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聚會的生活 澎湖伯講道集1 ( 1122 )   
澎湖伯講道集1

信仰生活離不開聚會,聚會的生活乃為培養信仰,這是我們所看到、所聽到的事實。
一個人不喜歡參加聚會,甚至討厭聚會而能自己默默地過著敬畏  神、愛人的生活,這種例子殊屬罕見。
做一個基督徒(指已領洗進教者)為什麼竟不參加聚會呢?
原因大概不出這兩個:

一、自己在行為上有問題,生活與聖道相衝突;
二、看別人的行為有問題,認為「我去禮拜何用?」

如果是第二個原因的話,未免明於責人、昧於責己了。
他何不自省,到底自己有多好?
你說別人叫你跌倒以致不上教堂禮拜,可是你自己卻叫更多人跌倒而離開教會,你知不知道?

一個不信主的外邦人不赴聚會(不參加禮拜)事屬當然。
若是基督徒因自己行為有問題,就是在犯罪中不敢來禮拜,正如【舊約】創世記二章10節「他(亞當)說,我在園中聽見你(神)的聲音,我就害怕。因為我赤身露體,我便藏了。」的情形,這也不奇怪。

最要不得的就是說,教會統統是壞人,是掛羊頭賣狗肉的法利賽人
惟獨我是個義人,所以我不願意同流合污。
我自己在家裡可以讀經禱告事奉  神,每日的生活已榮耀  神。
這種說法實令人不能無疑。

真的他那麼聖潔,甚至恐怕被教會玷污地步?
教會是充滿細菌的地方,他的家才是無菌室?
我才不會相信呢!難道他比  主 耶穌更完全、更聖潔嗎?

當日在耶路撒冷聖殿進出的大多是那些敗德劣行的祭司、文士、長老和法利賽人,在各地的會堂也有很多與那些人有關的教棍。
可是   主 耶穌並不因此不上聖殿、不進會堂。

聖經記載祂上耶路撒冷赴節,也記載祂上聖殿、進會堂教訓人。
耶穌很多寶貴的教訓是在聖殿或會堂裡講的,很多奇事神蹟也是在聖殿或會堂裡行的。

我很欽佩  主耶穌沒有一點偏見和成見。
大凡一個秉性正直的人都比較容易走極端。
例如看到不少官吏貪污枉法,便痛心疾首地認為所有的官吏無一清廉 ....... 無官不貪。
還好  主 耶穌不是這樣。

耶穌常責備法利賽人的不是,可是祂卻欣然與法利賽人尼哥底母談道;
羅馬軍人多仗勢欺人,為猶太人所痛惡,可是 主卻曾稱讚過一個百夫長的信心;
娼妓與稅吏乃眾所公認的下流之輩,可是  主 耶穌卻珍惜他們的悔改;
撒瑪利亞人猶太人傳統不睦,可是 主  耶穌卻不歧視他們,倒看他們比猶太人好,樂意與他們做朋友。
雖然耶路撒冷聖殿成為賊窩,可是 主  耶穌未曾鼓勵人另建潔淨的聖殿,或叫人不要上聖殿。
祂卻以身作則,潔淨聖殿,並宣佈聖殿為禱告的地方。
主  耶穌這種精神和態,應該作為今日我們對教會的精神和態度。

我們聚會禮是要敬拜  神,並和主內的肢體(弟兄姊妹)交通。
而且禮拜有事奉、服務的含義,所以我們來禮拜也要找機會服務人,例如教主日學、參加聖歌班、擔任招待、看管孩子等等,有許多機會在等著我們去作。
尤其人勸慰、造就的工作更需要不少人手呢。

為著兒女不好而離開家庭的父母,不是好的父母;
為著父母不好而離開家庭的兒女,也不是好兒女。
因為家庭的關係不是由什麼章程而組織,而是血統、生命的關係。
同理,一個明白十字架救恩的人知道教會是神的家。
神家裡的人也是屬靈生命的關係,不同於一般社團。

一般社團的組織和解散可隨人意決定。
所以我們常聽見某某社團已經解散、某某社團將要解散的話。
可是我們從未聽說某某家庭解散的事。
有之,則是由於天災人禍所迫而致家庭「離散」(與解散不同),這在我們中國人是認為人生莫大不幸的。

以上我所說無非希望基督徒不可因為教會某些人,甚至只是某個人的緣故,便拂袖而去。
這不僅是教會的損失,更是你本身的損失呢。

還有另外一種人離開教會,不赴聚會,表面上歸咎於別人,說有人叫他跌倒,其實是他自己有問題。
要不是行為有問題,便是他的信仰基本上有問題。
也可證明他以前的信仰是像插在花瓶的花(沒有根),而不是像種在土裡的花。

我不敢肯定說,出席聚會的信徒統統有信仰。
可是我懷疑有信仰的人會不喜歡聚會。
所以我們要像【舊約】詩篇一二二篇的作者說的:
「人對我說,我們往  耶和華的殿去,我就歡喜。」
更要傚法主耶穌的榜樣,如【新約】路加福音四章16節記載:「  耶穌來到拿撒勒,就是祂長大的地方。在安息日,照祂平常規矩,進了會堂,站起來,要念聖經。」由此可知, 主  耶穌每逢安息日是必進會堂的。

許多教會同工都有同樣的感覺,就是一個人的聚會生活與信仰生活恰成正比。
我出去佈道,常人告訴我:「我的先生不做禮拜,因此常上酒家。」
或說:「我的太太不喜歡禮拜,因此打牌越來越厲害。」
或說:「我的孩子不愛上教會之後,就學起喝酒抽煙來了。」
可見不赴聚會、不參加禮拜是信徒行為的危險信號。

今日教會不振、信徒沒有好見證,這與不重視聚會的生活關係很大。
不幸的是,今日患上「禮拜天病」的人竟又多又普遍。

一九三七年佈道什誌記載,英國循道公會週報上提到一種新疾病,無以名之,乃稱為「禮拜天病」
這種病唯教友才有。它在禮拜六那天一點徵兆也沒有,禮拜天早晨從甜睡中醒來,仍然很舒服,吃早飯時也興高采烈的。
可是到禮拜堂的鐘聲傳來了,或聽到外面有人要去做禮拜的聲,此病乃突然發作。
病人只覺頭昏腦脹、精神不振、寸步難行,一直持續到人家做完禮拜了,他的病也就不藥而癒了。

於是一切恢復正常,吃中飯時也很快樂。
整個下午都有很有精神,可以出去散步、打球、游泳,或在家裡與朋友聊天、看書閱報、聽廣播節目(如在今日則是看電視),一切無礙。

可是晚飯後將要做禮拜之時,病再度發作。
病人又不能去做禮拜,只好坐在家裡靜待病情好轉。
說也奇怪,不一會兒(大約做一次禮拜的時間)它自然痊癒。
如此到了十一點吃宵夜時他已經有說有笑的,吃完就安然睡覺。
禮拜一早晨起來就跟沒有病過一樣,照常去工作辦事。
直到下禮拜天此病才再度發作,又再度復原。

此病在一家之中總是由家長開始,男性又比女性更易罹患。
父母害此病之後,每每傳染給全家大小。還有一奇怪現象,就是害此病者都不去看醫生。
因為常常病了又好,好了又病,也就慣了。
可是因此乃成為慢性病,終於導致靈魂的死亡。

其實這種病了認罪、禱告、讀經之外,別無醫治之法。
而且,只要平時有一種操練,即可防止病魔的侵害,即使偶有感染也很快就能根治。
此操練就是每個禮拜日必到禮拜堂,持之以恆,從不間斷一次。

此病初發時徵象就是病人開始找藉口不去做禮拜。
譬如說:「今天我家中有客,我不能不陪他。」這是最常見理由。
對付之法,就是連客人也一齊帶往禮拜堂去。自然使得病魔無隙可乘,知難而退。

聽說在美國有一人家,父親廿三年之久從未害此病,家中人害此病者也極少,最多在十幾年間不過一次二次而已。
現在台灣害此病的人越來越多,願大家儆醒,多多省察,不讓此病魔得逞。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0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10年5月 Cairu、Phil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2人線上 (2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