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同負一軛之感言 澎湖伯講道集11 ( 535 )   
澎湖伯講道集11

保羅說:「凡事謝恩。」
所以我們應該為今天張牧師的就任而感謝主。同時也感謝中委派員(特會員)前來主持典禮。
求主同在,並聖化、悅納我們一切所行的。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中比我們忠孝路教會更大的教會(無論就信徒戶數、或聚會人數比較)比比皆是(至少有數十間),然而聘有兩牧的卻寥寥無幾,是何以故呢?

當然不是為經濟上的原因。
最主要乃是「天無二日,民無二君」的顧慮,而且證諸以往的經驗,也顯明教會不可有二牧。
所以有不少人便為我們兩牧同負一軛而擔憂,說:「難道忠孝路教會能突破(兩牧難睦)這一關媽?」我們切不可視人家善意的關懷為多餘的杞憂,更不可誇口說我忠孝路教會有自信可以例外。我們倒應該承認一會二牧確為冒險之嘗試,也是至為嚴重的挑戰和考驗。

張牧師和我是認識未久,關係尋常的同工,既非族親鄉鄰,也非同學故舊,更無同好之樂、結拜(換帖)之誼。按照常情推斷,一老一壯,勉強共事,凶多吉少,不久恐將勢同水火,說不定教會也會因此而分裂呢。

為我們擔心的人絕非心存幸災樂禍,而實出於愛心的關懷。
老朽對這些人深表謝忱,並懇盼為我們代禱。老朽和張牧師暨教會全體更當小心儆醒。

如果意料中的事(不是萬一)發生了,也不足為奇,卻可再一次證明人性軟弱,以及忠孝路教會之無法例外。然而主內同工要是不能合作,畢竟不是好的見證,所以還是求主憐憫,保全祂自己的教會。

兩牧同負一軛的困難,老朽所見所聞比誰都多。
難怪許多同工不解,何以我們敢作沒有成功把握的冒險嘗試。
有人問我,對此有無仔細思量,如張牧師能否與我同心,及彼此性格是否相同等等。
說實在的,對這些我並沒有考慮那麼多,而且同心不同心與性格相同不相同也未必即可斷定其好壞。例如我和內人的性格頗有不同,在許多事上也常有不同心之時(甚至鬧意見),可是我們還是一對恩愛的老夫妻;相反的,我曾看過不少同工夫婦在凡事上無不同心,性格又極相似,而在牧會生涯中卻落得無路可走。
因此我心目中所希望的同工,只要以無虧的良心擺上在主面前的人就是理想的人選了。

再說,張牧師雖然位居副牧,我絕不會(也不敢)強要凡事跟我同心,走同一路線。
故此在他到任之日,我即以拙著「公義的信息」請他再度閱讀,藉以更加了解我的為人。
我告訴他說:「您可用絕對客觀的態度立場查看我對聖經的解釋、事理的看法,以及對教會的所願所求有什麼錯誤,不當或離經叛道,不符合傳道人體統處,悉數不客氣地指出來。如果真有悖謬聖經真理,我必認罪悔改,並公開道歉,與眾教會和眾同工在善事上同心合作(我平素就欽佩大衛勇敢的認罪悔罪,過於拿單勇敢的指責人犯罪。)

我想張牧師跟我同工,並無困難,因他所具各項條件均勝過我多多。
而且為   神做工,根本不可彼此相,最重要的是各盡其職。
誰都知道,我為人坦率豪放、性情急躁、心直口快、容易激動、沒有心機,猶如無毒的蟒蛇。加以出身低微、才疏學淺,僅就其開口便說「我祖母如此說……」
可知其所職之有限,忝為教界一老兵,與所謂「國際聞名的宗教領袖」不啻天壤之別。
其差強人意,略有可取者厥唯愚誠一片而已。然而也正因頑固不通人情,連明哲保身之道也不懂,才有今日不為人喜,孑然孤立之景況。

由此觀之,與我同工者大吾不必憂慮有什麼不及我而感受壓力甚至畏縮,反之,只要稍為施展其恩賜才華,便足可後來居上了。而正也是老朽的期待和教會願望之所在呢!
施洗約翰不是為「祂必興旺,我必衰微」而欣慰嗎?【新約】約翰福音三章30節)

本月七日上午在座同工中有一位打電話向我求證一件事,就是他聽見某人說:
呂牧師牧會成功(這點我不敢承認)的妙策,能駐堂二十年以上的秘訣即每星期必有一次以上分別拜訪每一位長執,跟他攀交情(建立感情)。」
他問我這事是否真實?
言外之意似乎指我的牧會要訣端在恭維奉承長執,善拍馬屁,討他們的歡心而已。
事實是否如此,可問本會長執便知,毋需我置辯。不過我覺得傳揚這話的人,不僅對老朽有認識不足(看法有錯)之處,更且對本會長執也有輕侮之嫌呢。

我固然沒有像他們所想像的,每星期從不間斷的登門拜候長執,向他們致敬,宣誓效忠(如為教會利益縱使擁護不義也在所不辭)。然而話又說回來,設若有一位牧師(同工)每星期至少有一分別到各長執家裡去造就他們的信心和品德,並和他們出去探訪附近信徒或慕道友,同心為會友禱告,共策教會復興事宜,也未嘗不是一件值得讚揚、師法的美事啊!

基督徒,尤其傳道人當然不可故意製造敵人,倒要盡量包容,與人和睦合作,如【新約】羅馬書十二章18節說:「若是能行,總要盡力與眾人和睦。」不過「能行」這兩字卻表示有其條件和範圍,所以如為著真理與純正的信心,我們則不能隨便妥協求和矣!

希望張牧師在看見我的言行有違聖經真理時,儘可像 保羅不客氣指責前輩一樣指責我,如【新約】加拉太書二章11節記載:「後來磯法到了安提阿,因他有可責之處,我就當面抵擋他。」
張牧師倘若看見老朽像掃羅遠離   神且被   神離棄了,又拒不採納諫言,請不必像大衛寬待  掃羅一樣寬待我。為挽救教會之故,應儘速聯合長執信徒把我驅除。
我這話是在   神面前說的,大家(人)也都聽見了。


至於在名義上教會雖有主牧、副牧之分,這只是長幼之序,先後之別與教會行政上、牧會上的一種規制罷了。所以主牧不能自傲,副牧也不必自卑,彼此同是神的僕婢,神是不會偏待人的。
我們同工,同負一軛,您宜敬老,我則尊賢;
您不可欺老,我也不可妒賢。求主憐憫我們的軟弱,保守祂自己的教會。

此時我也呼籲全體長執信徒遵守你們對我的諾言:「要敬重新的張牧師如同敬重舊的呂牧師一樣。」

最後讓我告訴大家,我之以被見為愚蠢、不識時務,以致自討沒趣,造成「老者遠、少者離」的原因,乃為認同 保羅加拉太書一章10節所說:
「我現在是要得人的心呢?還是要得   神的心呢?
我豈是討人的喜歡麼?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
我誠摯盼望張牧師也跟我一樣認同 保羅的這些話,因為唯有同樣要討韴喜歡,兩人方得以同負一軛而相安無事也。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廿七日
 
---------------------------------------------------------------------------------------------------
 
【編按】(2012年11月22日): 後來仍舊發生呂牧師所顧慮的事,引爆點還是「十字園事件」。由於呂牧師非常固執於「這是應當指責的事,且是  神所不喜悅的事、有損教會應有的公義 ......」,堅持教會的立場 .....。最後仍舊意見紛歧不歡而散 ........ 當時編者仍是懵懂的少年,所知有限.....。但時至今日,事過境遷,已藉中年,經生活及信仰的歷練,最叫我懷念的仍舊是呂牧師為了教會的聖潔所打的那一場仗。
   
---------------------------------------------------------------------------------------------------
.........................................................

△人們唯一不喜歡謡言的時候,就是當別人拿自己當作謠言的資料的時候。

△與謡言相較,洪水、烈火或利劍是為害較小的事物。

.........................................................
 
..............  澎湖伯講道集   第十一冊   作者:呂春長牧師 ..............
 
原文著作時間: 1983年11月27日  ---- 打字、整理、編輯 ----- 2012年11月 Cairu、Phil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3人線上 (3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