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箴言廿八章6.節之研究(二) 澎湖伯講道集9 ( 923 )   
澎湖伯講道集9

現在我們繼續來研討箴言廿八章6.節:
「行為純正的窮乏人,勝過行事乖僻的富足人。」

我們仿照這話,也可以說:
「行為純正竹老百姓,勝過行事乖僻的大官員」;
「行為純正的鄉下人,勝過行事乖僻的都市紳士」;
「行為純正的文盲,勝過行事乖僻的學者」;
「行為純正的平信徒,勝過行事乖僻的長執」;
「行為純正的小教會執事,勝過行事乖僻的大教會牧師」。

為什麼這樣說呢?
因為人的行為不能憑他的學問、知識、財產、地位來評價,而是要看他的為人如何。
行為最可貴之處就是純正。純正就是正直,乖僻就是乖戾(橫暴)與孤僻。

在前一講我已經說過,我們對人的取捨,無論擇偶、任用人、信託人,絕不可憑他的容貌、言語、知識、財產、地位而作決定。卻要看他的行為(過去的和現在的)而定取捨。
如果對方行為純正而有其他的缺點,尚可考慮。
但若行為有問題,即應效壯士斷腕,忍痛割愛,免貽後患。

「行為純正的窮乏人,勝過行事乖僻的富足人。」
這不但是人的看法(評價標準),也是  神的看法。

窮乏是一種苦難,也是一種試探,容易使人怨天尤人,猶如富足容易使人驕傲、放縱私慾、離棄  神。
有不少窮苦的人,男為盜、女為娼,這都是為生活所迫,鋌而走險。
如果在窮乏之中,猶能保持行為的純正,就跟身處富足而能保持純正的人(例如約伯一樣的可貴。

我曾在農曆新年稱謝禮拜時講到「常樂」的故事。
常樂是一個家道貧寒的基督徒,他的職業是清潔隊員(為民眾清運垃圾)

常樂雖然學淺職卑,但他從不為此埋怨,反而笑口常開。
雖然收入微薄,可是他曉得量入為出,從不透支,更不向人告貸,倒也過著心安理得的生活。

人們看他瘦骨嶙嶙的,擔心他的健康,他卻說:「只要沒有疾病,瘦一點有什麼關係呢?」
人家怕他營養不夠,他說:「足夠了,不然我怎麼能工作呢?」

他對一般事理好像懂得很多,例如他相信大魚大肉未必對身體有益,他說:
「好東西吃得太多,反會變成有害身體的毒素;常常進補不如生活上沒有不良的嗜好。」
他也曉得引用聖經的話說:「喜樂就是良藥。」所以他很少生病。

他的鄰舍在屋旁空地上種菜,常常澆水肥,臭氣沖天,他的太太忍不住,要去向他們理論,常樂勸她道:「不可如此,恐怕彼此傷和氣,這會比聞臭氣更痛苦。臭氣數天就消,恨氣則一年難解。」
他想了一個妙法,就是在鄰舍菜園籬笆邊重一棵芭蕉,既可使臭氣早些消除,且藉著吸取其養分,所生的香蕉又甜又大,真是一舉兩得!

常樂的女兒高中畢業時,見畢業紀念冊上自己的照像拍得很不好看,又失望又生氣。
常樂就安慰她道:
「人漂亮照像不好看有什麼關係?只怕人長得醜而照像太好看才不好意思呢!」
女兒覺得父親的話有理,就不再耿耿於懷了。

常樂頗富幽默,與小孩子也合得來。有一次他問鄰居七歲大的孩子小華說:
「為什麼從台北搭火車至台南台中(要較多的錢)貴呢?」
小華答道:「因為路較遠,時間較長。」
再問他:「那麼乘莒光號至台中比乘普通車至高雄貴,又是為什麼?」
小華就瞪著眼睛,答不出來了。

常樂並非全無難處。他曾在修理門窗時受到釘傷,使他不禁流出眼淚來,因想起主在十字架上的痛苦而感謝不盡;他也曾在走路時哼著:
「上帝百姓在曠野,無可飲食無可住……」聖詩二九四首)
原來他憂慮清潔隊裁員可能裁到了他,使他失業;
又有一天他太太告訴他,發現乳部有一硬塊,他不得不暗自上山向  神辦交涉。
結果經醫生檢驗,說是良性瘤,有驚無險。

常樂每日都有靈修,更注重教會的聚會。
他說,世上的大人物只顧忙於與人應酬,唯有  神的兒女卻樂於與  神交通。
人們吃的只是大官貴人筵,我們吃的卻是天國上帝宴。山珍海味那能比得上救恩滋味呢?

常樂這種行為純正的生活,雖然窮乏,卻勝過行事乖僻的富足人多多矣!

為什麼有許多富足人不喜歡牧師(尤其是有骨氣的)
最大的理由即牧師不願與其乖僻的行為妥協,且  神願意富人排除其財富的阻礙來進祂的國,因此  神的教訓有骨氣的牧師所傳的信息)就難免對富人有責備、勸告、提醒等成份。
這事正如一個貪睡的人是不喜歡人喚醒他的,你善意喚醒他,他會指責你為攪擾呢!

那麼所謂行事乖僻(非怪癖)的富足人有些什麼特徵呢?

一、他沒有  神。他雖然是屬於「有」(富足之別稱)的人,但在最重要的事上,他卻是「沒有」(窮乏)的,因為他沒有萬有之源 ──  神;

二、他沒有指望。他的指望只在現世,如以弗所書二章12節所載;

三、他的神就是瑪門(錢)

四、他最討厭人說起「知足」;

五、他相信金錢萬能,所謂「錢能通  神」、「錢能使鬼」、「有錢不怕禮俗多(各種年節、贈禮、酬酢開支頻繁)」也!

六、他最怕人提到捐獻或作慈善事業;

七、他最容易驕傲又無情,甚至六親不認;

八、他最怕死亡(捨不得與親愛的錢財分手)

九、他畏忌貧窮人更甚於虎,有因欲避開窮人而不敢上禮拜堂者;

十、他似乎有很多朋友,其實沒有半個真實的朋友。因為他疑心太重,誰願意作他的朋友呢?

我說這些話並非叫我們輕看富足人,更不是叫我們不可作富足人,要作窮乏人。
我只是盼望我們無論是貧是富,都要注意行為,就是行為要純正。
富足人若能如約伯行為純正更是十分可貴,不但能獲得人的加倍敬重,也會蒙  神稱讚。
可是富足人若行事乖僻,則顯而易見的不如行為純正的窮乏人了。


 ....................
 
 
選文: 科學家的宗教體驗

英國自然科學家華勒斯,曾與達爾文赫胥黎同工,在其致友人馬強爵士的書信中,有說過這句話:

「我在青年時代,雖是一位十足的唯物論者,但年事漸長,我已變成一個屬靈的唯  神論者。」

又在他的一篇論文中說:

「從最近科學的發現中,使我們看到……在人心以外,人心以上,必有一個超自然和無限的本體,此即  上帝。」


 ......... 節錄於「世界名人宗教觀」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0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11年11月 Cairu、Phil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2人線上 (2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