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各盡其職(二) 澎湖伯講道集14 ( 1061 )   
澎湖伯講道集14

忠孝路教會創設於主後一九五七年,迄今已屆三十週年。
今天乃是我教會設立紀念主日(每年元月第一主日),為要表示我們的感謝和歡喜,中午我們全體大會餐,又將晚禮拜提早於此時舉行,晚上不再聚會。

今年我教會用【新約聖經】以弗所書四章12節 為標語:
「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

基督的身體是什麼?即教會是也。

今晨我已講過,際此母會設教四十週年、子會(本會)設教三十週年,如此富有歷史性的年,母會與子會竟不能共聚一堂、同頌主恩,實在太遺憾了。
真叫我們不能不痛恨撒但的惡毒,並承認教會腐敗。
但願復活得勝的主憐憫,使祂的教會在如日之蝕後,不久即可重光而普照天下。

不過,在此我們必須提醒大家瞭解,所謂十字園問題,絕非忠孝路教會與母會xxx 教會有什麼過節、爭執、不肯讓步、不願互相寬恕,而是主的教會因一些人的軟弱(貪心),犯了嚴重的錯誤(不悔改便是罪),而  神不忍看祂的教會犯有欺騙死人、蒙蔽活人的罪,乃感動那些深知真相、深明大的人出來為事實作證,併力勸犯錯的弟兄(教會)懸崖勒馬,不可一錯再,以致傷害教會的品質和形象,更可叫生前備受眾人敬重的長老免於無辜背上早有預謀的罪名。

所以十字園問題是教會整體的問題,不是人與人之間、教會與教會的問題。
認真說,應可說是上帝與撒但之間的問題。
多少人不明乎此而有所誤會,以致我們教會孤立、受苦,真是冤哉枉也!
幸有【新約聖經】彼得前書三章17節 不斷給我們安慰和鼓勵,說
「 神的旨意若是叫你們行善受苦,總強如行惡受苦。」

故此,我教會還是要再接再厲、奮鬥不懈,絕不向撒但低頭。

也許有人會說:「你們教會這樣作,不覺得對不起自己的母會嗎?」
我很可憐說這種話的人的無知,且不說根據  神的道理(公義),即使依照世俗的人情我們也不能不如此作。我們不苟同母會的作為,正是我們又忠又孝的赤誠表現,須知阿諛曲從、陷親不義乃不孝的首罪也。
為此我們確信,我們為十字園問題所作的正好符合我們教會今年之標語:
「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
基督的身體也就是基督的教會。
可見教會不是某教派的教會,也不是某教主的教會,更不是某人的教會。
基督的教會是以基督為首的,基督的教會是:
「榮耀的教會,毫無玷污、皺紋等類的病,乃是聖潔沒有瑕疵的。」
(【新約聖經】以弗所書五章27節)


【新約聖經】啟示錄二~三章 記載聖靈向亞西亞七個教會所說的話,是今日教會必須深思反省的。教會不是徒有一個「某某教會」之名......, 神就會心滿意足的,基督的教會總應該有為有守才對。
自來有為者莫不有守,有守者始能有為。
為其所當為,是為有為;守其所當守,才算有守。
如果教會連「不可貪心、不可欺騙」的誡命都不能守,連勸人悔改也不敢為,還算什麼基督的教會呢?不僅此也,連指出某教會貪心的不對,進而規勸它悔改也不敢為,還配談什麼主裡榮辱相關的一體性嗎?

一個正常健康的身體,某部份受傷被細菌侵入,負責防衛的淋巴腺馬上腫起來,甚至發高燒,這是為什麼?稍具醫學常職人都知道,那是白血球集結起來,不讓奪命的毒菌蔓延肆虐的自然現象(保護生命的功用)
而庸醫不明此理,竟將發熱視為大患,不管三七二十一以解熱劑退熱,連帶也把第一線作戰的白血球消滅。熱固然暫停退了,毒菌卻已長驅直入,終於使人病入膏肓而回天乏術。
在十字園事件中,我們教會所扮演的角色正是白血球,惜一般人不察,不但沒有支持我們、對症下藥以消弭毒菌侵入之禍患,反而視我們為惹事生非、引起發熱的胡鬧者,而以為只要把我們制服(至少堵住嘴巴),便可天下太平。
這種不求治病、只求退燒的做法太危險了!
其結果不難想像 ─── 燒完全退了,病人也就冰冷(死)了!

十字園問題之病茵便是一二教會之貪心,偏偏一些名醫(中委大員)卻不承認,更不去碰那些細菌。始終一廂情願地相以廉價之愛 ── 婦人之仁來解決,解決不了即遷怒於白血球,務必把白血球清除淨盡而後快。
然而我們對主的教會的愛心支持著我們至今仍然屹立不搖,不為惡勢力所屈。
老朽年已七十有四(編按:1987年時74歲、2009年是96歲),我一字一言都深信 神在鑒察,絕非置 神於度外而意氣用事。

我自十字園事件發生以來,便深感 神要我守節與盡職,不計任何犧牲,死而後已,縱使被歷史記載為教會罪人也在所不辭(世人的歷史沒有對之可信性,更非神審判的依據)
現在中會裡最老的現任牧師是我,我自知學識能力虎處不如壯年勇士、青年才俊,可是以一快要死去見 神的垂暮之年,卻不必畏懼世上任何權勢,也沒有為前途設想的任何投機需要,所以儘可有話直說,不計利害後果,只問題非善惡與合乎神旨與否。
此乃我責無旁貸不能不盡本份,也許這就是 神讓我活到今天的因由吧。

每當我偶而靈氣低沈,想欲逃避、擺脫 神的託付,不願意再背這笨重且為別人不能見諒的十字架,跟著別人去做一個「大家樂」的好牧師時, 神的話便臨到我說:
「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焉知你得了終身牧師的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
(【舊約聖經】以斯帖記四章14節)

接著神  又讓我看明此十字架非我獨背不可的理由:

一、神恨惡教會犯這樣的罪,我體貼神的聖心;
二、在此事上我犯了欺騙死人和活人的罪,良心難安(當日我曾奉主名激勵人為購買十字園墓地捐獻)
三,我不必擔心無路可走(指各教會都不要我時...)
因為將近天家了,什麼利路、頭路(職業)對我並不重要;
四、自忖四十多年傳道牧會生涯中受比其他同工少(駐過三個教會所吃的苦頭少而又少), 神有意要我補足吃苦的功課;
五、 神給我明理恩賜,所以在十字園事上我既明知是非,若為自己的利害得失而絕口不言,必難逃罪責;
六、深恐成為假先知。
因為【新約聖經】路加福音六章26節 耶穌說:
「人都說你們好的時候,你們就有禍了;因為他們的祖宗待假先知也是這樣。」

三年前在三喜感恩禮拜和延席上好多人起來稱讚我,當時我閉著眼睛,心裡惶恐不已,在靈裡不斷思想【新約】路加福音六章26節耶穌所說的話人都說你們好的時候,你們就有禍了;因為他們的祖宗待假先知也是這樣。,希望不致變成假先知。
由於以上這些欲罷不能的理由,使我決心如同以斯帖說:「我若死就死罷!」(【舊約聖經】以斯帖記四章16節末句)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8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09年10月 Cairu、Phil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2人線上 (2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