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一知半解 澎湖伯講道集12 ( 923 )   
澎湖伯講道集12

前年我曾以「新年談感」為題與大家共勉,說「人是有感和能感的動物,所以稱為感情動物」。那時我曾舉出人們十幾樣的感,如感召、感化、感動、感激、感謝、感愧、感嘆、感銘、感傷等等,結論是說,人對於各種的「感」,其感度(感受的程度)各有不同,有深感、淺感、不感、反感之差別,這正可證明人心不同的事實。(拙作第二冊一O二頁)

【新約】帖撒羅尼迦前書五章19節:「不要銷滅聖靈感動。」
現代人甚多具有半本心理學的知識,所以若不小心,極易變成價值觀的顛倒,例如本來一件難能可貴善行,竟被解釋成一種心理痛態的反應,那麼,其行為價值便大大貶低了。

在一次大車禍發生之後,現場死傷慘藉。
尤其死者不是血污滿面,就是渾身污泥,景象既淒慘又狼狽。
這時有一個衣衫破舊的工人帶著新毛巾,上前為屍體式整理,猶如對活人般小心溫柔。
這個工人的舉動使現場的工作人員一致靜默下來,都注目望著他。
一會兒這個工人在行善之後滿眶淚水,也不跟任何人交談,著頭離去了。

消息由現場傳到辦公室,大家仍然對這工人善行讚歎不已。
這時有一個讀過半本心理學的人插嘴道:「我們對那工人的行為不必驚奇,也用不著佩服。他所以這樣做必定有他自己的理由。他在心理上有這樣做的必要,他已經得到滿足了。」
經這一番話提醒,每個人也都想起自己看過半本心理學,承認這個問題沒有繼續深索答案的必要,對那工人也就不必再表示什麼敬意了。

現代人確實都有一點心理學的常識。
閱讀一些釋人類行為動機之類的小冊,是有可能幫助我們瞭解同類。
但是更可能結果是往往使人看不出屈原(或施洗約翰)的行為到底有什麼可敬,馮道(或猶大)的行為有什麼可恥。滿紙「刺激」、「反應」、「平衡」、「適應」、「接納」.....,不見價值判斷,更難見到是非分辨。
竊佔公產是法律問題、道德問題、良心問題、信仰問題,卻變成感情問題。
那麼鬧感情的人便是壞人,而做賊的反成為德高望重教會長者,做賊的教會也被推舉為教會中的教會了。這與賊首當警長有何不同?

人們對苦行者早已失去尊敬,因為那些皮毛心理學家說他們是有自虐狂。
皮毛心理學家對「忠」的解釋更絕,他們認為無論對諸侯、對國家、幫會都可適用,連多數牧師也有此想法;為眾教會追討失去的墓地固然是忠,為自己的教會竊佔墓地(包括始作俑者及堅持不還者)更是十足的忠。

現代一般人對行善的感動與對行惡的激動(憤慨)遠不及古人,而且年青者更不及年老的。
現代年青人為什麼會這樣呢?
不是因為他們的知識進步,更不是因為工作忙碌,而是因為他們的認知系統起了重大變化。
他們把善和惡當作同一貨色的不同包裝,這都是半本心理學惹的禍。

主  耶穌說:「你們的,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新約】馬太福音五章37節)
當今的人卻認為,是未必全是為是,非也未必全為非。他們說是中有非,非中也有是。
對於責備人、勸導其悔改,他們也有不同的意見,他們認為恐怕惡人會老羞成怒,反而造成永不改的後果,那不是更糟嗎?
如此說來,記載於【舊約】以西結書三十二章7.~9.節 神的話和【新約】馬太福音十八章15~17節 主耶穌的話都不是適用於現代的人了。

若一切人與事都依半本心理學來分析的話,世上可能沒有一個好人,也沒有一個壞人;
沒有一件好事,也沒有一件事。那些為真理、公義殉身的先知不過是些心理不平衡、情緒不穩定的偏激份子罷了。在那些半本心理學人看來,聖經中那些受人敬佩的人物要不是生理有問題,就是心理有問題的不正常者,那些悖逆神、放縱情慾者倒是正常人。
所以他們說,在曠野四十年以色列百姓常與摩西爭吵是正常而且必要的,因為摩西太專權、太獨裁。以色列人懂得爭吵抗議,不愧是爭取民主、自由和人權的前進、先覺的民族。

據我分析,半本心理學危險有八:

一、其理未必盡然,多有似是而非之處;
二、極易引人共鳴而盲從之;
三、有損善護惡之嫌;
四、會給人逃避責任的藉口;
五、非出於神的道理;
六、模稜兩可為撒但特有邏輯;
七、別有用心者可利用以搧動人;
八、恐怕冷靜太過,變成冷漠。

神雖然喜歡人頭腦冷靜,卻願人心腸熱烈。

最後我願以【舊約】以西結書二章8.節 來作結論:「你們要謹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舉和虛空的妄言,不照著基督乃照著人的遺傳(對遺傳與流行基督徒均小心)和世上小學,就把你們擄去。」
「小學」正有一知半解之意,現社會多的是此種「學問」,不但有半本心理學家、也有半本生物學家、半本經濟學家、半本教育學家、半本某項問題專家,甚至有半本神學家,真是不勝枚舉。所以基督徒切忌誤信半本行家一知半解的理論學說,最要緊是「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新約】羅馬書十二章2.節)
  

   
-----------------------------------------------------------
P˙S˙編按:
十字園事件風波早已事過境遷(1985年以前)。十字園大部分土地最後成為重劃的道路。
編者當時在教會時僅是高中生,尚年輕無知,對事件的瞭解及認知有限。僅大略知道是某教會利用機會及合法程序,侵佔各教會共有的墓園,而呂牧師大膽挺身指出不是,並試圖導正.....但過程不順遂,牧師及教會長執備受壓力及紛爭 ....。
隨著年齡增長以及自己的人生經歷,編者漸漸體會呂牧師經歷的矛盾、掙扎(To Be or Not To
Be)
,心路歷程的痛苦,以及過程的無助,編者思念早年在忠孝路教會曾經努力的「模範教會」之精神,並相信「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馬太福音五章10節)
遂將呂牧師早期的講道集張貼到網路,一方面宣揚福音,
一方面也警示教會及傳道人應在金錢利益上潔淨。教會不是營利機構或事業體,教會是代表   耶穌彰顯基督的一群人.....。
呂春長牧師現在(2009年)近百歲,其家族在1990年左右已移居美國 舊金山附近。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0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09年5月 Cairu、Phil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1人線上 (1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