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追隨(一) 澎湖伯講道集8 ( 410 )   
澎湖伯講道集8

以下從舊約聖經來看「追隨」一語對我們的教訓。
【舊約】申命記廿八章2.節:
「你若從耶和華你   神的話,這以下的福必追隨你,臨到你身上。」
追隨就是跟隨在後面身旁,貼近不離的意思。
申命記廿八章可分作兩段。從 1~14節表明遵行誡命必蒙福祉;15~68節則警告違逆主言必受重禍。

本節說到人若聽從  耶和華的話必有福音追隨之,這是   神對選民的應許。

求福是世人共同的願望,尤其我們華人。
那麼華人所指的福是什麼呢?就是人事齊全,亦即人間一切的好處都謂之福。

福是禍之反,可是禍福卻又是鄰居,又像孿生兄弟,往往使人難以分辨何為禍,何為福。
所以有「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話,又有所謂「禍福倚伏」,即禍福相因而至的意思。

國人從悠久的歷史經驗知道禍福都與上天(神)有關,又有「禍從天上來」「福從天上降」的話。
國人把「福」字倒着貼,不無此意。

基督徒相信唯有真神能降福與降禍,人與偶像絕沒有此能力與權柄。
神是賜福和降禍的主宰,然而祂賜福或裔並非隨興所至,任意妄為,更不是任憑人去碰運氣,而是憑祂的公義和慈愛施行的。

所以【舊約】約書亞記廿四章20節說:
「你們若離棄  耶和華去事奉外邦神,  耶和華在降福之後,必轉而降禍與你們,把你們滅絕。」
這與申命記廿八章2.節說的:「你若聽從耶和華你神的話,這以下的福必追隨你,臨到你身上。」完全相反。

以上這兩節後果不同的經文否定了「禍福無門」的說法。
因此我們不求「福相」與「福地」,卻要力求走福路 ------- 聽從   神的話。
如此   神所應許諸般的福就必追隨我們,臨到我們身上。

所以我們要不斷注意並警惕,看追隨我們的是禍還是福。
所謂「樂極生悲」便是警告那些得意忘形,尤其是在罪中享歡樂而不知跟着帍來的危險的人。

我們雖然不是相士,可是仍能預知許多人的結果。
因為看他們現在走在什麼路上,便可知道追隨他的是禍還是福,是悲還是喜,是生還是死。
也就是從人之所行可看出他將會遭遇惡疾、慘死、離婚、破產、坐牢、被人唾棄或兒孫敗壞等境況。

申命記廿八章15節:
「你不聽從耶和華你神的話,不謹守遵行祂的一切誡命律例,
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這以下的咒詛都必追隨你,臨到你身上。」


這裡所謂咒詛也就是災禍之意。   神將福與禍擺在選民面前,任憑他們選擇。
所以可以說:「禍福有門,唯人自選。」不可歸咎於命運。

許多人的不幸和痛苦並非出於   神,卻是由於自己的罪孽所造成的。
此種情形顯然迥異於約瑟約伯所遭遇的。
所以基督徒在苦難中要反省,這災難是從那裡來的:是   神的美意要磨練我成為祂合用的器皿呢?
還是我不聽從祂的話,不謹守遵行祂的一切誡命律例而追隨我來的咒詛呢?

腫瘤有良性和惡性之別,苦難同樣也有良性(神的美意)及惡性(神的咒詛)的分別。
基督徒不必怕壞人的咒詛,卻要怕   神的咒詛和好人的咒詛(好人本不會咒詛人,除非你罪大惡極,惹動他的義怒)

「追隨」有不肯放過的意思,所以被咒詛追隨的終必有災禍臨身。
申命記廿八章15節所說的「以下的咒詛」是指16~68節所記載的各項不幸。

例如16~19節:
「你在城裡必受咒詛,在田間也受咒詛。你的筐子和你的搏麵盆都必受咒詛。
你身所生的、地所產的,以及牛犢、羊羔,都必受咒詛。你出也受咒詛,入也受咒詛。」

可知受   神咒詛的人,豈止禍不單行,簡直百禍交集啊!

不過【舊約】詩篇卅四篇19節首句說:「義人多有苦難」,所以我們不可隨便指人所遭受的苦難為   神的咒詛,一個長成的基督徒知道,苦難未必是   神的咒詛,平安也未必是   神的祝福。
然而我們卻可確信,遵行神命必蒙福祉(有福追隨),違逆主命必蒙災禍(咒詛追隨)的事實,因為這是   神的應許和警告。

【舊約】約伯記廿三章11節:「我卻追隨祂步履,我謹守祂的道,並不偏離。」

倘若我們像約伯這樣自證,必被人譏為靈性驗傲。
但是約伯這樣說,誰也不敢批評他不對,因為他的行為曾經得到   神的稱讚,如約伯記一章8.節:
「耶和華問撒但說,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  神,遠離惡事。」

可見約伯的善行是有目共睹、有口皆碑的,又有   神親自為他見證。
誰知如此義人卻遭到世上罕有的慘禍,如同申命記廿八章15所記載那不聽從   神的話,不謹守祂誡命的人終被追隨他的咒詛捉住一般。

約伯所以會說:「我腳追隨祂的步履,我謹守祂的道,並不偏離」這些話,是為答覆朋友們無情圍攻的申辯,並非無緣無故的誇口。而且他說的確是真話,這總比虛矯做作、假意謙卑好得多。

保羅在他的書信中也有類似約伯的口氣,如【新約】哥林多後書十一章5.~6.節他說:
「但我想我一點不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我的言語雖然粗俗,我的知識卻不粗俗。
這是我們在凡事上向你們眾人顯明出來的。」

在22~23節他又說:
「他們是希伯來人麼,我也是。他們是以色列人麼,我也是。
他們是亞伯拉罕的後裔麼。我也是。他們是基督的僕人麼,(我說句狂話)我更是。」

這話雖出於賭氣,然而卻都是真的。

所以我對約伯的自證:「我腳追隨祂的步履,我謹守祂的道,並不偏離。」並不以為怪。
古今敢這樣說的人到底有多少呢?
這話不能視為自誇,乃做為   神的兒女當然應有的見證。

約伯之追隨   神的步履,與 保羅效法基督的意義相同哥林多前書十章1.節)
但願今日的基督徒可以如同約伯向人說:「我腳追隨主的步履,我謹守   神的道,並不偏離」而無愧!


.........................................................................................
 
摘文:上帝的軛

一個主日學教師讀了這一段經文:「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
之後,就問她的主日學生說,「你們誰知道『軛』的意思?」

一個六歲的女孩子舉手。「那是放在動物頸子上的東西啊。」她說。
「那麼上帝的軛是什麼意思呢?」           
沒有人回答。過了好一會兒,那個女孩子又舉手了。

「那是上帝的膀臂環繞在我們的肩膀上啊!」

                                                         ............................... 巴里

 
.........................................................................................
  
 
..............  澎湖伯講道集   第八冊   作者:呂春長牧師 ..............

 

原文著作時間: 1980年左右  ---- 打字、整理、編輯 ----- 2013年 7月 Cairu、Phil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2人線上 (2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