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_share

屬靈戰爭 澎湖伯講道集3 ( 1297 )   
澎湖伯講道集3

【舊約聖經】撒母耳記上十七章 記載大衛歌利亞交戰的故事。
這個著名的歷史故事多被用以勉勵主日學兒裡或的小孩,希望他們傚法大衛信靠   神,勇敢與邪惡(魔鬼)打扙而大大得勝。

當時的戰爭是以色列對非利士。
世界永遠是個戰場,世上每一個人都是戰士,如【舊約聖經】約伯記七章1.節首句說:「人在世上豈無爭戰麼?」世界上凡有人的地方就有爭戰,無論家庭、學校、社會、教會甚至個人的心裡都有善惡、是非和靈肉之爭戰。
【新約聖經】以弗所書六章12節就是描述靈界之戰:「因我們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

門諾會為實踐絕對的愛,所以否定戰爭,信徒不當兵(指在美國),可是他們並不說,連魔鬼我們也要愛牠,或說,為和平基督徒可與罪惡妥協。
其實為要徹底實踐耶穌愛的教訓,所付出的代價正是一種苦戰!
所以沒有爭戰意識的人生,我敢說那是最不認真(渾渾噩噩)的人生。
所謂「與世無爭」的人,真正的意思應該是指「勝過世界」的人。

當時以色列勁敵非利士有一大將迦特人歌利亞,今日魔鬼同樣派出許多廿世紀的歌利亞,如:無神論、不信派、斯諾底教派、享樂主義...等,向教會(基督徒)挑戰,我們有何計策可以對付牠呢?

我們教會的領袖(指導者)是否像當日的掃羅王,日夜頭痛、自身難保,以致全城戰兢呢?
以色列中雖然有王,卻是一個頭痛王(邪靈附身)、悖逆王、掛名之王、無用王;
雖有不少士兵,卻都是飯桶,如台諺:「鴉片兵,會吃不會相爭,一萬出去死十一千(通通送死還不夠)!」
又說:「四腿吊一肚(如肥豬)。要吃不曉半步(什麼都不懂)!」就是這般人的寫照。

在以色列營中雖然也有盔甲武器,可是沒有穿用,擱在庫裡發霉生鏽朽壞。
今日多少教會屬靈的景況何嘗不是如此呢?

當以色列瀕臨亡國危機之際,神用大衛出來救國。他是個牧童,雖然年輕卻有   神同在。
反之,掃羅的失敗並非年老之故,而是因為不聽從   神,   神乃離棄了他,不與他同在。

現在讓我們來查考大衛如何戰勝歌利亞。

一、自願出戰,非被勉強。

自願出征的必有愛國心和戰鬥精神,心和精神是作事成敗的關鍵。
連遊戲都需要心和精神,何況打仗呢?
滿清的鴉片兵都是被僱的,他們當兵的目的是為了混生活與趁機會打劫,根本沒有愛國心和殺敵的精神,所以每戰必敗(他們甚至連槍械都會賣掉去買鴉片)
凡不出於自願(自動自發)的事,無論是讀書、作事、婚姻都不會真正的成功。
從事教會工作更是如此,無論作牧師、長執、主日學教員、聖歌隊、女宣,甚至平信徒都必須有自願的心與精神,人的笑、哭雖不同於唱歌、彈琴,無須學習演練,可是如果是無心又無精神的話,不但很難笑、哭得出來,而且極其不自然。
大衛的得勝乃是因為,他救國救民的決心和精神,自願出戰。

二、尊主聖名,不願受辱。
非利士的大將歌利亞出來罵陣,狂妄無比,肆無忌憚地褻瀆  神、藐視  神....
使敬畏   神的大衛深感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們知道愛國者不忍自己的國家被侮蔑、孝子不忍自己的父母受譭謗;
敬畏   神的人更不甘神的聖名受凌辱(褻瀆)

【舊約聖經】撒母耳記上十七章26節記載:
「大衛問站在旁邊的人說,有人殺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恥辱,怎樣待他呢?
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是誰呢?竟敢向永生  神的軍隊罵陣麼?」
可見大衛是一個知恥的少年,而「知恥近乎勇」,所以也的得勝並非偶然。
感謝   神的恩典,我從世俗中來信主的原因之一就是「知恥」、為了雪恥,所以非信靠主不可。

大衛敬神愛神,不甘神的聖名受外邦人輕侮,故以戰果來證明神和祂的百姓是輕慢不得的。
今日教會不振,信徒的見證無力,其最大的原因就是信徒不爭氣、不知恥,某願受辱,不顧主的聖名。

三、信靠真神,心有把握。

大衛年少好奇,雖然問人家說:「有人殺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恥辱,怎待他呢?」
可是我看他並不是為了什麼報酬,只是為神的聖名與選民的面子而戰。
他對制勝敵人有十分把握,其依據乃信靠真神的幫助。
他的信心又是非常理智的,與不盡人事的迷信不同。

大衛不接受掃羅提供戰衣,鋼盔和鎧甲,是深信「耶和華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槍,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祂必將你們(敵人)交在我們手裡。」(【舊約聖經】撒母耳記上十七章47節)
可是他並非手無縛雞之力、弱不禁風的少年。他平日對心身訓練有素,從他對掃羅說話可資證明。

他說:「你僕人為父親放羊,有時來了獅子,有來了熊,從群中啣一隻羊羔去。
我就追趕牠、擊打牠,將羊羔從牠口中救出來。牠起來要害我,我就揪著牠的鬍子,將牠打死。
你僕人曾打死獅子和熊,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向永生  神的軍隊罵陣,也必像獅子和熊一般。
耶和華救我脫離獅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脫離這非利士人的手。」
(【舊約聖經】撒母耳記上十七章34~37節)

所以大衛的得勝並非僥倖,神也不會幫助一個平日懶惰無一技之長的人,在危險的重要關頭出面行事。
所次對屬靈的事工或爭戰有充份的準備與訓練,不僅不違背信靠神的原則,倒是信靠神不可或缺的一環。

大衛在掃羅面前還沒有提起他的機弦甩石絕技呢!
這一絕技是他恩賜,他就是以這一招把歌利亞制服的。
這啟示我們,恩賜要為榮耀神和拯救同胞而用。
他如果把此絕技僅用於對付野獸、保護羊群,其利實甚有限。
如今用以對付敵人、拯救同胞,其益就無窮了。

可惜許多人不把寶貴的恩賜用於榮神益人的事上,反充作損人害己的犯罪工具......
這無異以大衛機絃甩石的絕技去作太保流氓到處傷人了。

  

------------------------------------------------------------------
 

  
   
原文著作時間:約1980年之前  
---- 打字、整理、編輯  -----  2008年8月 Cairu、Phil


友善列印 轉寄給朋友



facebook_share


5人線上 (5人在瀏覽澎湖伯講道集)
會員: 0     訪客: 5