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再談「寧可」 澎湖伯講道集15 ( 953 )   
澎湖伯講道集15

三月一日主日上午我曾以「寧可」為題,談及三處含有該語的經文所給我們的教,今天我仍要以這三處經文再談「寧可」,作一個補充。
在第一處經文裡  耶穌說:「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犯罪),就剜出來丟掉;寧可失去百體中一體(一小部份),不叫全身丟在地獄裡鎮方若是右手叫你跌倒(犯罪),就砍下來丟掉;寧可失去百體中的一體(一小部份),不叫全身下地。」(【新約聖經】馬太福音五章29~30節)

無人不愛惜自己的眼睛與手臂,尤其右眼、右手,然而所愛的右眼或廿手倘苦己染上死毒,勢將蔓延全身,有喪失性命之虞時,便會毫不猶豫地儘速把這右眼或右手剜出或砍掉(棄如敝屣),為的是保全性命。
對肉體持此態度,對靈命更應如此。

我敢說,現存六十歲以上的人能夠全身(百體)完整、髮無疵、保持原裝的少之又少。
大多數的人不是外器官受損,就是內臟有毛病,甚至不少已換上代用品了(如義手、義足、義齒或移植的眼角模、心、腎等)
儘管口此,他們卻活得好好的,既不影響工作,也不影響壽命,他們之所以願意捨棄原來的肢體,莫不是為了顧全整體性命,寧可失去百體中的一體,免得一命鳴呼,由太平間、殯儀館直奔墳墓而去。
那麼,為顧及永遠的生命 ----- 靈魂,我們是不是更應有寧可捨輕取重的抉擇呢?

第二處經文是保羅說的:「但這權柄我全沒有用過;我寫這話,並非要你們這樣待我;因為我寧可死,也不叫人使我所誇的落了空。」(【新約聖經】哥林多前書九章15節)

耶穌說的:「寧可殘障(失去一部份肢體)不願全身死亡」現代人很容易領會。
但此處保羅卻說「寧可死,也不叫人使我所落了空。」這是怎麼說呢?
有人說,名譽是人的第二性命,若依保羅的看法,則名譽尤過於性命了。
而且所指的只是為「我所誇的」,如此不是等於他寧可為顧全所吹牛(自高)的事而死嗎?
今天有誰能贊同保羅這種做人的原則呢?

本市曾有一位德高望重的牧師,對十字園問題的處理根據歷史事實提出一項最公平的建議,曾幾何時,他卻後悔,且為私利而接受分贓,竟然見利忘義,不惜與竊賊連成一氣,而該牧師尚不知恥地向 xxx 牧師辯稱原先的建議只是一個理想而已。
這樣看來,他那個「理想」根本就是一個自欺欺人、左右逢源、為爭取自己最大利益舖路的奸計罷了。那裡還會有保羅那種為所說出的話「寧可」以身殉的精神呢?他的「寧可」與保羅正好相反,是寧可被人指責為言而無、厚顏無恥,也不願放棄二一添作五瓜分贓物(公有墓地)的機會!

保羅為不靠傳福音養生誇口,也許有欠修養,因為 神既知道,何必說出,更何況向人誇口呢?其實保羅的誇口乃有許多不得已的苦衷(我也有此經,如為復興教會的奉獻便是)
我也知道必有許多人評我講道語氣狂妄、好像瘋子。
不錯,我願意承認 ,但你可知道,在最黑暗無道的時代非瘋子不敢說真話嗎?
有那一個殉道者為了真理不像瘋子呢?

再看看保羅像不像瘋子,【新約】哥林多後書十一章21~23節 他說:
「我說這話,是羞辱自己;好像我們從前是軟弱的;
然而人在何事上勇敢,(我說句愚妄話)我也勇敢。
他們是希伯來人麼?我也是。
他們是以色列人麼?我也是。
他們是亞伯拉罕的後裔麼?我也是。
他們是基督
僕人麼?(我說句狂話)我更是。」
聽聽這些話的語氣,大概八九不離十吧?

保羅就是這麼一個寧可像狂人(瘋子)說實話、做實事、以無虧的良心(【新約聖經】提摩太前書一章5.節)和清潔良心(【新約聖經】提摩太后書一章3.節)事奉主的人。
由他寧可死也不叫人使他所誇口的落空與決心,可知保羅的自愛。
我從他寧可死而有所不為,可以確定他必有更多寧可死也有所不辭的事,正如他所說的:「你們為什麼這樣痛哭,使我心碎呢?我為主耶穌的名,不但被人捆綁,就是死在耶路撒冷,也是願意的。」就是明證。
(【新約聖經】使徒行傳廿一章13節)

基督徒應該像保羅,有寧可死也不叫人使其所誇的落空的決心。
為什麼我為十字園苦戰不懈呢?因為當日我在xx教會講台上鼓勵人為購買此墓地捐獻時,曾誇口謂教會怎麼說便怎麼行,絕對不會像社會或其它宗教一樣出現欺騙、假公濟私、圖利他人等弊端。請大家儘管放心,盡力捐獻、共襄盛舉。
我雖然年逾古稀,這些話鄰還記得十分清楚。
如今叫我怎能默然裝啞巴呢?
想想看,一個傳講福音真理的教會,怎可讓一位奉主名而誇稱「主的教會必不同於一般世俗社團」的話落了空呢?

第三處經文是希伯來書的著者說的:「他(摩西)寧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願暫時享受罪中之樂。」(【新約聖經】希伯來書十一章25節)

我自忖不學無術,就是不獻身為傳道人去從事其他行業,也不會有什麼出色成就。
幸而蒙主憐憫,勉強使用,而得溫飽,終生難忘神恩。
為此使我更加感佩許多條件優越的傳道人,他們無論家庭背景、出身學校、先天的稟賦、後天機遇都是強人一等(如台灣早期宣教師們),但是他們卻寧可為主吃苦而毅然放棄做大官、發大財、成大人物以及一切可享榮華富貴的機會,真是太不簡單了。

我想這些人除受主愛所感名之外,也必受到摩西「寧可」精神的影響。
試想王宮的快樂與曠野困苦是何等強烈的對比呢?
然而摩西卻斷然選擇了後者而無悔,只因為他敬畏 神、愛自己的同胞之故。最近我應邀去領傳道人聚會(非長老教會),受托講題多屬如何克服傳道人牧會的困難之類。
我便以摩西寧可和  神的百姓(選民以色列)同受苦害也不願暫時受罪中(世界)之樂為勉。
因為我覺得今日是人們包括信徒最不願意受苦的時代,傳道人也不例外。
他們寧可傚法世界,而多得些肉體的甜頭;寧可做飯桶牧師而多領些薪水;
寧可人保是從,以保障飯碗不砸破(教會了以續聘而最好不限期)
在此種心態下,難怪他們面對十字園一類問題時連是非都不敢說了。

惟願  神的兒女(尤其神的僕人)為維護教會應有的品質與形象,有寧可剜眼斷臂之果斷與勇氣,又有寧可死不叫人使我們所誇的落空的明恥與保譽精神,更有寧可忍飢挨凍也不願享受罪中暫時之樂的意志和決心。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8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09年10月 Cairu、Phil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8人線上 (8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