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東方博士和希律王 澎湖伯講道集10 ( 965 )   
澎湖伯講道集10

【新約】馬太福音第二章1.~16節記載基督降生的故事,當時出現了兩種人,一是東方的博士,一是耶路撒冷希律王。
他們恰好代表古今人待 主  耶穌不同的類型。

首先我們看那些東方的博士來朝主有什麼可取的地方:
一、他們有信仰的同志。

【新約】馬太福音第二章1.節末句:「有幾個博士……」
走遙遠的路途,信仰的同志頗為需要,因為可以互相幫助、勉勵,彼此提醒、安慰。
同志不是黨派。博士原文為賢人之意,在教會中有賢人及才能之士很好,可惜多數情形是不能合作(所謂王不見王 ── 互不相容之意),卻彼此反目,令人慨歎!

二、他們不辭長途跋涉,不怕勞苦,不遠千里由東方來到耶路撒冷,又到伯利恆去。
為了追求真理,無視困難險阻,他們的精神非常可嘉。
路途與時間可以考驗人的真誠與否,所謂「路遙知馬力,事久見人心」。

三、號他們沒有民族成見。他們雖是外邦人,但為真理的探求,來到耶路撒冷要拜猶太人的王(彌賽亞),如【新約】馬太福音二章2.節所記。
人有自尊心很好,可是失去理智,盲目的排他主義和排外思想卻很有害。
真理應該是沒有國界的,如 主  耶穌馬可福音三章35節說:
「凡遵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親了。」

四、他們雖是博士,卻有謙卑求教的心。
他們並不矜誇自己是了不起的博士,什麼都知道。
他們卻很謙卑向人請教說:「那生下來作猶太人之王的在那裡?」馬太福音二章2.節)

五、他們有研究心和信心。他們是科學家(學者),也是信仰者。
觀察星宿是研究,「特來拜祂」馬太福音二章2.節)是信心。
他們不是順便來看看,乃是特來拜主的。

六、他們不半途而廢,也不離棄目標。
馬太福音
二章9.節記載他們跟著在東方看見的星,直到主誕生的地方,那星便停住了。可見他們很注意目標。「星停住了」其實是  神使他們有這樣的直覺。

七、他們有高尚的情操。
馬太福音
二章10節他們看見那星(停住了),就大大的歡喜。
他們不像一般有地位而無信仰的,以物質享樂、縱情肉慾為滿足。
他們觀星望鬥,就是有理想;來到耶路撒冷,就是有高尚的目標。
一旦達到目的不禁大喜,這種喜樂是最崇高最有價值的。

八、他們謙卑進入馬廄裡。他們是真的博士,和那些一知半解冒牌貨大不相同。
肚子裡真正有貨色的人才能謙虛,否則只有靠擺架子,裝空作勢以自抬身價了。

九、他們虔誠地拜那嬰孩  耶穌(馬太福音二章11節)
他們深信不疑,此嬰孩就是救主。他們不以外貌取人,鄙夷地說:「出生在馬棚裡能有什麼好貨呢?」他們也不對幻瑟及馬利亞無禮盤問。他們的態度是虔誠而恭敬。

十、他們奉獻三寶(黃金、乳香、沒藥)這表示他們尊主為大,宗主為王。聖經說他們揭寶盒,把寶物獻上(馬太福音二章11節)。他們不是空手見主,他們不但對主有信心,更有愛心。
奉獻就是愛心的實際表現。

十一、他們得蒙  神的指示,叫他們不可回去見希律主  耶穌曾說:「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馬太福音廿五章29節)
這話主要不是在講物質方面的,更是屬靈信仰方面。
神因他們的虔敬真誠,乃指示他們避開不測之禍。
因為他們雖能由奇異的星而獲知真主降生,卻不能洞察希律王心裡的奸計,【舊約】耶利米書十七章9.節說:「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實在不錯。
所以主只好啟示他馬太福音二章12節),帶領他們走平安的路。

十二、他們順從主的話,不由原路回去馬太福音二章12節)
他們知道  神的話比王的話或任何人的話更應聽從。
【新約】使徒行傳四章19節 彼得 約翰也坦率地對那些官府、長老和文士說:
「聽從你們,不聽從神 ,這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們自己酌量罷。」
而不向權勢屈服。東方的博士不想邀功討賞,更不投機取巧,作出違背良心的事。如果他們回去見希律,就是一面拜主,一面害主,一面獻寶,一面貪寶了。

 
東方的博士有這麼多可取之處,那麼希律怎麼樣呢?

一、他是個自私嫉妒的人。
他聽見博士們說:「那生下來作猶太人之王的在那裡?」便心裡不安馬太福音二章3.節)。為什麼不安呢?不消說,是怕失去王位。他希望永遠作王,他有強烈的支配慾。

二、他不信  神。
他一聽見新王誕生,心裡就不安,這證明他是個沒有信仰的人。
他不知國家裡的興衰都在  神的手中,也不知  神要誰作王誰就作王,何用不安呢?

三、他得不到民心。
【新約】馬太福音二章3.節說耶路撒冷合城的人也都不安,這又為了什麼呢?
原來他們是怕希律王,擔憂遭到池魚之殃。
而希律王則對一切的變革都害怕,因為他對民心信不過。

四、他不明白聖經,對屬靈的事無知。他不知昔日先知有什麼預言,只好召了祭司長與民間的文士來詢問馬太福音二章4.節)
他對世俗、物質、肉體之事知之甚詳,對靈界的事卻一竅不通。
上什麼酒家、舞廳,找什麼歌女、紅伶,吃什麼,穿什麼,他都有講究,可是先知的話他便完完全全不知道了。

五、他把宗教家利用了。馬太福音二章4.節他問祭司長和文士,基督當生在何處,而5.~6.節他們回答說:猶大地的伯利恆……」這些職業化的宗教家對聖經最為熟悉,但卻只限於頭腦的知識。
他們聽現這消息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也不想去伯利恆看看降生的基督。
他們是否相信聖經殊屬可疑,更可憐的是他們被政治家利用而不自知。

六、他聽見先知的預言卻無動於衷。
他不但不參加博士的朝聖行列,反而心生惡計,要置新生的王於死地。

七、他是個陰險詭詐的人。
馬太福音二章7.節所記,他暗暗的召了博士來,細問那星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他作事太不光明正大。

八、他是個偽善說謊者。
馬太福音二章8.節:「就差他們往伯利恆去,說,你們去仔細尋訪那小孩子,尋到了,就來報信,我也好去拜祂。」何等狡詐!幸得天使揭穿他的詭計,博士沒相信他那一套。
他不但利用宗教家,更利用科學家(學者),這就是所謂政治權術。
心要殺害  耶穌,口裡卻說要拜祂,真夠險惡!

九、他是個不自省、昧良心的人。
馬太福音二章16節首句:希律見自己被博士愚弄……」
其實錯在希律,他先以假話哄騙博士。
帝國主義的政治家都搞這一套,他要求人對他誠實,自己對人卻滿懷欺騙。
他要求老百姓守法,自己卻無法無天。

十、他無理對人發怒。
馬太福音二章16節次句:「……就大大發怒……」好像別人有義務該協助他作不義的罪行。他這種生氣真太卑鄙了。
一個人的喜怒哀樂足以表現那個人的人格如何。

十一、他濫用權柄殺。馬太福音二章16節末句:「…差人將伯利恆城裡,並四境所有的男孩,照著他向博士仔細查問的時候,凡兩歲以裡的,都殺盡了。」他有權柄「差人」去殺人,可是他殺的人是無辜的。
國家用這種官員實在危險!像這樣濫用權柄殺人,是大有可能導致亡國的!

十二、他是殘忍至極的暴君。
馬太福音二章16節末:「…凡兩歲以裡的,都殺盡了。」
兩歲以內的孩,左右手都不會分別,不明不白地遭此慘死!
那些做父母的寧不椎心泣血乎?希律這種慘絕人寰的做法,不僅表示他的殘忍,更是表示他的怯懦,因他不怕錯殺千千萬萬人,只怕他心目中的死對頭漏網倖存!

今日教界中也有像希律這種人,利用教會作爭權奪利的工具,假公濟私,掛羊頭賣狗肉,這種做法實在大大殘害教會的下一代青少年。

教會中擁有地位的人對教會的影響至大。
如果他們像東方的博士,那教會就有福了。
這種人多多益善,教會的事工必蒸蒸日上。
反之,如果教會中居於領導地位的人有一個像希律,那教會可就夠受了,恐怕連教會外面也要蒙受其害呢!

萬一教會中沒有如東方博士者,我們希望能有一些如當日那野地裡的牧羊人也相當不錯。只是千萬不可有希律王存在於今日教會之中。
 
 
..........................................................

△教會不是把基督帶至與人類平等的地步,卻把人類提升到與基督平等的地步。

△基督教的道理,並不磨滅人類天然的關係,也不湮沒人類應盡的本份,又不敢取消任何道德與屬靈的律,惟有將這一切提高,使轉入一個新的範圍 ── 在基督裡。 
...............................  高敦

△基督教的本身就是證據,猶如太陽藉著自己的光而為人所見一般。 
...............................  哥立治

△基督教應用禮節,但是它自己卻不是禮節;它也有信仰,卻不是信仰;它有組織,卻不是組織。
這是一種心靈神交的生活。
 
..........................................................
 
  
 
..............  澎湖伯講道集   第十冊   作者:呂春長牧師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0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11年12月 Cairu、Phil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1人線上 (1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