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洗禮與聖餐 澎湖伯講道集12 ( 1580 )   
澎湖伯講道集12

一切宗教均有它們特別的典禮儀式,而這些典禮儀式都在表現它們的內涵 ----- 教義。
基督教有兩種聖典禮,就是洗禮與聖餐。

洗禮為表明一個人相信耶穌之後,知道自己與耶穌的關係,且願意在行事為人上完全為耶穌而活,於是就在眾人面前,藉著洗禮(浸水或滴水),表明自己與耶穌同死(自己這舊人老我在主釘十字架時已經與主同釘死了)、同埋葬(既然老我已經與主同釘死了,就藉著洗禮的儀式,把過去一切軟弱、罪惡等都與耶穌一同埋在墳墓裡)、同復活(從水裡出來、表明有了一個新生命,並帶來一個新生活,如同主耶穌從死裡復活,勝過了罪惡與死亡)

在使徒時代的教會,當一個人歸信耶穌並接受了洗禮之後,他就被團契所接納,成為(信徒)團契 的一員--- 教會,參與信徒各種敬拜與活動,且擔負起各種事奉。

洗禮與聖餐都是信徒的信仰告白。洗禮表明信耶穌耶穌,聖餐表明屬耶穌耶穌
教會舉行洗禮與聖餐都是遵照耶穌基督的吩咐。洗禮與聖餐不是教會制定的儀式,而是主耶穌親自的吩咐,就是祂在升天前對門徒說的:
「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即往普天下傳福音)
奉父子聖靈名,給他們施洗。
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新約聖經】馬太福音廿八章19~20節)

因此教會的使命對外就是傳福音(使萬民作耶穌門徒),對內就是教訓耶穌所吩咐的。

那麼作耶穌的門徒(基督徒)要具備什麼條件呢?
唯一的條件就是
【新約聖經】馬可福音十六章16節 說:「信而受方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領洗者那怕是家貧體弱、身世微賤、學識淺陋、素行不良,甚至在監獄服刑都沒有關係,只要他相信,均可領洗進教,否則免談。所謂相信,當然包括使徒信經中每一件信仰告白,其中最重要的是相信(承認)自己有罪性(編按:不完美、會犯錯),耶穌是救主。所以領洗不是通過教會某種考試,而是謙卑領受神的恩典。

李登輝先生曾見證他的心路歷程說,有三件事叫他煩悶不安:
一、社會生活的不公平;編按:貧富不均、權力不均...)
二、「自我」的困擾;編按:太過自我、無法控制)
三、生死的問題。
他參加教會的聚會三年之久,仍然無法解決這三件難題,可是他還是決心要領洗。
因為他終於曉悟,信是屬於靈的層面,不能以人(生物)的觀點來瞭解形而上的靈的問題。
信仰不是用自力解決靈的問題(無法用理智可以想通的問題),而是讓神 為我解決這些疑問。

人受洗之後應該怎樣呢?
一、持定所信;
二、參加聚會;
三、常常讀經;
四、恆切禱告;
五、勇敢承認(【新約聖經】馬太福音十章32~33節,【新約聖經】馬可福音八章38節)
六、肢體交通;(編按:與同信者互動、討論)
七、生活改變;
八、見證主恩。
能做到這些才算盡了言徒的本份,也必蒙主喜悅。

至於聖餐,保羅在【新約聖經】哥林多前書十一章23~29節已經很清楚地說明了它的意義,並且教導信徒在領受聖餐時應有的態度:


一、紀念耶穌的死。

以色列人年年守逾越節,都知道逾越節故事。
在逾越節選民倖免於死乃是靠著羔羊的血,這血乃羔羊被殺而流出的。
主耶穌明白自己要負起羔羊的使命,所以拿起餅來,祝謝擘開,遞給門徒說:「你們拿著吃!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你們也應當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
飯後也照樣舉起杯來說:「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約,是為你們流出來,使罪得赦。你們每逢喝的時候,要如此行,為的是紀念我。」
紀念也有宣揚、見證之意,同時表示:
(一)有感情;
(二)有愛心;
(三)加強記憶;
(四)表示感恩;
(五)尊從與順服。


二、與門徒相交。

教會是愛的團契,我們不但恭守聖餐,更是共(同)守聖餐。
在日常生活中與我們同席吃飯最多,而且最親密的是什麼人呢?
不用說是家裡的人,那麼我們大家也都是一家人,同屬於神的家。
【新約聖經】約翰福音十三章34~35節耶穌說:「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彼此相愛。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這些話我們當然應該切實遵行。


三、等候耶穌再來。

耶穌設立聖餐時說:「我不再喝這葡萄汁,直到我在  神的國裡,喝新的那日子。」(【新約聖經】馬可福音十四章25節)
保羅說得更清楚:「直等到主來。」
這個「主必再來」的盼望深深地種入初代虎在患難壓迫的基督徒心裡,當基督徒彼此告別時總以「主必再來」互道珍重,遭遇患難時也以「主必再來」互相慰勉,受到逼迫時更以「主必再來」作為力量。所以「等候主再來」可以給在世做客旅的基督徒必需的儆醒、力量與勉勵,更是我們信心、愛心、熱心與恆心的動力。

------------------------------------


心中有主
「基督若在你們心裡,身體就因罪而死,心靈卻因義而活。」(【新約聖經】羅馬書八章10節)

古時有個人到遠方旅行,走到一個涼亭,口渴得很,在休息的時候,看到路旁有一棵結實纍纍,嬌滴滴的梨樹。
路人看他口渴得很就問他:「你何不摘下利來解渴?」
他說:「梨不是我的。」
路人說:「世亂無主,你儘可摘來吃。」
他很肯定的說:「世亂無主,我心有主,我必不為。」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0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09年3月 Cairu、Phil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2人線上 (2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