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鄧基鴻先生略歷 澎湖伯講道集10 ( 1026 )   
澎湖伯講道集10

老極今年七十歲,此時站在這裡稱基鴻君為故人,述說他生前的略歷,心情十分沈痛。巴不得這只是一夢,駜然醒來,看見基鴻君好端端、活生生地在我們當中,不知有多好!
但他已去世,此時為他舉行的告別禮拜卻是不可改變的事實。
儘管我們當中沒有一個人願意接受這事實,但事實卻冷酷無情地讓我們不能不接受。
不錯,經上明言:「死是眾人的結局。」【舊約】傳道書七章2.節)「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新約】希伯來書九章27節)

聖詩二三三首2.~3.節也說:
「老人衰弱氣將斷,過往(死亡)時刻難打算(預測)
好像鳥隻緊緊(快速)飛,溪水流落直直(一直)過。
少年勇健無疑悟(料想不到),較早老人會歸土。」
我們都知道,甚至自己也有心理準備,到了一天總會死去,只是不知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因何事致死而已。死對世人不僅普遍,且是必然的,所以在理論上不必驚訝;既非意外,也無須過度哀傷。
可是,話儘管這樣說,當臨到我們的骨肉至親或比我們年輕有用者時(如今天的基鴻君)仍然使我們非常惋惜,哀痛不已,甚至心如刀割一樣。

(九)月七日週中禮拜前,我把黃東識牧師因車禍去世的消息告訴洪萬成牧師娘,她回答知道了,接著還說:「要告訴你一件更令人傷心的事,就是周憫長老的兒子基鴻死了!」
這消息對我簡直是晴天霹靂,把我整個人都嚇呆了。
因為周憫長老是我所敬愛的長老,多年來同為基督教兒童福穌基金會的董事,基鴻君又是我所賞識的好青年,他平日也頗為敬重我。以這個不幸事令我十分悲痛,一時也想不出要如何給周憫長老安慰。
只有先在禱告會中報告主內兄姊知道,讓大家一致代禱、互擔憂傷、望主施恩賜慰。

記得早年謝緯牧師因車禍喪生(時年五十五歲),我也無法解釋義人何以慘死,唯有心裡深處存著:「 神做事, 神必負責」這一句話,今日我同樣以此勸勉大家(不僅是周憫長老)
須知信仰的最境界就是順服 ── 沒有條件的順從  神。

基鴻君於一九三O年七月廿四日(五十四年前)出生在台中市柳原教會後面的老家(曾為靈光診所、穎川醫院所在地)
廿一歲時(一九五O年十二月十七日)柳原教會受洗入教。
其祖母和母親都是敬神愛人的基督徒,因此家裡也常成為神僕人的招待所,與照顧教會青年的大本營(今天在座的黃克立先生就是曾受照顧的青年之一,他此次專程由日本返台參加葬禮,並一再流淚哭泣,可見他對周憫長老母敬愛之深切)基鴻君也就是在如此信仰良好的環境中長大的。

基鴻君於台中一中畢業,通過留學考試,於廿二歲前往美國南加州大學深造後,以優異成績獲得商學士學位,進入加州美國銀行工作。二年後再轉往法國,攻讀法國文學

廿九歲時返國,應孫雅各牧師(台灣神學院長)夫人孫理蓮女士之聘,在基督教芥菜種會協助社會慈善工作,照顧設在台北市郊的幾所孤兒院,並處理中美兩地的行政事敄。
時間雖不很長,其認真的工作精神和正直可靠的個性都深得師母的讚賞,
一再向我稱道佛蘭克(他英文名字)的可取處。在此期間,由於他善作中美橋樑,使得救濟物資源源由美運來,讓當時的孤寡、殘困大眾受惠不淺。

過了一年多,國內大企業家辜振甫先生看重他的才華,聘他參與籌組台灣證券交易所的工作。
他盡傾所學、發揮所長,努力策劃,為我國的證券事業奠下良好的基礎。

同時,他在台北市中山長老教會與志同道合、深深相愛的郭貴美小姐結婚。
小姐係台南縣麻豆鎮聞人郭再強先生掌上明珠,台北第一女中國立台灣大學農化系畢業,時年廿三歲,是一位多才多藝、熱心事奉教會的女性。
為他們證婚的牧師也是給基鴻君施洗的劉振芳牧師。當時基鴻君行年三十有二(主後一九六一年)

辜振甫先生賞識他辦事能力與語言造詣,同時聘他擔任董事長秘書。

嗣後他又應先生邀請,籌組中國合成橡膠公司
成立後他便辭去工作,回到台中市管理自己的家業,那時是一九七O年,四十二歲。

到了一九七六年他四十七歲時,他和夫人帶了  神賜給他們的兒子(寶貴的活產業)前往美國夏威夷求學。在此之前,兒子所讀都是國內普通國民學校,因他並不以洋化為榮。
他好幾次告訴我:「我是中國人,我絕不會作傷害國家的事。我是教會人(基督徒),我不贊成教會搞政治。我尊敬牧師,可是我為一些牧師去職離美國過無聊的生活心裡難過。」

目前他的長子仰光(仰望神的榮光)已廿歲,讀南加州大學二年級;
次子十榮(十字架的榮耀)十九歲,南加州大學新生;
三子如賢(如東方朝聖的博士)十七歲,讀珍珠市高中二年級。
基鴻君本人也在該地從事房地產生意。

基鴻君對朋友極富情誼,濟助朋友求學、傳教是常有的事。
只要朋友有困難,他總是樂於相助。他是抱著:「施比受更有福」的精神,並且達到了「施惠莫念」的境界。所以很多人都說他是個捨已為人、不重名利的好朋友。

在工作上他是一位忠於職守的人。舉例而言,他在台灣證券交易所時,絕對不肯利用職務上之之便,利用別人名義上下其手買賣股大發其財。他寧願做規規矩矩的大傻瓜,以之為榮,卻不齒那些動歪腦筋的聰明人。

「當紀念安息日,守為聖日。」這一條誡命他是一生虔誠遵守的。
無論身處何地,如何繁忙,只要是主日,他一定到教會敬拜  神。
他在夏威夷時,還曾和一些主內同道奉獻金錢,購置一塊地皮,並且利用週末、假日大家一起動手,興建了一座壯觀的禮拜堂為敬拜神之用呢。

他在台北市時,有一回赴考察回來,帶回一件毛衣。
他母親問他為誰買的,他回答道:「郭馬西牧師的衣服破了,我想送給他。」
這是他尊敬與關心傳道人的一個小例證。
他沒有譏笑老牧衣著檻褸,而是奉贈新衣與神的忠僕,這真是非常難的敬牧楷模。

主後一九五O年廿一歲時,他遵照祖母鄧許銀女士(人們稱她為乾恩嬸)遺囑,將台中市後攏子段二三米水田八分五厘多(址在今全國大飯店南側)捐獻給柳原長老教會,好將土地每年之收益一半為傳教者津貼,另一半為教會清寒學生獎(助)學金。
他在「呈獻書」上寫道:「此乃出自祖母衷心,亦即本人微意,以表感恩報主之念。」
他實在不愧是一個敬神、尊祖、孝親的人。曾有教會人士建議把這塊土地出售(現值已高達一億多元了),但他力加反對,理由是這與當初獻地本意相違,由此也可見其一向堅持原則的本色。

記得今年三月十二日我和敝幾位長老探訪周憫長老時,基鴻君親切接待我們。
在談到十字園事件時他義正詞嚴地表示:
台中市基督長老教會十字園就是台中市基督長老教會十字園,還有什麼疑義呢?
誰敢動歪腦筋?牧師,我絕對支持你為公忘私的奮鬥!」

他的正義感實在令我感動。

遷居水湳後他也曾以母親的名義奉獻十萬元給水湳長老教會,供購置教堂之用。

有人勸他多留一些財產給子孫們,他卻大不以為然。
他屢次和親朋談到他所留給兒子們的三大財產,就是
一,讓兒子們受好的教育;
二,給他們健康的身體;
三,培養他們良好的信仰。
這也就是他帶兒子們去美國的主因。他的思想觀念可謂涵蓋基教信仰、中國傳統倫理和歐美的科學知識這三者,而他喜愛似舊卻永新的真理是明確不移的。

平時他不但關心別人,對自己也同樣關心。
例如他為了維護自己的健康,常常去游泳、跑步、騎腳踏車、打高爾夫球等。
所以,在五十四歲人生巔峰時期便蒙召歸天,除了歸因於  神的旨意以外,我們實在沒有理由可以解釋呀!

基鴻君五歲時便失去了父親,全靠母親周憫長老撫養長大。
周憫
長老養子、教子、化子(以身作則的感化)有方是盡人皆知的,所以她的獨生子基鴻君非常孝順她。據她說:「凡我所決定的事,他幾乎從未反對過。他處理一切事情之前,都先徵求我的竟見與同意。」
更難得的是他的太太也和他一樣的孝順,這就叫做「有其子必有其媳」也。

身居國外的基鴻君,每年的春節必定趕回來陪母親過年。
今年春節因買不到機票,在大年初一才回來,為此還一再向母親表示萬分的歉意與內疚。

他從兒子口中得母親身體不適,即馬上打電話回家請安。
那時剛好有友人來訪,他就托這裡朋友陪他母親上醫院台北
八月廿五日他既知母親要動手術,心急如焚,乃盡最快速於廿七日飛回台灣
廿九日母親手術後,他就一直在台北的醫院裡陪她。
然後回台中提款準備再北上護送母親出院回家。
詎料九月三日竟被家人發現倒床不起,且已回天乏術矣。
揣測必係勞累過度、引起心臟麻痺之故。

基鴻君的死,不僅令母親傷心痛哭,也使凡認識他的親支哀悼流淚,並有痛失英才之悲。
周憫長老也不斷哭著說:「他是為我而死的!」
此語可說是出於親情,但與事實則不一定相符。
然而使確為母親而死,按他的孝心也必心甘情願,更何況事出於  神呢?

老實說,我除和周憫長老同聲一哭之外,沒有什麼特別的話可以安慰她。
不過此時我想到七件事如下:

一、周憫長老和基鴻君的妻兒必須受安慰,方可叫故人在天之靈得到安慰;

二、神必定認為周憫長老配受(經受得起)這種大打擊,所以才許可這事發生。
因此我們應該像約伯一樣,「不以  神為愚妄。」約伯記一章22節末句)就是要忍痛苦而順服  神;

三、基鴻君享年五十四歲,已超過「天命」之年(如孔子說「五十而知天命」),不能算為太少了。
而且他最小的兒子也已有十七歲,比起他五歲時喪父,就不能不感謝  神了;

四、他是為孝敬母親而回家,在自己的家裡平安蒙召,也可謂「死而無憾」矣;

五、他享壽雖不算很高,但他的做人卻甚成功。
他不但做到富貴不淫、富而無驕,且是富而好禮。
例如他對我這個沒有唸過初中的老傳道人都甚敬重,可見他謙卑有禮的一班;

六、他的死對人們有頗大的啟示,那無異告訴我們,財富、知識、健康都是靠不住的。
若非故人已擁有永生的福樂,其他還能有什麼呢?

七、將來在天家的相會必更加歡喜。我想像阿憫長老與基鴻君在天家相會時,必像雅各埃及見到愛子約瑟一樣,其喜樂必是無法言喻的。

【舊約】詩篇卅篇5.節末句大衛說:「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
現世就如同黑暗的夜晚,只要稍候片刻,「早晨」來到,我們便要在主的國度裡,享受祂所應許無比的福樂了。正如保羅【新約】帖撒羅尼迦前書四章13節說:
「論到睡了的人,我們不願意弟兄們不知道,恐怕你們憂傷,像沒有指望的人一樣。」
願我們深深相信:「我們的盼望絕對不至於羞恥!」(參看【新約】羅馬書五章5.節)

一九八三年九月廿五日於柳原教會
 
 
 
............................................................

摘文: 意外的平安

「應當一無罣慮,兄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  神。
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
【新約】腓立比書四章6.~7.節)

一隻大船自利物浦開往紐約,在半途遭遇風浪,船在危險中掙扎,好像沒有希望得以平安渡過大洋。全船的人有叫的、有哭的、也有禱告的,但有個老婦人顯得十分鎮定。
一個男人跑過去問她:「婦人!你知道這是十分危險的風浪嗎?
我們也許要在天未明時葬身魚腹了!為什麼你還坦然的坐在這裡呢?」

老婦人回答說:
「先生!我正在思想,  神祇給我兩個女孩子,大的叫馬利,小的叫馬大
馬大已在幾年前,歸了天家,如今馬利在紐約;
我剛才想如果船能渡過危險,到達紐約,我就得見馬利
船若今晚沈了,我到天家可見到馬大,所以我不知道將要看到那一個女兒呢!
因為  神總有祂的美意啊!」


主  耶穌禱告說:「父啊!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


............................................................


..............  澎湖伯講道集   第十冊   作者:呂春長牧師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3年9月25日  ---- 打字、整理、編輯 ----- 2012年2月 Cairu、Phil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11人線上 (10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