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默想人生的疾病與痛苦 澎湖伯講道集4 ( 1358 )   
澎湖伯講道集4

參看【新約聖經】約翰福音五章2節、十六章33節、歌羅西書一章24節

疾病的痛苦,患病者和照顧他們的人最清楚。
當然,能切實體會健康之可貴的也是曾經吃盡病若或被病人拖累的人。

三十八年健康無恙不覺得怎麼樣,三十八個月臥病在床就受不了啦。
更何況還有人病了二十八年呢!(參看【新約】約翰福音五章五節)

個人生了無所謂的小病,在家休息幾天,或住院幾天,反可享受被人關懷重視的親切溫情,真是別有一番人情風味。可是,患了攸關生死的絕症,患了群醫束手的怪疾,患了動彈不得、飲食排泄都不離床的重病,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自己埋怨,別人討厭,其痛若真是莫可名狀了。

病之於人,確實比死更可怕。一些上了年紀的阿公阿婆,所怕的不是死,而是病。尤其是治癒無望又不知何時才得解脫的病更可怕。

管科學發達,醫藥進步,但對於疾病問題的解決,仍有限得很。
人們為了治病,為了苟延殘喘,所付出的代價,金錢、時間且不算,精神及肉體的痛苦才是至深且鉅呢!
人一住進醫院,就是一連串的檢驗、注射、刀割、針縫、照光、抽出、灌入、內臟切片等等怵目驚心的事情,人又不是機器,也不是布袋。
為了想多活幾年這樣不簡單,到底合算不合算呢?

對不起,我說得太悲觀了。
可是我的用意,不是嚇唬人,更不是叫人厭世、失去人生的樂趣。
乃是要我們更堅強,在主裡有希望,對世上的榮華、肉體的享受不過份計較,知道這些和剛才所說的痛苦一樣,都要成為過去,不會再有了。
【新約聖經】啟示錄廿一章四至五節:「  神要擦去他們的一切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
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坐寶座的說,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了。
又說,你要寫上,因這些話是可信的,是真實的。」
所以  神的兒女在苦難中,尤其在病苦中,要記得  神的應許,這樣我們便如保羅說的
「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
【新約聖經】哥林多後書四章十七節)

類該懼怕的不是不久將成為過去的病苦,而是即將來臨的罪惡的刑罰。
所以 主耶穌
「倘若你一隻手或一隻腳,叫你跌倒,就砍下來丟掉。
你缺一隻手或一隻腳,進入永生,強如有兩手兩腳被丟在永火裡。
倘若你一住眼叫你跌倒就把他剜出來丟掉。
你只有一隻眼進入永生,強如有兩隻眼被丟在地獄的火裡。」

【新約聖經】馬太福音十八章八至九節)
耶穌又說:
「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
【新約聖經】馬太福音十章廿八節)

謝主,我直至現在六十三歲,尚未住過醫院,更未開過刀。
小小的病是有過,但談不上痛苦難堪。不過卻曾有過杞人之憂。
那是因為我性格上的因素,曾患皮膚過敏,恐怕引起氣喘症;
還有肚腸敏感,害我以為是腸癌,虛驚一場,幸而後來證實不是絕症,才得放心。
    
至於師母,則可謂坎坷多端,一生開刀六七次,其中幾次是有生命危險的。
今天尚能生存於人間,完全是  神的思典。
我家老大英道在出國之前也曾因肝膽之疾前後住院兩次,到美國二年後終於在彼邦開刀取出膽囊。
老二忠道曾患胃出血。
小女汝慈幼時曾患腎臟病。
其他在親戚朋友,尤其教會兄弟姊妹之中,也常常會遭遇到生病之事。

以我自己雖然沒有纏綿病榻的經驗,而對於疾病的悲慘與痛苦是十分瞭解的。
久而久之,我現在竟有許多場面不敢看了,例如:剖腹、抽髓、刮肝檢驗、靜脈注射找不到血管等等令人心驚肉跳的場面。

中山醫院的一位青年醫生竟因此而笑我「男子漢那麼膽小」的話,我在心裡反駁他道,小子,你不知老夫原是一個鐵錚錚的硬漢啊!
我少時讀過很多英雄傳,最鄙視貪生怕死的人,而敬仰那些講義氣、置生死於度外的人。

我最欣賞山西第一人的關雲長。他讓華陀刮骨治療箭傷的時候,身體無需綁縛。
他以一手下棋,另一手就伸出任由華陀切割,而談笑自若,令華陀嘆服不已。
少時在故鄉,我每年上元節前都到廟裡去看那一幅幅的關公生平事蹟圖,每看一次,就加添一分敬佩之意,並立志要作如此的大丈夫。

就因如此,使我養成了不怕苦、不怕痛的精神。
所以我的孩子小時夏天頭上生熱瘡時,我都自己動手把他們剖開,擠出膿血,很快就好了。
我自己讓陳柑果醫生拔智齒(後牙)時,麻醉藥注射量不夠,仍然表現出英雄氣概,沒有哼一聲。
師母第一次在彰化明惠婦產科醫院開刀時,我敢從頭至末了看著醫生們如何剖腹翻腸、取出致病之物。
這能說我膽小嗎?

而,慢慢地,我的心軟化了,最後竟連看到針筒都怕。
後來師母幾次開刀,我都不再在場看了,語云:「人飢己飢、人溺己溺。」
當然人痛己更痛了,尤其看到自己的親人慘受折磨的時候,確實不忍卒睹也。
中山醫院那位青年醫生不明此理,等到有一天自己的母親或妻子遭遇這種情形時,他的態度一定會改變的。

基督徒當然要克服苦難、勝過苦難,可是更要同情遭受苦難的人。
不要做一個鐵石心腸的人。這是我希望富有信心和愛人的青年去學醫的理由。
因為牧師以基督的心為心,還不如醫生以基督的心為心。

最可惡的是無神的牧師(神棍),最可怕的是無神的醫生(財棍)
為什麼?
因為無神論者無情地認為患病和殘廢的人是無用的,是進化的渣滓。
而 主耶穌卻說:「背起十字架跟隨我吧!」
耶穌不是藉著行神蹟、也不是藉著講道,而是藉著祂的身受苦難來求贖我們。

克己和甘願忍受免不了的痛苦是我們跟隨主腳步,也是與祂一同受苦的方法。
所以別人在苦難中我們應以基督的愛心同情他們。
自己在苦難中則要多多仰望主、體念主。
就如
保羅【新約】歌羅西一章24節 說:
「現在我為你們受苦,倒覺得歡樂。
並且為基督的身體,就是為教會,
要在我肉身上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

我們不能希望  神來免除我們一切的痛苦。
祂是一住聰明的父親,祂知道這些疾病和痛苦能給我們很大的益處。
再者,  神既然愛祂的孩子,所以有時候要責罰他、考驗他。
敬虔熱心的信徒在苦難中不會怨恨  神,正如病人不會怨恨為他開刀的醫生一樣。
 
.........................................

 

 
---- 打字、整理、編輯 ----- 2007年8月 Cairu、Phil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4人線上 (4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