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溫長老安息兩週年追思會 澎湖伯講道集15 ( 1363 )   
澎湖伯講道集15

日子如飛地經過,一轉眼間我們所敬愛的溫長老逝世已屆兩週年了。雖然他是個信主得救人,也在信仰生活上得勝,其壽數又過古稀(七十有三),而且臨終時有長老娘及兒、女、媳、婿隨侍在側,而遺體在美火化並舉行追掉禮拜,然後骨灰由長老娘及兒、女、媳帶回台灣安葬於十字園墓地,與父母親朋一同等候主的再臨,以享受所應許的復活和放生的福氣,所以我們不會也不必像那些沒有指望的人一樣憂傷(【新約聖經】帖撒羅尼迦前書四章13節)

可是在人性、人情上我們仍然十分惋惜與難過,怪不得阿亮往機場奉迎父親骨灰時嚎啕大哭,而玉英姊由於感念故人恩德,情難自抑,志願為其披麻帶孝。
可見溫長老所遺留人間的是永不朽壞的信、望、愛。

正如【新約】希伯來書十一章4.節 末句說:「他亞伯雖然死了,卻因這信仍舊說話。」
溫長老確是一位信主、愛主、為主而活的人。
我曾稱他為宗教家(比牧師更牧師)、教育家兼藝術家。
他不是領薪水的宗教家,是以身作則的教育家(例如喜慶請客從不供酒)
據他解釋,他當主日學教員、校長,教導學生節制 ------- 禁酒,所以請客喝酒乃反教育,他寧願得罪人也不願叫學生跌倒,又是敬畏 神的藝術家(從不以藝術討好人,也不藉藝術之名而風流放肆)

更難得的是溫長老是非分明。
儘管做人仁和(恰如其名),卻有摩西堅持原則的精神,不像亞倫看風轉舵、投人所好。
時至今日,我仍然堅信我忠孝路教會的已故王秀英長老、溫仁和長老以及現尚健在林月錦老夫婦、林東薰長老夫婦......等,愛護民族路教會(母會)都不遜於現在該教會任何長執與信徒,只是他們乃愛之以義,不甘該教會墮落俗化罷了。

溫長老和我一樣,素極欽佩朱天進長老父子瓊微執事)之熱心愛主、服務教會。
他曾告訴我,瓊微君是當日教會模範青年,是他在教會聖工上最佳的搭配。
可是當十字園問題發生時,溫長老的立場卻是公正而客觀,不像一般只講私誼親情,而置真理公義是非於不顧的鄉願的行徑。
所以他能慨然為拙著「公義的信息」題字並率先簽名作見證。
溫長老確實能分辨真愛和假愛,他深知「愛(假愛)之適足以害之」的嚴重後果,所以才不惜挺身而出,為事實與公義作見證。

【舊約】約伯記一章9.節:
「撒但回答耶和華說,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


撒但說得不錯,凡事都有其所以然的緣故,人的成功與失敗莫不有其造成的因由。
故此,倘若有人問我:「呂某某,際此教會多事、多難之秋,你既不是博學多才的人,怎能在忠孝路教會一牧二十多年呢?」
我的回答是,此乃 神的恩典和憐憫,其次則應歸因於歷來長執的品質了。
忠孝路教會的牧師雖然遠不及摩西,然而忠孝路教會卻有很多像亞倫戶珥的長執(【舊約聖經】出埃及記十七章8.~16節),如已故幾位長執都是我難忘的好同工,尤其溫長老更是其中之最。

有一位長老問我,記不記得溫長老在本會設教廿五週年感恩禮拜時禱告說:「求 神讓我們的牧師終其一生牧養我們教會!」
我說,我記得。我很感謝 神,也感激、記念溫長老愛牧敬牧的心。
不過,我固然為他這樣的禱告覺得安慰與滿足,可是我卻不會因他這樣的禱告而昧於時勢已變、人心漸易,不宜尸位素餐,死也不離開教會。
請大家儘管放心,我會傚法大衛,對人的好意僅以感激的心領受其可貴的至情,而不敢真的喝下三勇士冒著生命危險從敵人地盤打來的水(參看【舊約聖經】歷代志上十一章17~19節)
也就是說,我不會裝糊塗,真的戀棧不走,給教會徒添麻煩的。

言歸正題,溫長老是以教會為家的人。
他愛教會如同其家,視教會眾信徒尤其那些貧弱的肢體如同兒女一般,這也是玉英姊對溫長老念念不忘的原因。

大凡身為牧師長老者若不格外小心,都極容易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或文士、祭司長等。
他們的特徵是能說不能行(【新約聖經】馬太福音廿三章3.節),他們關懷世人、呼籲教會合一、擔憂人與人之間的競爭、冷漠、排斥、分裂、敵對,可是卻縱容自己霸佔親骨肉兄弟的產業,而不自覺其矛盾與可恥。
這正被 主耶穌說中了:「蠓蟲你們就瀘出來,駱駝你們倒吞下去。」
(【新約聖經】馬太福音廿三章24節)

有個猶太教的拉比,坐在屋內守安息日。
有個乞丐前來向他請求施捨,拉比隔窗說:「不要麻煩我,今天我安息日。」
一會兒,又有個遭車禍受傷的人來向他求一點油和酒療傷,拉比很光火,便大聲吼道:「難道你們不知道今天是安息日麼?有什麼事六日之內不都可以做麼?為什麼偏偏選在今天來擾亂我呢?」
又過一兒,有人告訴他:「你的驢跑了!」拉比急忙跑出去,把驢趕回來,說:「我必須騎它上會堂呢!」
教會領袖不時時儆醒,都會犯上這種「吞下駱駝、瀘出蠓蟲」的錯誤,於是便會重視教會的門戶過於教會的品質,只顧教會合唱的聲而不在乎教會行為的名聲了。

【新約】使徒行傳六章3.節 指出做執事的第一要件是「有好名聲」
【新約】提摩太前書三章7.節 則指出:
「監督(長老)也必須在教外(社會)有好名聲,恐怕被人譭謗,落在魔鬼的網羅裡。」

溫長老是會內會外都有好名聲的人。
他是值得我們思念的人,因為我們都認識他,深知他的為人,而長老娘也還在我們這裡。

不過,我們應該知道,任何受人尊敬的好人終必遭遺忘,如【新約】使徒行傳七章18節 所說:「直到有不曉得約瑟的新王興起。」所以後世的人無論以任何隆重莊嚴的方式紀念先人,都不如代代承先人的信仰。
好比以好果子來見證我們的祖亞伯拉罕是一位敬神愛人的人,並證明我們確實是亞伯拉罕子孫,如【舊約】約伯記八章39節末句耶穌說:
「你們若是亞伯拉罕的子孫,就必行亞伯拉罕所行的事。」【新約】馬太福音七章20節 耶穌又說:
「所以憑著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

好果樹絕了種是令人惋惜的事,敬畏 神者的後裔離棄 神更令人傷心。
願 神施恩賜福給溫長老的子子孫孫,按照祂的應許:
「愛我守我誡命的,我必向他們發慈愛,直到千代。」(【舊約聖經】出埃及記廿章6.節)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8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09年11月 Cairu、Phil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1人線上 (1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