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勇敢果斷 澎湖伯講道集7 ( 1103 )   
澎湖伯講道集7

如果有人說基督教是弱者的宗教,他必是對基督教完全不認識,更不曾讀過新舊約聖經和教會歷史,事實上,舊約聖經中稱  神為萬軍之  耶和華撒母耳記上一章3節)
新約
中稱  耶穌為元帥希伯來書二章10節),而 保羅也激勵提摩太要像基督  耶穌的精兵呢【新約】提摩太后書二章3.節)
現在來看看下面幾節經文:

【舊約】申命記卅一章6.節:「你們當剛強壯膽,不要害怕,也不要畏懼。」

【舊約】約書亞記一章6.節:「你當剛強壯膽……」又7.節:「只要剛強,大大壯膽……」

【新約】哥林多前書十六章13節:
「你們務要儆醒,在真道上站立得穩,要作大丈夫,要剛強。」

【新約】提摩太后書一章7.節:
「因為  神賜給我們,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

【新約】希伯來書十章35節:「所以你們不要丟棄勇敢的心,存這樣的心必得大賞賜。」

以上都是教訓我們要剛強、要勇敢。
勇氣是人類向人生高峰猛進的唯一力量。
一個人在遭遇困難時能面對現實,在暴力之下能不受脅迫、在遂行信仰、盡忠於主而至不得不死之時能從容含笑以赴之,且能為敵人禱告(如司提反之所為,載於使徒行傳七章60節),其所依恃的東西無他,就是勇敢。

時不論古今,地無分中外,從未見有人誇說怯懦為美德的。
怯懦的人,無骨、無節,甚至連氣也沒有。
遇事唯唯諾諾,不敢為正義講話,更不敢為真理作見證。

古代大詩人荷馬說:「人若失卻勇氣,其道德的一半即己破壞。」
其實豈僅一半,其餘的一半也必然隨之廢弛無疑。

我看過不少文質彬彬的君子相當喜愛主道,唯因欠缺勇氣而不敢接受,或接受了卻不能勇敢守道,終成背教者。常聽說有作過執事的什麼員或稱為基督徒的什麼長,同世人去燒香拜拜(只為討好選民)
他們為什麼墮落至此呢?就是沒有勇敢與果斷之故。
他們平日還是一般所稱道的好人、好好先生呢!
由此可知,所謂「好人」、「好好先先」不過是沒有道德勇氣和果斷精神(乃基於信仰)的人的別名罷了。

勇敢、果斷與學問、知識似乎不大有關係。
世上不少有學問知識的人為求名求利、為貪生怕死,其表現得太令人失望了。
在應該為摯友講話時不敢出聲,應該為恩主見證時不敢出頭,還美其名曰:「明哲保身」呢!

俗語說:「仗義多出屠狗之輩。」這的確是事實。
彼得約翰就是沒有學問的微賤平民,可是他們卻是非常勇敢。
為著真理他們不怕惡勢力,不怕權貴,不怕酷刑,不怕坐牢,不怕處死。
他們竟敢說:「聽從你們(當時的官府和宗教首領),不聽從  神,這在  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們自己酌量罷!」【新約】使徒行傳四章19節)
真是氣壯山河,令人佩服!

卅多年前的日據時代,教會受多方逼迫,基督徒被強迫拜神廟,傳道人被強迫至台灣神社特設道場受訓。我也是沒有勇敢拒絕的參加者之一。
在一週的訓練中我是個危險人物,當在同工中煽動反日思想。
在膜拜日本偶像時不與人合作,唸咒文時則大聲禱告  神,以致一些同工非常生氣。
可是他們不敢檢舉我,理由可能是:
一,為整個教會著想,不宜多惹事端;
二,知道我不好惹,恐怕被我反咬一口。就這樣相安無事,過了度日如年的一週。

當時使我心最難過、最氣憤的還不是可惡的日本人,倒是一些可憐的同工。
他們連在背後都不敢說日本人的不是,更不敢說這樣壓迫教會為不對。
身為傳道人竟無骨氣、無節操、一味順服到此地步,實在大大凌辱基督的聖名。

所以當時我心裡悲憤交集,不能自己。
只是沒有半個同志,也不敢貿然起來反抗,走上殉教的路。
因此之故,乃轉而自責:與其說別人如何如何,毋如說自己欠缺勇氣;
自己不但沒有比別人強,反比別人更對不起主。為什麼呢?
因為別人也許因為不懂而得過且過,而我卻明知其不合理和違背信仰,只因怕死之故而忍氣吞聲,那不是更可恥嗎?

然而那時候居然出現若干勇敢之士。
如鄉下老傳道張清俊先生和愛蘭某老姊妹…等,當眾告白自己之所信而被控以「不敬」罪,遭受毒打並下監牢。他們這種大無畏精神,才是基督徒的最佳典範呢。

【新約】希伯來書十一章35~38節記載:
「……又有人忍受嚴刑,不肯苟且得釋放,為要得著更美的復活。
又有人忍受戲弄、鞭打、捆鎖、監禁、各等的磨煉,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受試探、被刀殺。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各處奔跑,受窮乏、患難、苦害、在曠野、山嶺、山洞、地穴,飄流無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
多麼崇敬的讚語 ── 「世界不配有的人!」
他們對恩主、對真理的忠心雖跡近愚忠,然而人唯有愚忠才有捨命的勇敢啊!

所謂「非愚不忠,非忠不終」
傳統
婦女就是一例。他們一經結婚,就必從一而終。
其間有許多是要經歷無數艱辛磨難的,這就需要有勇敢與果斷才行。
否則像現代人為自己的享受,換夫棄子都毫不在乎,對「從一而終」反要視為荒唐了。

在我國歷史上最感人的故事,莫過於忠臣烈士的所作所為。
霍布士說:「往古英雄豪傑的事蹟,就是歷代勇氣的源泉。」
古來豪傑志士所留給世人的記憶,必不隨其逝世消滅。
凡是信心堅強、熱烈為信仰、真理、正義奮鬥的人,一旦付出生命,必能使後人在他們長眠的土地上永得安居。基督教成為羅馬國教之前,已有無數基督徒慘烈犧牲、血流成河為此打下根基了。

由此例證也可看出,正義的凱旋雖可能延遲至數十百年之後,然終究有成功的一天。
而適逢其會的凱旋者卻不應自居其功,而應追溯至多年來為此流血流汗、貢獻生命的人身上。

世上一切偉大事業無一不需要勇氣來完成,我們基督教的確立就是歷經四個世紀的殉教始克完成的。馬幾尼說:
「殉教的神和勝利的神是同胞兄弟,雖一前一後,但性質和神氣是完全相同的。」


蘇格拉底也給了我們一個視死如歸的好榜樣。
他與當時的迷信派對抗,獲罪於亞然斯,以七十二歲高齡被判服毒自殺。
臨死之時仍表現其昂然不屈的氣概,並對裁判官說:
「現在你我暫當相別,我死你生。
然而一生一死,孰為邀天之倖,除  神以外,無知之者矣!」

我們閱讀四福音書,便知道 主  耶穌要求信祂的人要怎樣勇敢。
可以說,沒有勇敢果斷的人不配作祂的門徒。
基徒不應當懼怕苦難逼迫,正如達尼爾說的:
「沒有風浪顯不出水手的腕力,不臨戰場試不出將士的勇氣。」總而言之,聽道要勇敢果斷,信道要勇敢果斷,行道也要勇敢果斷,守道更要勇敢果斷。

  
 
 
 
..............  澎湖伯講道集   第七冊   作者:呂春長牧師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0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11年12月 Cairu、Phil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2人線上 (2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