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人的責任 澎湖伯講道集5 ( 1136 )   
澎湖伯講道集5

人從呱呱墜地開始,直到呼出最後一口氣為止,經常環繞在其周圍,使人生價值賴以實現的,便是責任。
人無論對家庭、對鄰里、對社會、對國家,尤其基督徒對教
會,都有一種無可避免的責任。
責任是實現至善生命的要素,它帶來圓滿、充實、光輝,也把抑鬱、黯淡、消沈驅除,遠離我們的身邊。

人類生命的最大意義存在於克盡人生職責之中,維爾司各托說:
「人若停止彼此互助的責任,則人性將絕滅。」
我們的一生,從母胎而哺乳,以至臨終,其間如果沒有互助的能力,便一日不能生存。
上帝賦予人與生俱來的權利是要求別人幫助,義務則為幫助別人。
這都是不能輕忽也不能拒絕的,換言之,即人對我有責任,我對人更有責任。

責任感能激起一個人純潔的愛心,如【新約聖經】路加福音十章25~37節所記那位憐憫傷者的撒瑪利亞人
他與祭司、利未人有何不同呢?
就是多了一份責任感。
他想,此時此地我不救他,誰來救他?
為了責任所在,他就不遑考慮傳統的仇恨與歧視了。
艾司根說:「人能趨善去惡、化邪為正、變黑暗為光明,完全由於責任心使然。」
人在世上難免有想不到的不幸遭遇,令人陷入悲傷絕望之中,尤其最親愛的另一半遽然亡故,更使未亡人萬念俱灰矣!
然而由於強烈的責任感,卻能一躍而起,重燃信心之火種,堅強地度過有意義的人生。

謝緯牧師突因車禍去世,謝師母之悲痛實非言語所能形容,因為牧師是一家之主,子女還年幼並在學,家庭正需要他(實則教會、社會也同樣需要他),而且他們夫婦極其恩愛,在學術方面是同行,在傳教方面是同工。
正當同心力為主事工奮鬥之際,忽然相依為命的另一半被取了去,難怪謝師母的精神幾乎整個崩潰了。

當時周圍有關的人也都為此事擔憂,大家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不料謝師母卻要求前往聖殿(南投禮拜堂)禱告,到她禱告完回家之後,之即判若兩人,顯得頗為堅強。
許多人都猜不透她到底在禮拜堂裡禱告什麼、思想什麼、或者看見什麼?
為什麼在那短短的時間裡,能從痛不欲生的慘境中解脫出來呢?
依我看來,她必是想到又看到自己的責任:
對兒女的責任和完成謝牧師未竟事工責任,正如 國父說:「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努力」換句話說,就是盡責任之意。

岡山 高再祝醫生娘曾告訴我,她先生死時膝下有一群(七八個)孩子,有的連左右手都還分不清楚呢。
那時她真是連哭的力氣都沒有 ,在愁雲慘霧之中就像個尚能呼吸的死人一般。
眾人找不出什麼話來安慰她,而且她也什麼話都聽不進,所以大家只好圍繞著一個死人和一個未死的死人流淚而已。

那時忽然  神讓高太太眼睛開了,看見她的身旁站著三個人:
一個是陳信貞老師,一個是高安賜老師,還有一個我已忘了是誰。
她們三個都是寡婦,而且都在未到三十歲時丈夫就死了,經濟情況也都比不上她。
可是們為了替亡夫撫養遺孤,都表見得非常堅強。
高太太不由得也想到自己的責任,乃立刻堅強地站起來,為丈夫料理後事,節哀順變,專心撫育兒女了。

韓國前總統樸正熙是個強人,可是一想到他的太太一生幫助他,最後且替他犧牲了性命,便悲不自勝。
據報載,他每逢進入房間便放聲大哭,真是令人一掬同情之淚。
可是他也說:「我為國家責任所在,不能不堅強;如今為家庭、為三個孩子責任所在,更不能不堅強。」

不僅以上所提這幾個人因責任感而在悲痛中堅強前進,我們若細察周圍的人,也必有許多衰殘不倒、久病不死的例子,令人莫名其妙。他們怎會如此呢?
我告訴你,那支持他們的力量就是責任心,也就是「我病倒了,我的丈夫怎麼辦?」「我死了,我的孩子怎麼辦?」「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的心境。

康德說:「我眠則享人生的美夢,我醒則盡人生的責任。」人生的際遇無論如何的變遷,人的責任總是不變的。
人的富貴貧賤、窮通利達常依個人、社會環境而轉移無定,更非人力所可勉強。
然而環繞著我們的責任,卻不因環境的轉移而有所增滅,只是其難易之程度有所差別而已。

所以人處困難坎坷中,能不避危險艱辛,仍然致力遂行其本身之責任者,其人格之偉大自不待言。
孟子說:「天之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這一段話是千古不移的真理。
神把人放置在各種不同境地中、卻有一個公平的大原則行於其間,就是把責任付與人,使他處在得失成敗的各種情形下,都能發揮對的平衡作用。

行善不倦、為主不後悔,是做人、做基督徒的責任。
可是常有人灰心喪志地說:「做好人沒有好報、熱心事主沒有用處。」
這種對人生沒有抱負、對真理不具希望的人簡直是自暴自棄。
因為人行善、基督徒事主,是決不隨環境的轉變而中止的。
人沒有自辱其生命的權利,也沒有自棄其責任的權利。
不自棄做人的責任,就沒有不能為的善行了。

俗語說:「你假使要放手作事,慎勿忽略做人。」
又說:「當一日和尚,撞一日鐘。」這就是盡責任的寫照。
我們基督徒絕不可說:「我老了(或兒女長大了),我已經沒有責任了。」
要記住,你還是人,你還活著,所以還是有責任。
老人有老人的責任,退休的牧師也有退休牧師竹責任。
也許老人的責任比年青人的責任更重,退休牧師責任比在職牧師的責任更艱巨呢!
可以說,一個傳道人有無真正愛人的靈魂、有無真正為主忠心、有否濫竽充數,要看他退休以後的生活如何而定!

最後,關於責任的問題我人還要記住三點:
一、責任不可放在興趣之後;
二、認識你首要的責任(例如學生與主婦職分不同,其首要責任當然有別)
三、不可輕言「我已盡了責任」的話。
在此願以【新約】使徒行傳廿章24節 的話與大家共勉:
「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
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  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責任),證明  神恩惠的福音。」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1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10年3月 Cairu、Phil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1人線上 (1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