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信耶穌得新生 澎湖伯講道集1 ( 926 )   
澎湖伯講道集1

信了  耶穌,人就得重生。有重生才有新生,有新生才有永生。
新生就是人生的革命,如【新約】哥林多後書五章17節  保羅說: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被稱為人生哲學之父的康德說:
「我們所必需的不是人生的改良,乃是人生的革命。」

人是會起革命的動物。對現實不滿就起革命,推翻舊思想、舊體制、舊狀態。
對政府不滿就起革命推翻政府,對社會不滿就起革命改革社會,對宗教也一樣,所以馬丁路德的改教稱為宗教革命。

有的家庭也會起革命。
曾有一青年因其父親要納妾而起革命,聲言將對父親不利,幸其父親請我出面調解(因其子主張頗有濃厚的基督教氣息,所以其父來到教會求助),不至釀成流血慘案。

我自己也有革命的記錄。
十六歲時毅然擺脫父祖之所信而歸向基督,是為宗教革命;
二十歲時又不肯聽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與素不相識的女子結婚,而堅持婚姻自主,是為婚姻革命。
這兩革命對我一生有決定性的影響。

革命以後心須有新體制、新作風,讓人耳目一新。
如果像袁世凱推翻了滿清帝制,自己卻又要做皇帝,這是不對的,所以難怪別人也要起來革他的命了。

韓國樸正熙總統能為大多數人民愛護的原因在此。
他推翻了貪污無能的政府,自己卻絕不貪污,這樣乃能取信於民。
當他偕夫人訪日時所表現廉潔樸實的風度,甚獲世人好評,反視當時越南總理訪日之奢靡浮華,則令世人齒冷矣!

人之會起革命,肇因於心理的不滿。
可是人的不滿大都是對外的,如對政府不滿,對社會不滿,對家庭不滿,對長官、東家、父母不滿,對丈夫或對太太不滿,對有錢有勢的人不滿,對教會的長執、牧師不滿,對學校的老師、校長不滿等。

但是很少有人像  保羅一樣對自己不滿。
所謂人生的革命就是對自己的不滿,視自己為必須打倒的對象。
先向自己挑戰,征服了自己,這才是人生的革命。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台灣光復至今,生活水準已大大提高,在亞洲地區,幾乎僅次於日本而已。
然無論台灣日本或其他先進國家,所謂生活的改善只不過是外在的、表面的,內在的生命卻依然不變。

放眼社會,到處可聞婆媳的不睦、夫婦乖離、兄弟鬩牆,還有一般青年人的放蕩、老人的貪婪、父母虛榮、兒女的不孝、朋友的無信義,與古時相較有過之而無不及。

既然人的內在生命絲毫不變,所以只靠外面改裝(粉飾、裝扮)是無用的,必須從裡面來個澈底的革新,也就是需要人生的革命(這不關乎政黨或人權問題)

外表看來,我們的生活確比三十多年前富裕、方便、舒適,可是內心如何呢?
其實更為空虛。
試問,我們戰勝罪惡否?
我們比以前愛人否?
在我們裡面有真的喜樂與和平否?
如果內心沒有改變,不僅無法獲得真的幸福,反會使我們遭遇許多不幸的威脅。

我們需要的是人生的革命 ── 新生。
信   耶穌基督就能體驗出人生革命的真義。
聖經告訴我們一個人名叫撒該,他有過人生革命的經驗,現在讓我們來看他怎樣革命。

撒該耶利哥城的稅吏長,是個大財主。
可是他的錢是從那裡來的呢?
老實說,無一不是從自己同胞身上剝削而來。
當時的抽稅是採包辦制,就是做稅吏的向羅馬政府承包一定的稅額,由他們負責繳納,同時他們就獲得向自己同胞抽稅權利。
這樣一來,他們可以利用職權,濫收、超收以飽私囊,也就是食人以肥己了。

因此做稅吏的,在當時被猶太人視為豬狗不如、罪大惡極而予唾棄。
撒該是這種人的首長,當然被人厭惡更甚了。

撒該也確實不折不扣是一個惡人,可是在他見了  耶穌之後,他的人生為之一變,照【新約】路加福音十九章8.節所記:「他站著對主說,主阿,我把所有一半給窮人,我若訛詐了誰,就還他四倍。」
真是不可思議,他的人生竟易如反掌地起了革命,只因他遇見了  主耶穌,信了  主耶穌

撒該雖然被人厭惡如蛇蠍、如毛蟲,但是在他的內心卻仍有一份渴慕見  耶穌的熱忱。
我們也與撒該同樣有二重心理,可是在表現上卻正好相反。

因為撒該是外面的行為不好,內心卻渴慕真道的美善;
而我們許多人卻是外表好看,如紳士,如淑女,可是內心滿有嫉妒、淫行、貪婪、自私,這是法利賽型的罪人,是無可救藥的。
神倒喜歡稅吏型的罪人 ── 外面不義,內心向善的人。

神創造人,以人為祂的傑作,叫人有自由意志去愛  神和彼此相愛 。
聖經說  神造人像祂的樣式,就是這個意思 。
可是人濫用和誤用自由意志,反離棄了  神,隨從自己所喜愛而生活。
從那個時候開始,人像  神的那一面就模糊了,而悖逆  神的一面乃越發顯明。

凡是人都具有這相反兩面,撒該和我們都一樣同時具有像  神的和悖逆  神的兩面。
我們要得救(到天堂)的第一步就是要恢復像  神的一面,喚醒追求正、追求聖潔、渴慕  神的良知。

下地獄的人並不全是日日犯罪、放縱、敗壞、墮落的,其實這種人反而佔少數。
更多的人下地獄不是因為胡作非為,卻是略有可取而自我滿足,認為不需要  神,因此忽略了得救的機會。

撒該想見  耶穌,卻有不少的阻礙:
一、是耶穌周圍擠滿了群眾;
二、是他的身量矮小。
今日我們立志行善、追求聖潔,也乎必然碰到攔阻,日語所謂「邪魔」,就是指這種攔阻,形容得恰當極了。

阻礙也好,邪魔也好,我們所遇見的也和撒該一樣有兩種:
一是來自外界,如人的批評、人的冷笑、人的威脅、人的規勸,或基督徒不好的行為,都成為  耶穌周圍的障礙物,使我們不得近前。
另一是由於自身,如膽量太小、意志不堅、沒有空見、畏首畏尾,就把要見主的願望取消了。

幸而撒該有毅力、有決心,雖在內外條件不利的情況下,仍堅持初衷,不惜爬上桑樹以達目的,真是人短志長。
這種克服困難、突破障礙的精神是可貴的。

許多人說要信  耶穌,卻搬出一大堆理 ,作為遲疑不決的藉口,說什麼為了祖父母,為了丈夫或為了太太的反對,為了女兒未嫁,為了母親堂在之故,有的甚至說為怕鄰里鄉黨之議論而不敢信。
我以為像這樣沒有骨頭的人不來信也罷,免得以後徒有虛名。

撒該的決心和勇氣是可取的。
不過他也犯了一般人以肉眼審察  耶穌而不是以心靈接受的毛病。
他居高臨下觀看  耶穌,有如現代人要以顯微鏡或管來研究、認識  神的聖者基督,也就是以人力或科學方法要瞭解靈界的奧秘,此路是永遠行不通的。

雖然如此, 主  耶穌是鑒察人心又滿有憐憫的主,祂知道撒該的需要,所以在經過樹下時就抬頭一看,對他說,撒該,快下來,今天我必住在你家裡。
這真是撒該始料不及的事,如果  耶穌不招呼他,他自己也許沒有勇氣開口求主呢!如他只看過  耶穌就算了,那他仍然是沒有得救的人。

感謝  神,祂差遣獨生子  耶穌基督到世上,是主動來尋找並拯救喪失的人的。
使撒該更感動的是  耶穌知道他在樹上,並且認識他的名字,又願意到他的家裡去於是撒該就急忙下來,歡歡喜喜的接待  耶穌
我們也一樣,要應答  耶穌的呼召,要下來謙卑在主面前,並接待主到自己的家。

撒該下來是表明他的認罪悔改,剖開他的心,接受  耶穌的愛,就是新的生命。
從此他的生活就改革了,新生就開始了。

能使人生起革命的不是金錢、地位,更不是教育的力量。
唯一的途徑就是以一顆剖開的心,在  神的面前信  耶穌,接受  神的恩典與能力。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0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10年7月 Cairu、Phil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2人線上 (2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