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追悼許益超君 澎湖伯講道集10 ( 784 )   
澎湖伯講道集10

益超君是我的同鄉、同庚、同道、同工,又是我童年的朋友,患難中的恩人。若沒有他,就沒有今天的我。

他和我都是七十年前出生於澎湖縣 白沙鄉 瓦硐村,當年本村(下社)共有五虎(虎年生的),在僅存三隻了。在五虎之中身世家境最好的就是益超君,因為瓦硐性有不少人較早接受基督救恩。由於宗教信仰影響知識思想,知識思想關聯生活器質與文化水準,因此自益超君令伯父許奢先生以下知名之士(如醫生等)輩出,社會地位號之提高更不待言。

益超君之令尊與家父同庚,今年九十三歲(不久以前逝世)
當時在家鄉他們是富農,耕地最多,可能有十多萬「栽」(栽種地瓜苗一條算一「栽」,約佔二尺見方之地)。所以每年收成的地瓜、落花生、高梁等都是全村之冠,從許家門前高高堆起的乾高梁秸特別的大座,便可想見其富有的程度了。
不但如此,他們更有兩幢令人羨慕的巨宅,門楣上題著「愛吾盧」,堪稱瓦硐第一家。

記得小時候,我祖母就常常告誡我,要安份守己(瞭解自己不如人處),說:
「我們比不上助伯益超君之祖父),你又不是超仔益超君)……」由於家境懸殊,益超君八歲上國校(公學校),我則到了十歲才由村長出證明,免費進國校就讀。

我們兩家雖然有貧富的差距,可是鄰居相處卻相當融洽。
尤其益超君自幼就有脫俗的性格,他不但不欺貧重富,反而輕財重義,更有聖法蘭西斯的犧牲精神,令我深深敬重。他不讀中學,偏去讀私塾(專攻漢文)
他也不願習醫,倒情願投身清苦的傳道行列。幸虧他不當醫生,以他的性格如果當了醫生,不但不可能發財,恐怕早就連性命也為救人而犧掉了。

他在五虎中被稱為戇虎,就是因他不投機取巧、不求名利、不吝犧牲、克己特人的精神。
許多認識他的人都跟我有同的看法,認為他是一個一身都是骨的人。
他有骨頭,在真理上能夠站立得穩;他有骨氣,不願與邪惡妥協;
他有骨格,一生堅持原則。他今日成為骨灰,當主再臨復活時,他比誰都美麗榮耀。
他是個像保羅一樣已經打過美仗,已經跑盡人生路程、已經守住真道的人。

他為上帝、為鄉里、為親朋付出的甚多,可是在世上都未曾得到任何報償。
他更不願意得到什麼報償,所以他配得在天上直接獲得  神的報償(賞賜)
我相信他在天上是最富有的、最榮耀的。
他在世上空空(一無所有),在天上必成為滿滿(富足有餘)

益超君的偉大處在於~
一,有優越的身世和環境,不為自己而發揮之;
二,有得財利門路與機會,不為自己而利用之;
三,有當牧師的資格與能力,不為自己而顯出之;
四,有出名(出鋒頭)的條件,不為自己而施展之。
他真稱得上是牧師中的牧師呢!

我看他的自甘平凡偉大,自願貧窮為富有,不作牧師而為大傳道人。
他一生忠心傳道理,絕不販賣道理。他終生屈居鄉村,可是他的思想領域與學術造詣非常深遠。他寫的雖是澎湖史,或瓦硐史,但其窮研對像則是人類史與世界史。
他家裡沒有多少珍貴藏書,可是許多大學圖書館都曾經成為他的書房。

益超君的筆名叫「卓群」,是許凌雲秀才為他起的。
至於他的名字「益超」可說確確實實在他的性格和生活上表現出來,他誠然超卓、超凡、超俗、超拔、超脫、超倫、甚至堪稱超絕。
雖然如此,他卻絕非孤獨、冷傲的怪人。
凡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對鄉親、朋友、主裡弟兄姊妹都非常關懷,如最近忠孝路教會王秀英長老逝世,他立即寫信並題詩寄給其兒子林東薰長老,了以親切的慰問與鼓勵。
他的確是一位最能與人分擔憂傷與分享喜樂的性情中心。

我最後一次和他見面敘舊是在今年一月廿八日(禮拜五)
當天我和內人往南港找他,他特地到停車站接我們到家裡。
一坐下來談的就是他的寫作與他的計劃及期望,他告訴我,稍後他將再來中部一趟搜集歷史資料。最使我感動的不已的就是他在體弱多病且百忙之中還為我趕寫小傳,還說等脫稿後,經我過目,然後再謄正給我。

他為要寫我的小傳,曾把拙著「澎湖伯講道集」一至七集詳加閱讀,並將其中有關澎湖的俗語和故事摘出,準備為小傳引證。他寫得那麼井井有條,令我由衷敬佩他治學嚴謹,決不肯敷衍塞責了事。

最後我們竟都忘了古稀暮年,好像時光倒流,又回到了年少時,一齊引吭高唱「百家春」(少時常唱的古民歌)
「當春芳草地,萬物皆顯媚。
為著什麼事,別了妻,遊遠地,長別離慘悽。
憶昔別離時,二八少年期,都是心(尋)賞花。
嘆一身,兩鬢衰,青春弗再來。夜來床前(上)坐,兩眼淚哀哀。
君汝縱使亡異鄉,亦當入夢來。千萬不可得,從今彈別調,又恐壞名節。
都望春花開落深閨地,深閨長日悽兩淚。
成雙又成雙,空短長,哭夜長,淚沾裳,悲傷!」

(此歌係早年益超君由許贊育先生處抄寫而來,詞句可能有錯,又似有遺漏)
當時內人坐在旁邊,只有聽的份,而且也聽不大懂。

那時的益超君還能說能唱,精神也很不錯。
想不到五十日後(三月廿六日)我和內人及江錦華執事到台北仁愛醫院看他時,他躺在加護病房裡,藉助於電動氧氣而呼吸,已昏迷不省人事了。
儘管我再三呼喊:「益超君!益超君!」他卻毫無反應,漸漸走近天家而去了。
我們只好黯然而返,今後除非在天家,再無聚首談唱的機會了。

益超君遺有老伴方美英女士,她因病鋸掉一腿,體弱行動不便,盼望大家在禱告中紀念之。
又有兩個女兒,均甚聰慧,俱畢業於台大。
長女文姬己出閣,育有二子。次女雪姬(文學博士)尚待字閨中。

願  神厚待義人的後裔,讓她們以有如此偉大之父親為榮,而克承父志,完成其未竟宿願。

            ...................  講於一九八三年四月二日在車路墘教會益超君告別追思禮拜時
 
 
............................................................


摘文: 祝呂春長君畢業(神學)

負笈從師去,他鄉孰可親;
習藜誰是伴,簞食自為鄰;
彈鋏曾言志,吹簫暫託身;
明珠磨愈潔,大器就堪珍;
揭地稱才子,掀天號異人;
高談殊振采,雄辯最超倫;
尺蠖非終屈,潛龍今正伸;
圖南幾萬里,到處遍逢春。

故  益超君作於四十二年前


 
 
摘文: 可以與不能

金錢可以建造華樓金屋,卻不能建立美滿家庭!
金錢可以娶得嬌妻美妾,卻不能購到真正愛情!
金錢可以弄得大學文憑,卻不能換取真才實學!
金錢可以購得山珍海味,卻不能獲得良好胃口!
金錢可以聘得名醫良藥,卻不能保證無病免死!
金錢可以買得時髦服式,卻不能改造肥瘦身材!
金錢可以賄賂法官勝訴,卻不能醫治有虧良心!
金錢可以遊覽全球名勝,卻不能購得天堂永生!

 
............................................................
   
 
 
..............  澎湖伯講道集   第十冊   作者:呂春長牧師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0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12年元月 Cairu、Phil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2人線上 (2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