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我記得帶引呂春長信主的過程《黃武東》 澎湖伯事略整理 ( 378 )   
澎湖伯事略整理

黃武東撰 摘自《黃武東回憶錄》台灣出版社 1986年 p.96-99

按:黃武東牧師在台南神學校3年級的暑假受派去澎湖瓦硐教會,而於1930年3月畢業受派去澎湖瓦硐教會,任傳道師2年
至1932年3月底。
黃武東牧師云:(到瓦硐)我最感欣慰的是,在主日學學生中,後來有二人許益超呂春長就讀神學院,成為傳教者;
而特別記得帶引呂春長信主的過程。


本文開始:

我們到瓦硐以後,內人在婦女工作方面,積極教導會友編織毛衣,後來有些婦女便以此為副業,對家庭經濟的改善不無小補。

另外,我最感欣慰的是,在主日學學生中,後來有二人到學院就讀,成為傳教者:一位是許益超先生,惜已過世;另一位是呂春長牧師。

我第一次到瓦硐(神學校三年級暑假)時,呂春長也到主日學來上課,他口才很好,文才也好,是許秀才私塾的高才生。當時他主要是存著一種好奇心而來,心中並不相信上帝,常愛引經據典和我辯論。

次年,我派駐瓦硐,他也常來,但仍存懷疑的態度。

據說有一次,他和其他主日學的學生打賭,比賽關帝爺和上帝誰的「法力」大。
他提議一個辦法,雙方同時在關帝廟和教會門口種植木麻黃,那一邊的長得快,就表示那一邊靈,如果上帝「獲勝」,那他就改信  耶穌

那時日本政府為鼓勵造防風林,在本村有林麻黃的苗圃可由園丁索取,我看到主日學學生們熱心栽植木麻黃,雖覺得奇怪,但因是好事,也就不去過問。

幾天後,教會門口的木麻黃全枯死了,關帝廟前的卻長得很好。
原來呂春長每天晚上都去巡視他在關帝廟前栽的木麻黃,同時又偷偷跑來教會門口揠苗。

此事不久,他真心歸順上帝後,大家才得悉木麻黃枯死的原因。

又過不久,一個禮拜天,春長的父親呂石頭先生自灣退休回鄉,聽說春長信「番仔教」,正在教會裡做禮拜,怒氣沖沖的自家中趕到禮拜堂。

那時,教會會友正在做禮拜,春長也在裡面。
我老遠見到一個陌生人來勢凶凶的向教會衝進來,心中正在納悶,他已走到春長身邊,抓著他的衣領,一把拖出禮拜堂,帶到隔著一條水溝,離教會不遠的關廟裡,一面痛打,一面強迫他向關帝爺下跪,表示道歉之意。
黨仔春長的小名)事後說,他當時不哭也不反抗,下跪時心中不斷祈禱說:「主阿,我是跪你,不是跪關帝爺。」
此後,他的父親即不准他再到教會。他偶而會託朋友遞個字條向我報平安。

一天,他又托人送來一信,說他不久要到台灣北港附近的烏松村一家醫院做藥局生,可惜他無法親自到教會向我告別。

我打聽他的船期,臨別那天到碼頭送他,勉勵他到台灣後堅心信道,上帝必不虧待他。

大約一個月後,石頭先生突然來找我,很客氣的和我說,黨仔來了一封信,但他寫那種豆菜芽仔字(指羅馬字)他看不懂,請我讀給他聽。
我領會黨仔的用心良苦,內心頗受感動。
我心中認為春長故意用羅馬字,就是希望父親拿來給我看,好讓其父親與我有個見面的機會,也許我會就他信中的話語順水推舟勸勉父親信主。
他這封信附了一張郵局的匯票。
我還記得信的內容大意是說,他頭一次領了薪水,但他不像一些澎湖子弟,領了薪水便拿去賭博吃喝,是因為他信  耶穌
他只留少數零用,其餘全數寄回,以表孝心。
這是  耶穌教的力量,帶引他向上。

他說,  耶穌教並非如世人說,教人大不孝,十條誡第五條就是叫人要孝敬父母,耶穌本身也是孝子…,希望他父親有機會也來聽福音。

石頭兄邊聽我唸,一邊感動得眼淚直流,此後他果然來信主,任教會執事。
春長的母親和弟弟也來,其弟後來在高雄教會任長老。

台南神學校自我畢業後即修訂入學資格,規定中學畢業始准報考。
黃俟命牧師為培養澎湖傳道人才,建議放寬澎湖考生的學歷限制,獲得採納,但畢業後應回去澎湖傳道。

根據這次放寬辦法,除春長許益超二人,還有王興武夏禹許贊育等,均得以就讀神學校。

春長曾任大社、大肚台中市忠孝路教會牧師,終戰後自願到監獄去傳道,受到歡迎,受刑人中改宗信主者有之,大家都稱他謂「澎湖伯」。自一九八O年起,他收集整理歷年講章,編成「澎湖伯講道集」,自一九八四年七月,已印行至第十集。

他由忠孝路教會退休後,會友感於他的貢獻,聘請他為「名譽牧師」,仍支全薪禮遇之。
 
 
  
   
  
..............  黃武東回憶錄  作者:黃武東牧師 .............. 
 

原文著作時間: 1984年 左右  ---- 打字、整理、編輯 ----- 2014年 2月 Cairu、Phil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3人線上 (3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