麼方法救他呢?

我們大家都紛紛發言,有的說  神從天上降下直昇機來,有的說  神降下傾盆大雨……等。陳長老都說不是,他說 神救他的妙法只是讓他從夢中醒過來(出現在另一個世界裡,參看啟示錄第廿一章第 1節)剛才一切驚險恐怖便成為無足輕重的過眼雲煙了。

陳長老的夢不由使我想起司可托的一句話,他說:「死並不是長眠,而是最後永久的醒覺。」別說是作夢,就是在我們人生中真的遇到困厄痛苦, 神的兒女也不必絕望。

當我們靈魂脫離肉體,醒覺在   神面前(殿中)時,世上一切苦處不管多大、多長、多厲害,便都如夢過去了。與永遠住在 神的殿比較之下真是微不足道也。

陳長老還見證說:「當從惡夢中醒過來時,那喜樂和慶幸感真是太美了,根本無法以言語形容呢!」

.................
 
▲神有時帶領我們經過死蔭的幽谷,好叫我們認識這道路,也懂得怎樣來帶領別人經過這幽谷而進入光明。我們想要得到安慰,使用我們所曾受到的安慰去安慰別人,我們擦乾了別人的眼淚,自己的眼淚也就止住了。   ........ 梅爾
 
.
...  編輯整理:2007-9月 phil、cair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