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新年的感嘆 澎湖伯講道集15 ( 1201 )   
澎湖伯講道集15

人是有感、能感的動物。對所見所聞和所經歷人人都會有所感,不過就同一事物之所感卻可能有相同、相異之別。
人對於生命、歲數最敏感,尤其在過年期間。
【舊約】創世紀四十七章9.節 記載雅各法老問他的年紀而答道:「我寄居在世的年日是一百三十歲,我平生的年日又少,又苦,不及我列祖在世寄居的年日。」法老只問了一句:「你平生的年日是多少呢?」(8.節)雅各竟禁不住發出對其人生的嘆息來。

我看動物如馬、牛、狗等在奔、負重時都喘得很厲害,幾乎上氣不接下氣。
可是只要休息一下子,便能恢復平靜輕鬆。
唯有人的嘆息沒有那麼容易平復,它是出自內心(精神上),為紓解心理壓力與痛苦而發,代表人生種種莫可奈何的酸甜苦辣遭遇。
在此雅各嘆息他平生的苦是真的,因他從在娘胎裡便開始受苦了,如【舊約】創世記廿五章22節 首句:「孩子們在她利百加腹中彼此相爭。」出生以後更有一連串的問題叫他受苦,如與兄弟以掃不睦、與岳父拉班之勾心鬥角、家庭四妻十三兒女之糾紛,與 示劍人 之結怨、失去愛子(約瑟)之悲痛等等。

當他認出約瑟染血的衣物時,他說:「這是我兒子的外衣,有惡獸把他喫了。約瑟被撕碎了!撕碎了!」(【舊約聖經】創世記三十七章33節)接著34~35節記載:「雅各便撕裂衣服,腰間圍上麻布,為他兒子悲哀了多日。他的兒女都起來安慰他;他卻不肯受安慰,說,我必悲哀著下陰間到我兒子那裡;約的父親就為他哀哭。」想想他當時的悲痛,雖後來眼見約瑟當了宰相的喜悅,但我敢說仍難彌補其十分之一。

讀創世記的人對雅各平生年日之苦應無異議,但對其自稱的少(指壽數低)便不能同意了。他當時一百三十歲,再加埃及的十七年合共一百四十七步才壽終正寢。
現代多少人都活不到他的一半呢!我今年七十三也不夠他的一半。
不過雅各所稱在世年日少,是與他的列祖的比較而言,尤其瑪土撒拉的壽數更令他望塵莫及(參看創世記五章)【編者按:亞當:930歲、賽特:912歲、瑪土撒拉:969歲、挪亞:950歲......】

摩西【舊約聖經】詩篇九十篇12節 禱告說:
「求你(神)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雅各是否以智慧的心計算他的年日?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他說「我平生的年日又少又苦」便是真的了。
因為人必須有了智慧,才真正能數算自己在世日子,才不會虛度光陰,而要活在 神的旨意中,即所謂為主而活。

耶穌傳道不過三年半光景,加上了預備的年日,也不過三十三年半,祂竟建立了永遠不朽的大業。正如祂臨死時說:「成了!」(【新約聖經】約翰福音十九里30節)
祂以三十三歲的年紀成就了救世大功,我們若以智慧的眼光計算,那是何等的長壽呢?
反觀【舊約聖經】創世記第五章裡那些活了九百歲以上的塞特以挪士該南雅利瑪土撒拉等,除了生兒育女以外一無所成。
而生育繁殖不過是生物的本能,禽獸的能力還比人更旺盛呢!
人生若只此一端,即使活到千年又有何意義和價值?
再看以諾在世的年日雖比他的兒子瑪土撒拉少了六百零四歲,然而從智慧方面評估,他的人生價值比他的兒子高多了。因為他在六十五歲時開始與 神同行三百年,這三百年才是以諾真正的人生。

【舊約聖經】詩篇三十一篇10節 大衛說:
「我的生命為愁苦所消耗;我們年歲為嘆息所曠廢(浪費);我力量因我的罪孽衰敗;我的骨頭也枯乾。」
新譯本為:
「愁苦耗盡了我的生命,憂愁減少了我的歲月,患難使我衰弱,我的骨頭都脫了節。」我敢說,除非自欺或有意掩飾,在這新年期間誰都會像大衛一樣,發出這無奈的嘆息(感慨)

所謂「年」,乃是地球繞太陽一週。所謂「週」,乃是一個圈。
所謂「圈」,乃是無始無終,那裡都可以起始,那裡都可以終結。
若緣圈而走則永遠走不到盡頭。
神是永遠的,祂的創造也是應用永遠的理。
不但地球繞太陽如此,大至整個宇宙、小至原子核裡的世界也都如此,其分別只是大圈與小圈罷了。因為是圈,所以才能永遠長存。地球上的生物所以生生不息也是由於動植物的互相依存,形成一個循環,故能永遠維持下去。

然而上述所有有的圈仍屬受造之物,因此其永久性並不是絕對的,如主耶穌說:「天地都廢去了。」(【新約聖經】馬太福音五章18節)就是明證。
所以基督徒不拜天地,而敬拜創造天地的  神。
祂才是唯一永遠存在、永遠不改變的。

人生悲嘆的原因由於年日又少又苦,那麼想要解脫這又少又若的人生,必須藉著基督的救贖,與永遠的神(就是圈的創造者)結連。
如此則不管多短多苦的人生.....,我們都不用怕了。
【新約聖經】彼得前書一章24~25節 說:
「因為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他的美榮,都像草上的花;
草必枯乾,花必凋謝;
惟有主道是永存的,所傳給你們的福音就是這道。」

由此觀之,基督徒既為得道的兒女,就不必像雅各為平生的年日又少又苦而嘆息。
倒要如【舊約】傳道書十二章1.節 所說:「你趁著年幼,衰敗的日子尚未來到,就是你所說我毫無快樂的那些年日未曾臨近之先,當記念造你的主。」
如此一來,你不但不會像大衛【舊約】詩篇三十一篇10節 所說的那麼消極,而且要像【新約聖經】哥林多後書四章16~18節 保羅說的:
「所以我們不喪膽。
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
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
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
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8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09年10月 Cairu、Phil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7人線上 (7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