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澎湖伯的見證 澎湖伯講道集13 ( 586 )   
澎湖伯講道集13

信  耶穌的好處是說不完、數不盡的。
可惜許多人不知道,以為信  耶穌可有可無;有既不會增加什麼,無也不會減少什麼。
信教自由,何必苦苦相勸呢?甚至有人譏笑
信  耶穌的人是傻瓜,是作繭自縛,是活馬被拴上死柱,是不懂人生「及時享樂」的真諦。因此有些男人跟著太太信  耶穌之後,便被人嘲笑為懼內大王了。

感謝  神,我十六歲就信了   耶穌。我生長在拜偶像的家庭,什麼  神都拜。
鬼神、邪神、無主家神無所不拜。唯有真神不曉得拜。
原來我的家鄉 ------- 澎湖風氣閉塞,人民既迷信又固執。
儘管村裡有少數姓人家信  耶穌蒙  神賜福,培養出當醫生及當教師的子弟,而其他姓氏則仍然偶像,只培養出一些「仙」字號人物,如嫖仙、醉仙、煙仙、賭仙、鐵齒仙(強辯到底)和膨風(誇大狂) ...... 等等。
澎湖的環境既然如此,所以當我信  耶穌(五十六年前)那時候所受的逼迫和苦楚真是一言難盡。

當時全村的人很反對,有的咒,有的罵(用「三字經」),有的指摘,有的責備。
我簡直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他們視我為大逆不道,觸犯天條。
村人終日三五成群,議論紛紛:有人主張把我教訓,有人主張一定要修理我,甚至有人大喊應該處死,甚至還說,像這樣的孩子要是他活著,不要也罷。(尤其遷怒於當時村中的傳道者黃武東先生)

說來真好笑,在小小的村裡,大家竟為我一個人信  耶穌而掀起這麼大的風波,甚至還牽連到我父親身上去,說:他教子無方,才讓我被邪神所附著、或被人誘惑。
真是可謂群情激憤,差點要把我拖出來五馬分屍才甘心哩!

綜合當日人們對我信  耶穌的態度,可以分為以下十種:


一、為我而惋惜

他們因我信  耶穌而大失所望,說;「可惜,這個孩子!」
言下之意好像我不信  耶穌,便會成為一個了不起的人物,前途無量。
但是,如今信  耶穌,一切便都完了、空了、烏有了、無效了、枉費了!
鄰居的嬸婆,甚至把我形容為「臭人」 ----- 臭氣四溢、人人憎嫌,莫不掩鼻而過,當然沒有人敢與我接近了。


二、以我為愚昧

【舊約】約伯記廿八章28節:「敬畏主就是智慧,遠離惡便是聰明。」我年幼的時候,能在村裡一大群青少年中脫穎而出,曉得歸向真神、信救主,確實不簡單。
本是一件大可慶慰之事,大家應該對我加以鼓勵或獎賞才對。
不料他們反而對我交相指責、辱罵、咒詛,且激動家父嚴予管教,說:「一個孩子傻到這個地步,還有什麼用呢?」


三、視我為廢人

我生來雖非挺英俊或像一表人才,可是總算五管無缺、身心正常。
然而又為信  耶穌,便被村人棄絕,看得卑賊不堪、一文不值,說:「不要理那個廢人!」
別人可能殘而不廢,而我卻是不殘而廢,難怪我的祖母多次淚聲俱下、悲不可抑說:
「家用長子,國用大臣。家門不幸,長孫卻變成廢人了!」
她曾數次對我說:「祖母願意向你下跪,只求你放棄  耶穌,其他全部都聽從你!」我那時回答他說:「祖母啊!我也要跪下求你。只要讓我信  耶穌,其他的事情我都願意服你!」
祖孫之間互相討價還價。結果我還是找不到其中有何讓步妥協之路。
我真不願意用這種態度來對待愛我如命的祖母,可是  耶穌的確是人類唯一的生命、真理和道路,我又怎能放棄呢?


四、說:像我更糟
有不少的人見我一心一意堅決信  耶穌,再也沒有希望回心轉意,就很擔憂他們的兒子也來學我,便對他們的兒子警告說:「你們若像某人便糟了(無可救藥,下場必慘之意)!」
其實像我這樣有什麼不好呢?
現在他們中間有許多人不是都說我很不錯嗎?
(在我信  耶穌以前反而不如現在好哩)

我有自知之明,深知先天遺傳不良,後天教養不善,天性軟弱敗壞,脾氣敗壞、暴躁,智能低劣。
既無一技之長,又幾乎集心性每種敗德於一身,正如我的祖母對我失望之餘所說的話:
「好種不傳,歹種不斷;那種蛇就生那種蛋。」
我的確是三代祖傳的純種壞人,聖經說:「壞樹不能結好果子。」【新約】馬太福音七章18節)
確實一點也不錯。然而我卻有幸接上「救主  耶穌」而成為新品種了。(參看【新約】哥林多後書五章17節)
【舊約】詩篇一一六篇8.~9.節:
「主啊,祢救我的命,免了死亡;救我的眼,免了流淚;
救我的腳,免了跌倒;我要在耶和華面前,行活人之路。」

感謝  神,這四樣在  耶穌的恩之下我都得到了。

記得廿多年前,家父古稀壽慶之時,我和舍弟春榮兩家合計十二人都回鄉去祝壽,並設筵款待親友,為主作「行教」的見證。那時候家鄉的父老多在背後稱讚我,並勉勵他們的兒孫向我看齊,效法我不嫖、賭、飲,且能孝敬父母。
我聽完,不禁回憶從前我因信  耶穌被人唾棄,視為廢人,告誡兒孫千萬不可學我的樣式,如今他們竟然一百八十度轉變過來,叮囑兒孫要向我看齊。使我一時熱淚盈眶,滿心感謝  神。
我的孩子們還頗為驚訝,不明白他們的爸爸為什麼受人稱讚,反而流淚不己哩!


五、視我為怪人

許多人莫名其妙,無法了解我為什麼信  耶穌
當時教會既無發放救濟品,更沒有什麼吸引青少年的康樂活動,或免費教授英文等等。
那時候我的身體也很健壯,絕不會因為有病才到教會去求施療或求神蹟。
所以他們竭力尋求我為何要信  耶穌的答案,但是始終莫名其妙,因此,他們只好以「奇怪」為結論。
其實他們是少見多怪,信耶穌、事奉真神,如兒女之孝順父母,是天經地義之事,一點都不奇怪。
倒是不認父母、認賊作父者才是大怪特怪哩!


六、說我祖先沒有積德

說來真可憐!我信  耶穌不僅自己受辱罵,而且還禍及祖先,使他們被指為沒有積德,才出了這種子孫。
他們殊不知我信  耶穌,立志行道,乃是一件耀祖榮宗之事。
先祖在天有靈,必為子孫頭腦聰明、曉得棄邪歸正、絕假從真而大大地慶幸。
所以明智的父母,見兒女信  耶穌,不但不可阻止、反對,反而要鼓勵、獎勉,甚至父母要率先示範才對!


七、同情我的厄運

村裡有一些心較軟的人,沒有參加指責與攻擊,而善意來安慰我的祖母和母親,說:
「這是一種厄運,不必過份悲傷。仙人打鼓尚且會出錯,何況這孩子才十五、六歲,一時不加深思,走錯了路(指信 耶穌,相信慢慢就會好了(指離開教會,不再信主)。」
他們並且列舉一些信耶穌半途而廢的人為例證,來勸慰我的家人。

他們認為我信  耶穌,如同羅患一種疾病,只要經過一些時間,便會自然康復。
等這些人走後,我坦率地告訴我的祖母說:
「我一定不會好(康復)了。因為我信  耶穌,不像不幸生病,乃是三生有幸的福氣。
如果我好了(指放棄信  耶穌,我就必像我父親、祖父一樣放蕩,叫這家庭永遠落在貧窮困苦中。」
可惜這些話我的祖母聽不懂,也聽不進去,她還是說:「我們從不做虧心事,你一定會好起來的。」


八、說我患了精神病

有人發現我信  耶穌以後,生活好像有些異常,其實我生活很正常的時候,反而被視為異常。
因為我朋友不再和我來往,所以我只好獨來獨往。
有時候背誦經文 ,口中唸唸有詞,便被誤會為自言自語、舉止奇怪,顯然頭腦有問題 ----- 精神病。
想不到連家母也承認有此可能,因為她對我三餐前的謝飯和早起晚睡的禱告也都覺得怪怪的。

有一次我在海灘上跟一群婦女拾小螺螄為佐餐之用,我一時想起主的愛,便大聲唱:
「什麼能洗我心情,只靠主  耶穌的寶血;什麼能醫我心症,只靠主  耶穌的寶血!」

大家都以為我的精神病真的發作了,於是競相快跑進村,報告我的母親知道,害得家母為我傷心不已。
幸虧當時家貧,澎湖也沒有什麼精神醫院,不然的話,我必被強迫送去電療,或者關到精神醫院裡面去。
回想當時,真是心有餘悸呢!


九、以為我沖犯邪魔

我的祖母堅信  耶穌是不由自主,是邪魔附路(如格拉森人,所以不許家父過我施刑或攔阻,為恐人鬼交相煎迫會害死我。所以她主張要能制伏惡鬼的大神求助,於是他的雙手日夜為我燒香,跪求神明我脫離魔掌,並折願答應如果我好了以後,要獻上各種酬謝重禮。

不但如此,她還不惜家貧如洗,舉債延請法師來為我唸咒、作法、驅邪。
我記得他們唸的咒語是這樣的:
「南海佛祖坐落在珠閩,善才龍女兩旁隨陀帽,口中唸阿彌陀。
人人朝拜南海岸,南海佛祖普陀山。手舉一把七星劍,真書戰策避妖邪。
上山斬妖精,下海暫蛟龍。趘!」
(實在不倫不類,只可欺騙三歲的小孫子罷了!)

鄉下人怎麼知道「鬼鬼相護,不能靠鬼以趕鬼。」的道理呢?
何況我信主  耶穌,魔鬼早就望風逃光了(參看【新約】約翰壹書三章8.節)
其結果只是讓法師的荷包填飽鈔票而已。因此我的祖母不得不再向家裡的祖先牌位恐嚇,說:
「如果你們不顯靈,把這孩子從耶穌的手中搶回來,日後你們逢年過節就沒有子孫可以祭祀,非變成餓鬼不可,所以你們……」
萬分感謝  神,使我在此種險惡的境況下,仍然蒙主保守,沒有放棄  神的救恩。


十、鼓勵我擇善固執

記得在非基督徒中竟有兩個人曉得我為真道受苦,常常來安慰我,並鼓勵我要擇善固執,從善如流。
他們引用孔子的話:「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他們認為我信  耶穌是理信的抉擇,絕非莾撞盲從。
他們好像尼哥底母一樣,不敢公然信主,可是對我為真道遭受逼迫,頗表同情。
(其中的一位是教師,在光復後他也信主了)


在以上十種人中,教會最歡迎的人,不用說當然是最後這一種。
他們的態度很客觀,主張「是道則進,非道則退。」不盲從附和,也不濫施掛斥攻擊。
他們很想知道信  耶穌到底有什麼好處,基督徒對這些慕道友,應該樂於接觸、交往,並親切答覆他們的各種疑問與質詢,如【新約】彼得前書三章15節說:
「只要心裡尊重主基督為聖,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就要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
西諺有云:「善意的討論是知識的交換,惡意的爭辯是愚昧的感覽。」
所以基督徒要以愛心、耐心向人證明、辯白真理。

感謝神!幫助我不畏懼任何迫害苦難,忍耐到底。
終於經過五年以後,胞弟春榮(曾任高雄新興教會長老)信主,九年後,家母也信主。
廿年後,連把我從禮拜堂拖出來痛打一頓,且深恨聖道的家父也都來信主了。
如今全家歸主、全家得救的應許便在我家實現。
感謝主,讚美主,一切的榮耀都歸於父神!

..............................
 
【編按】:呂春長牧師,1914年5月9日生於澎湖,父親呂石頭;16歲信了   耶穌,1932年10月30日由楊招義牧師領洗。

...................................................................................................


摘文:
美國西維幾尼亞
某次發生了礦場慘劇,不少礦工被活埋了。其中有一個名叫查芬.祖斯。
當逃生的希望完全幻滅了,他在那黑暗又潮濕的地穴裡,找到了一小張破紙,寫下幾個字與妻子道別:

「你不知道我多麼愛你的。好好地照顧我們的兒女們,教導他們事奉我們的主。」查芬.祖斯留下最豐富的產業 ------- 愛與信。

...................................................................................
  

 
..............  澎湖伯講道集   第十三冊   作者:呂春長牧師 ..............
 
原文著作時間: 1980年左右  ---- 打字、整理、編輯 ----- 2012年12月 Cairu、Phil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1人線上 (1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