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家室(新居感恩禮拜) 澎湖伯講道集7 ( 1725 )   
澎湖伯講道集7

今晚我們都非常興奮地來到舒先生府上做感恩的家庭禮拜。先生一家人是新近從四張犁搬來這裡的。以前他們住過幾個地方,都是租屋而居,現在這新房子卻是屬於自己的了。這是  神的賞賜與他們多年來勤儉的成果,所以我們和他們同樣以喜樂的心情來稱謝  神。

我常提到現代生活的七需,就是衣、食、住、行、育、樂、醫。
那生來就能豐豐富富過日子,未曾為這七項事發過愁的人們,是無法體會無衣可穿 ── 寒冷、無飯可吃 ── 飢餓、無屋可住 ── 露宿、缺乏物資 ── 行不得、沒有教育機會 ── 成為文盲、無盡的苦日子 ── 那知樂為何物、以及一旦生病,醫藥無著、臣以待斃 ......等等痛苦的生活。

然而像我這生長於窮鄉僻壤的赤貧如洗之家的人,對上面提到的人生七需所帶來的苦難感受至深。其中苦況,絕非聽人訴說想像出來,乃是自己身歷其苦、親嘗苦味,所以十分的清楚。以下不妨略舉數端:

:我曾經穿的都是人家不要的破舊衣服;

:我曾經吃的是地瓜簽中之最低劣著;

:我曾經住的是半露天的破屋,一遇雨天,苦不堪言;

:我十六歲以前未曾坐過車子,也未曾穿過鞋子。十五歲時初次到馬公鎮上去,往返旅費不到三毛錢(該次是代表學校參加國語比賽,一切免費)

:我只受過六年的國民教育,而且是到十歲才獲得免費入學的。
(當時若村內有人到馬公鎮上讀水產學校,便如同今日赴美留學一般的神氣了)

:大多都是在廟前演出的子弟戲,和偶而看走江湖賣膏藥變把戲,可說是我早年在家鄉樂趣的全部。

:我祖母的萬靈方就是黑糖水(紅糖加水)和如意油(薄菏油)
雖然鄉中白沙鄉)有一位公醫(穿著官服的日本人),但在我的印象中他不是醫生而是驗屍官(家裡沒有人死亡的都就不找他)。延醫治病、住院開刀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在我們超貧窮人家根本連想都不敢想。有病就求  神拜佛,吃些免費藥草,治不好死了也就認命了。

由於我曾經吃盡了以上這些苦頭,所以即使現在的生活水準降低好多我也不怕,而且還能感謝  神。現在讓我難過的倒不是生活(享受)不如人,或任何不滿足,而是目睹一些「人在福中不知福」的現象,為其可怕的後果擔憂。

因為我曾聽過、讀過許多由窮而富、由富而窮(或說無變為有、有變為無)的故事。
故事中那些由窮而富的,都是因善良勤儉而蒙上蒼(神明)憐憫施恩所致;
而由富變窮的則因驕矜自恃,又貪得無厭,致獨犯  神怒,財產被  神收回之故。
這些故事在歷史上比比皆是,值得人們深思。

先生現在住有其屋,我們與他們同心稱謝  神的思惠,更求主保守他們在  神面前凡事討祂的喜悅。下面讓我們從聖經中探討三處有關「家室」的教訓:

【舊約】出埃及記一章21節:「收生婆因為敬畏  神,  神叫她們施弗拉普阿成立家室。」
殺害希伯來人所生男嬰是當時埃及 法老王對收生婆的命令。
但有兩個收生婆施弗拉普阿因為敬畏  神,不願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甘冒被處罰(可能處死)的危險,而保全了那些男嬰的性命。他們敬畏  神,竟能表現出這種難能可貴的殉道精神。
因此  神報答她們(  神是不虧待好人的),叫她們成立家室。

成立家室的意義就是夫婦美滿、家室相宜(家室即夫婦,語云:「男以女為室,女以男為家。」
再上身體健康、兒女賢孝、工作順利等等。
所以有些人擔憂敬虔事主會影響事業的發展和經濟的進步,這都是多餘的杞憂。
其實結果正好與他們所擔憂的相反呢!

【舊約】撒母耳記下七章11節:「並不像我命士師治理我民以色列的時候一樣。
我必使你安靖,不被一切仇敵擾亂。並且我   耶和華應許你,必為你建立家室。」


本節是  神對大衛王的應許。讓我們先看本章1.~2.節:
「王大衛住在自己宮中,  耶和華使他安靖,不被四圍的仇敵擾亂。
那時王對先知拿單說,看哪,我住在香柏木(如台灣檜木)的宮中,  神的約櫃反在幔子裡。」

我常想大衛曾犯過那麼嚴重的罪人奪妻,而  神和人都原諒他,這並不是沒有理由的偏愛,而卻有其必然的條件。就是因為他除痛切認罪悔改外,平時對  神有著滿懷熱切的情感之故。

大衛對於  神的恩惠不但能感、能想、且能反省,更敢說出來。
他知道自己得以平安住在宮中是   耶和華使他安靖,不被四圍的仇敵擾亂的結果,所以他並沒有誇口自己的武力的強盛和國防的鞏固。如【舊約】詩篇一O三篇2.節所記載:
「我的心哪,你要稱頌  耶和華,不可忘記祂的一切恩惠。」
證明他的心常在想念  神恩惠,一般人常犯的錯誤就是只會埋怨  神不給或給得不夠。
卻從來沒有從心理稱頌  神,記念祂給過的恩惠。

大衛對先知拿單說:「看哪!」到底看什麼呢?
就是看那座香柏木的王宮和忘恩、自私的人大衛自己)也。
他不是要拿單看他的威風和榮華富貴,而是看他不應該自己住在華麗的王宮,卻讓  神的約櫃放在幔子裡。大衛能為此難過而自責就是他的可取之處,古今身處富貴而又有大衛如此想法的基督徒屈指可數,這也就是今日教會貧困與聖工難於推展的最大原因。

大衛說:「  神的約櫃反在幔子裡。」
他把自己的生活和對  神的事奉相比較,自覺羞愧難當。
他不願像一般人編造理由撫慰自己的良心,再把現狀拖下去。
他一發覺自己的虧欠,立即告訴先知拿單,並立志為  神建造聖殿。
大衛
雖未曾聽過 主  耶穌說:「愛父母過於愛我、愛兒女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參看【新約】馬太福音十章37節)的話,可是他曉得愛自己過於愛  神是不對的。
而我們如何呢?

大衛心裡三思,眼睛觀察,內疚難過,便決心為  神建殿。
這事雖然未獲准許,但是他對  神所存的一片真誠,卻蒙  神悅納了。
所以  神應許他:
一、使他安靖(國泰民安)
二、不被仇敵擾亂;
三、必為他建立家室(國家)。可見家室的建立都在乎  神。(參看【舊約】詩篇一二七篇1.節)

詩篇四十九篇11節:
「他們心裡思想,他們的家室必永存,住宅必留到萬代。他們以自己的名稱自己的地。」

本篇是詩人慨嘆世人恃財之愚昧而作。
「他們」指那些驕傲的財主富戶。
他們妄想家室永存,住宅留到萬代,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所以在12節給了他們當頭一棒說:「但人居尊貴中不能長久,如同死亡的畜類一樣。」(不相信人有靈魂和永世存在的財主,其死亡當然和畜類無異了)

神的兒女有衣、有食、有住固然很好,且要感謝,但是萬不可因為衣食住等等享受而忽略  神、離棄  神。須知世上的家室、住宅都不是永遠的,它們會毀壞,也會換主人。
所以我們要像摩西說:「主阿,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詩篇九十篇1.節)
我們永遠的家是在有根基的城,它是  神所經營所建造的(參看【新約】希伯來書十一章10節)
同時也是 主  耶穌為我們預備的(參看【新約】約翰福音十四章1.~3.節)


  
............................................

摘文: 小字銘(小小聚小成大)   王明道  撰作


小過不改,將釀大惡。小善不行,終鑄大錯。
謹小危險,防小墮落。小言必慎,小工必作。
勿染小罪,勿戀小樂。堵小破口,免成湖泊。
獻小禮物,濟彼軟弱。極小善行,無一空落。
極小信心,其效淵博。求賜我力,求扶我弱。
使我如燈,發光閃爍。又如活水,永無乾涸。
振聾發瞶,如鐸如柝。為主作證,不避鼎鑊。
無悖主命,無負主託。俾我將來,與主同樂。

 
............................................
 
 
 
..............  澎湖伯講道集   第七冊   作者:呂春長牧師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0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11年12月 Cairu、Phil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9人線上 (9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