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腳步(二) 澎湖伯講道集4 ( 1382 )   
澎湖伯講道集4

【舊約聖經】約伯記十八章 7節:「他堅強的腳步,必見狹窄。自己的計謀,必將他絆倒。」

這是約伯的朋友書亞人 比勒達論惡人禍患的話。
不錯,惡人腳步在一個時候很堅強,這好像古今如此,中外皆然。
所以我們有俗語云:「作惡作毒,騎馬落梏(馬蹄
聲。形容其飛黃騰達及得意洋洋之狀)
。」
這種例證在歷史上不用說了,就是在聖經中也不少見,如哈曼就是最顯著的一個,我們一讀以斯帖記便知。

一個人信用和謙卑是最好的開路機,不講信用、不肯謙卑的人不管他的腳步如何堅強,終必狹窄,甚至於無路可走。在一般人固然如此,連傳道人也不例外。

【舊約聖經】約伯記三十一章 7至 8節:「我的腳步若偏離正路,我的心若隨著我的眼目,若有玷污黏在我手上,就願我所種的有別人吃,我田所產的被拔出來。」

財富能叫人犯罪,尤以犯七誡居首。
約伯雖有萬貫家財,卻能潔身自守,這是很難得的。
大凡淫行必由眼目而起,如【舊約聖經】撒母耳記下十一章 2節記載:「一日太陽平西,大衛從床上起來,在王宮的平頂上遊行,看見一個婦人沐浴,容貌甚美。」由此就引發了一連串的醜聞、罪行與災禍了。

約伯深明此理,故對眼睛嚴加管束,如【舊約聖經】約伯記三十一章 1節說:「我與眼睛立約,怎能戀戀瞻望處女呢?」
7節中所謂「我的心若隨著我的眼目,若有玷污在我手上。」
乃強調他 的心將保持聖潔,決不容他的眼目引導他的心(萬一眼目禁不住外界的誘惑的話),以致玷污了的手(身體)。因為他已為此而立下重誓了,將承擔嚴重的後果。

眼睛與腳步大有關係,眼睛若受迷惑,腳步便會偏離正路,遂使全身陷入罪惡深淵,導致滅亡,可不慎哉!

【舊約聖經】約伯記三十四章21節:「    神注目觀看人的道路,看明人的腳步。」

許多人不願意別人(包括父母、妻子、長執)知道他們所走的道路及平日的腳步。
可是不管我們知不知道,願不願意,    神日夜都在注目觀看我們的道路呢。
看我們走的是「中正路」,還是「偏岔路」!不但如此,祂也看著我們的腳步,是一步一步萬向永生,還是一步一步趨近滅亡,這些都是瞞不過祂的。

【舊約聖經】詩篇十七章11節:「他們圍困了我們的腳步,他們瞪著眼要把我們推倒在地。」

這是大衛的詩,是他身歷其境的心聲。
他為逃避掃羅,他的腳步不只一次被圍困。
被圍困確實不好受,不但失去自由,而且有性命的危險。
可是人的圍困,卻往往成為    神的保護,真正是因禍得福。

【舊約聖經】詩篇三十七章23節:「義人的腳步被耶和華立定,他的道路耶和華也喜愛。」

「義人的腳步被耶和華立定」,因為他本來就原意讓耶和華為他決定腳步。
「他的道路耶和華也喜愛」,因為他喜歡耶和華的道路,尋求耶和華的道路,所以他的道路符合耶和華的旨意,祂不但喜愛而且會給予保護。
24節就是具體的說明:「他雖失腳(指非故意犯罪跌倒)也不全身仆倒,因為耶和華用手攙扶他。」

一九七五年六月,美國總統福特訪歐,在薩爾茲堡下飛機時正下著小雨,因扶梯濕滑而摔了一跤。
他的兩手和兩膝都觸及地,幸得隨行人員馬上扶住他,地上並舖著地毯,所以沒有受傷。
如非有人及時扶著他,一定會全身仆地,萬分難堪。
    神扶義人必更安全,可能連他的兩手兩膝也不至觸及地面的。

【舊約聖經】詩篇四十章 2節:「祂從禍坑裡,從淤泥中把我拉上來,使我的腳立在磐石上;前此沈溺、掙扎,今則腳步穩當。」
許多罪人蒙恩得救的經歷正是如此;前在禍坑裡,今在磐石上;前此沈溺、掙扎,今則腳步穩當、能走能跑。

【舊約聖經】詩篇一一九章 133節:「求禰用禰的話使我腳步穩當,不許什麼罪孽轄制我。」

這是多麼好又多必需的禱告詞啊!
有個老人感嘆道:「世上的道路越修造得寬大平坦,交通事故卻越來得多!」
這真是一大諷刺,其原因何在呢?
我想,正如人越爭取自由,越喜歡自由,越以為有自由,卻越離開自由,越失去自由一樣。
人自以為 不受任何轄制,事實上卻受罪孽的轄制。

台X神學院有一位寄讀於東海大學的學生在一九七五年五月十一日的台灣教會公報第四版,以碧和為筆名,發表了一篇題為「雞蛋與鐵籠」的文章,副題云「不要說它,但我們要說」。
該文係為台X神學院六十四年度學生總會獻言。

作者碧和以沈痛的心情揭發神學生生活的墮落和思想形態的偏差。
說有許多同學一開口就是「超越」,大有不談「超越」就不算神學生之概。
所謂「超越」就是不受傳統的束縛,要勇敢「超越」傳統的保守、傳統的敬虔、傳統方禁例等等。

所以凡傳統認為不可作的事,他們主張「統統可以」,即吸煙可、喝酒可、跳舞可、離婚可、先姦後娶可、不參加禮拜可、不赴禱告會更可,唯有不附和「超越」則不可。

我讀後大吃一驚,繼而恍然大悟,難怪該校出身的某某是那種貨色,原來也早已受此風的薰陶了。

正當我為此感到失望之時,又讀到六月一日出版的該公報,內有一篇「我們是一個愛的共同體」,是由王X信和張X祥兩位同學執筆的。
他們沒有否認碧和所指出的事實,不過他們提到神學院裡尚有光明的一面。
就是師生之中也有克盡本份、敬    神愛人的,不少人在盡其所能抵擋逆流,為「超越」論者流淚禱告呢。

我也相信他們說的是實話,可是我禁不住為那些「超越」的神學生傷心。
他們既喜愛超越,為什麼要讀神學呢?
讀神學的目的何在?
難道要傳超越嗎?
今日超越的人太多了,酒吧舞廳不是都客滿嗎?
還需要他們費力去傳嗎?

如果他們要到教會去傳,恐怕台灣沒有幾所「超越」的教有資格聘請這種「超越」的牧師吧!
他們把教會辛辛若若的奉獻,來作研究、攻讀「超越」的用途,未免超越浪費了,他們難道沒有對良心超越過度嗎?

其實他們那裡是超越?
他們只是墮落罷了。
他們超越了蛋殼,卻墮入了鐵籠,受罪孽的轄制而不自覺。
我真擔憂這批超越的神學生將來成為超越的牧師,培養一些超越的青少年,造成超越的教會,真是後果堪虞!

我不反對真正的超越,我反對的是那種無恥、自欺的超越。
真正的超越是得勝,勝過罪惡、勝過世界、勝過情慾,而所憑藉的是    神的話。

得勝的事實就是腳步穩當,不受罪孽轄制。
願我們時刻如古時詩人之禱告說:「求禰用禰的話使我腳步穩當,不許什麼罪孽轄制我。」
  
   
        
▲自由是心靈上一種內在的狀況,並不單是外表上束縛的解除。   .......................  白悟德

△不能管束自己的人無自由。   .......................  伊畢坦托斯

▲一個外在無所不為,極度放縱的人,往往是裡面受壓最重而極度不自由的人。   .......................  選
        
         
        
         
 打字、整理、編輯  ----- 2007年11月 Hermes、Cairu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1人線上 (1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